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70 决定找她
    卿歌的心里一软,小白和小翠虽然一个是她的宠物一个是她的丫环,可是实际在卿歌的心目中,她们都是自己亲人,于是道“下次不要乱偷别人的东西,万一被别人抓到将你杀死我会很难过的。”

    小白看卿歌已不不骂他了,于是语气又得意的起来“我让他们抓得到才怪。”

    卿歌看它得意忘形忍不住的白了它一眼。

    小白没有察觉卿歌的白眼,而是继续的说道“主人你不用担心,他们也不知道是我偷的,反正不偷都偷了,难不成还给他们送回去啊。”

    卿歌想想也是,象这种大仙派都是极其要面子的,若是知道是小白偷的,就算将珠子还回去他们也不一定会放过小白,而且卿歌也从不觉得自己是个有多高尚的人,那珠子若是神界之物多少都会起些心思,自然是不会还的。

    “这段时间你被禁足了,那也不准去。”卿歌说道。

    小白哀怨的看着卿歌又看看小翠。

    小翠看小白那般模样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你别看我,我也帮不了你,再说了小姐也是为了你好,万一人家要是知道是你偷的被逮到就死定了,你还是乖乖在家吧。”

    小白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卿歌也收下了小白偷来的天珠。

    这一个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卿歌买灵草来炼丹,一些有用的丹药就留下来,没用的则拿去变卖银两来换取灵石给小翠修炼,因为她气海内的真元早就蓄满可以突破了,可是她却没有突破的口诀。所以目前灵石对于她来说是没用的。

    闲来无事时她则时常研究阵法和神府里得到的神识玉简。

    瞬眼间,卿歌三人已到东山市七个月了,她的炼丹术却到了七级,而阵法的研究也弄明白了一些。

    那神识卿歌也慢慢的弄懂了,最后神识可以外放几米,只要勤加修炼就可。

    对于这样的进步卿歌是很兴奋的。

    而小翠在卿歌灵石丹药的帮助下,修为也突飞猛进,她的修为现在是凝气九层了,这要是换了以前,小翠是想也不敢想的。

    南瞻部州。

    自卿歌离开后,南瞻部州便不太平起来。

    汪洋自上次吃了亏后就勾结起其它门派对东方家族进行打压,东方家和王家又联合起没和和汪洋勾结的门派进行反抗,从暗斗到明争已经历时了七个月,双方都损失了不少,不过最终以东方离这方胜出。

    东方本有好几次机会杀汪洋都没有杀,因为他得留着卿歌亲自报仇。

    汪洋战败后便消失了,现在苍云派已换了人做掌门。

    “表哥,你说卿歌现在西牛贺州过得怎么样了?”王安道。

    东方离看向西边的方向,缓缓道“或许快乐起来了吧。”

    “表哥,你就不想去找她么?”王安问道。

    东方离叹了一口气“我何尝不想,可是我却担了家主的名头,若是我离开,万一汪洋那老贼卷土重来怎么办?”

    王安很是理解的看了东方离一眼,道“我知道你的难处,不过若是我肯定会去找她的,你四个大哥那个能力都不差,在修为上虽然弱了你一点,但在人际关系上却比你好,这次若不是你几位哥哥的人情,其它仙派肯定会被那汪洋说服而和我们做对了。”

    东方离抬头看向王安“你的意思是让我放弃家主之位给我四位哥哥中的任何一位,然后去寻找卿歌?”

    王安笑了笑,道“这是一件很严谨的事情,我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你不必当真,毕竞东方家的家主之位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是个男人都无法抵档的权力荣耀的。”

    闻言,东方离陷入了沉思。

    半响,东方离开了口“我决定去找她,算起来我的命都是她救的,这和命比起来这家主之位算什么。”

    王安欣慰的看着东方离“表哥你真是个有情人。”

    “你少给我拍马屁。”

    “那你打算什么进候去?”

    “三个月后吧,把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安排好就离开。”

    “那表哥我祝你早日抱得佳人归。”

    “表弟你恨我吗,若不是我或许她会喜欢上你呢。”

    “你想多了,她从头到尾对我都是朋友之情而已,她能叫我一声大哥就很满足了,对了你小子你要是和她一起你也得叫我一声大哥。”

    “去你的!”

    西牛贺州的东山市。

    小白偷天珠之事,那金华派到处打听有没有人见过一个四条尾巴的白色动物,虽然七个月过去可是他们却没有放弃。

    关于这一点,卿歌早就想到了,所以上次才禁足小白,这七个月内小白就未曾离开过夏府。。

    这一天,卿歌照旧将炼好的丹药拿去同仪药堂销售。

    这大半年卿歌都是和他们打的交道,也算是比较熟络了,掌柜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头,卿歌叫他全叔。

    财叔眼尖,卿歌刚站在柜台前他就看到了,马上将手头上的事交给其它人迎了上来“夏姑娘,今天又有什么好货。”

    卿歌笑了笑,从储物袋里拿出几个瓶瓶罐罐摆到柜台上,道“财叔早啊,这次六级的气血丹和七级的金创药,品质上面都标注了。”

    财叔拿起看了一下,道“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拿钱去!”

    卿歌说了声好。

    不一定财叔手上拿着一沓争票出来了,他把银票交给卿歌,道“这是三十万两你数数。”

    “我有个表亲,他的儿子是可是碧江派的执事,和你年龄相仿,修为到了元婴境,人长得那是一表人材……”财叔口若悬河的说道。

    碧江派?

    卿歌总觉得很熟悉,好象在那里听过似的。

    她突然想起来了,这不就是大头的大伯孙千奇的仙派么。

    以前她就曾答应过大头来到西牛贺州就来看望他的,可是她来到这已给半年有多也没有去想过要去看他,主要就是夏家的惨事对她的打击太大,她需要时间来复原,现在一经想起她顿时有些愧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