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35 通过考核
    有人实在支撑不住又不想离开,看到台上的玄元和护法都在打坐就企图用法术蒙混过关,可是却在下一刻被一个大手抓住摔出广场外成了肉泥。

    众人都吸了一口凉气,也庆幸自己没有作弊,因为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也有过想蒙混过关的想法。

    这种寒冷的天气维持到第五天,陆陆继继有人忍不住的选择放弃离开了。

    “师兄,我不行了,你要坚持住。”周茵哆嗦的说道。

    “我一定会坚持住的,师妹你出去外面等我。”肖文坚决的说道。

    周茵艰难的站了起来步出那格子,下一刻就有一股力量将她送出了场外。

    周茵的离开让肖文和卿歌等人都觉得可惜。

    卿歌尚算轻松,毕竞她长期服用灵泉,体质比起常人要好很多。

    第六天,雪终于停了,而广场的人只剩下了一千人左右,肖文和赵平也还在。

    这雪一停人一少,视野就开阔,卿歌看到了两个最不想看到的人,那就是郭云儿和叶天生,想不到他们也支撑到最后。

    郭云儿和叶天生也看到了她,郭云儿眼神狠毒,恨不得要剐了卿歌的皮。

    卿歌对于她的仇视视若无睹,这让郭云儿更是恼怒。

    第六天终于过去,到了第七天早上,天上突然出现了十个太阳,每个太阳都射出毒辣光线,一下让天气变得无比的炎热起来。

    只是短短的一个时辰,众人均汗流浃背,干渴不已,好多人都受不了不得不在最后的关头离开。

    天蚕衣是防寒不是防热的,这天气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卿歌猝不及防,让她浑身不舒服,且意识也渐迷糊。

    她知道自己已经病倒了,可是此时离到午时还有三个时辰,只要过了午时这次的考核才算完结,她也才能算是通过。

    肖文发觉她的异样。悄声问“夏姑娘你没事吧?”

    卿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没事,我还能坚持住。”

    台上的玄元注意力全然的放在她的身上,生怕她会倒下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天气更加的炎热了。仿佛空气都在燃烧。

    卿歌的坚持已经到了极限,视线模糊起来,嘴唇也因火热而干裂出血。

    “我要提高修为早日飞升去救离,我不能倒。”卿歌低声说道,说到最后她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此时东方离成了她的信念。

    疼痛让她恢复了清醒,她吞下那含有血腥味的口水继续坚持,只要再过二个时辰这第一关就算通过了。

    又一个时辰过去了,天上的十个太阳更加的炎热毒辣,地上的石板裂开了细纹,每一个人都在苦苦的支撑着,就剩下最后一个时辰了,谁也不想放弃。

    可是却有很多人中署倒下了。

    卿歌完全是靠信念在支持着,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

    “我是不是就要死了。”她的身体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十个太阳戏剧性的消失。那炎热也随之离开,取而代之是凉爽无比的天气。

    顿时,卿歌清醒了一些。

    而台上的玄元也是松了一口气,眼看她就要倒下了,他才将炎阳术收回。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为了一个人徇私舞弊。

    最终午时来到,这一次考核也终于结束,卿歌也倒在地上,只是浑身难受至极,她猜想自己中署了吧。

    “此次通关的有385位,现在我在你们的身上打上印记。然后你们就可以回去休息一番储备足够的体力来应付明天第二轮的比试。”

    瘫软在地上的卿歌只听得是玄元的声音,然后手背隐隐一痛。

    她已无力去看手背到底怎么了,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睡一会恢复体力,然后喝水。

    下一刻。卿歌只觉得自己身子一轻便脱离了地面,她便失去了意识。

    没有人看清卿歌是怎么消失的,除了塔台上的左右护法左青和右蓝。

    穿蓝衣的右蓝惊奇道“左青,我没眼花吧。掌门抱了一个女人走?”

    “右蓝,你没眼花,掌门的确是抱了一个女人走了。”穿青衣的左青说道。

    “我们跟了他二百年。可是从来没看过他何时和女子这般亲近过的啊。”

    “可不是,咱们隐派里有多少女修明里暗里的倾慕掌门,可是他从来都不正眼睢一下,这女子倒底是何方神圣?”

    左青和右蓝正在讨论着玄元和卿歌的事情,而他们口中的主角已经回到了凌云客栈。

    “水…水…”卿歌迷糊的叫道。

    下一刻有清凉灌入口中。

    她贪婪的吸取。

    又有一颗微苦的丹药喂入她的口中。

    “我不要吃药。”她迷糊的叫道。

    “乖,你生病了,吃了丹药就会好。”有声音温柔的说道。

    卿歌顺从的将药咽下后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是在床上,玄元正坐在床头。

    玄元看到她醒了略显尴尬“刚才看你晕过去就将你带回来了,然后发现你中署发烧,我已经给你喂过丹药。”

    卿歌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自己已无大碍,笑道“谢谢你了啊。”

    “饿了吧,客厅上已经让人备好吃食。”玄元的语气很温柔。

    卿歌点了点头,道“嗯,几天不吃东西了,我现在能吃得下一头牛。”

    闻言,玄元极力的忍住笑意“一头牛还真没有,不过我想也够你吃的了,但我有事要出去就不能陪你的,你自己先吃着。”

    卿歌应了声“好,你先去忙你的吧。”

    玄元很快的离开了。

    卿歌待玄元走后才出来客厅,发现餐桌上果然有十几碟精致的糕点,让她垂涎欲滴。

    虽然她运转辟谷术就不会饿,可是被饿了几天的人就算肚子不饿,心理上也会觉得馋。

    反正没人看到,她可以吃得肆无忌惮,左一块桂花糕,右一块葱油饼。

    一番狼吞虎咽,又喝了半壶茶才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桌上还有吃剩的糕点,卿歌用分身术进洞府将小白叫了出来。

    小白一看到有那么多的糕点便双目放光“主人,你真好。”

    卿歌摸了摸它的头“快吃吧。”

    闻言,小白拿起糕点狼吞虎咽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