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71 五色墩
    “姐姐,我还有老鼠哦,你要不要抱一下。”

    “大头乖,姐姐不抱。”

    “姐姐你害怕么?”

    “姐姐…不怕。”

    “那你就抱一下我的小灰吧,小灰可听话了。”

    “大头,姐姐就不抱了,姐姐一会带你去吃好吃的,你有没有想要什么吃的啊。”

    “有啊有啊,大头想要的东西可多了,姐姐你是要给我买么。”

    卿歌松了一口气,大头总算被她转移了注意力“今天大头想要吃什么姐姐都给你买好不好。”

    “姐姐你真好。”大头裂开嘴笑道。

    到达德都郡,卿歌带大头去吃喝玩乐,还给他买了不少衣服和玩具还有零食,直到大头的储物袋都放不下为止。

    在她的心中,大头就如同自己的弟弟般,姐姐宠爱弟弟是应当的。

    就在她准备送大头回去碧江派时,两人被前方不远的人群吸引住了。

    “姐姐,那里有热闹看。”大头蹦蹦跳跳的往前沖去。

    卿歌急忙跟上捉住他的手“大头,你可不要乱跑。”

    “可是那里有好多人呢,不知是不是耍猴戏,我想去看看。”

    “好吧,不过看完就该回去了啊!”

    “好啊好啊。”

    人群中围得水泄不通,卿歌带着大头好不容易才挤到前面。

    挤到前面后两人才发现这那是猴戏,众人围观的不过是一个石墩。

    那石墩通体红色,不知是何种材质打造,直径半尺呈圆形,有一尺高,少说也有二十斤。

    石墩虽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可是散发着一股久远庄严的气息,卿歌猜想这个石墩定不是凡物。

    而石墩的旁边有二个人,一个是坐着的小男孩,年约七八岁,穿着布满了补丁的衣服,而另一个则是躺在地上的年轻的妇人,妇人的身上的衣服同样布满了补丁,看得出是相当清贫的人家。

    而妇人的指甲处则是一片乌黑,卿歌一眼就看出是中了毒。

    “小孩,我给你十两银子你把这个石墩给我。”有一个中年的男人说道。

    “不卖,我娘在晕迷前说过,谁能治好她的病就把这五色墩送给他。”

    “小孩,你别不识相,我给了你钱你再带你娘去看病不就行了,这样吧,我给你二十两怎么样。”

    “再多的钱我也不会卖的。”

    “你不卖也得卖,大财二财把这个石墩搬走。”中年男人对着身旁的二个随从说道。

    闻言,中年男人的二个随从立马上前准备抢那五色墩。

    小男孩扑了上前死死的抱着五色墩“你们这群强盗。”

    二个随从中有一人伸出一脚就将小男孩踢翻在地。

    卿歌的眉头轻皱,这几个人也太可恶了,不卖给他就靠抢还打人。

    就在她刚准备出手时,一条红色的小蛇悄无声息的爬了过去。

    “哎哟,什么东西咬我。”一个随从惊叫道。

    他的话刚落,另外一个随从也惊叫起来“我也被咬了。”

    “是毒蛇。”有人惊叫道。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做鸟兽散的离开。

    那条红色的小蛇似通人性般咬完那二个随从又准备去咬那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看到小蛇要咬他撒腿就跑,他的二个随从看到主子都跑了也急忙追了上去。

    一时间,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下卿歌和大头,还有那年轻的妇人和小男孩。

    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卿歌没有丝毫犹豫的蹲到地上,将妇人扶起,随后拿出一颗解毒的丹药。

    她刚才一看到年轻妇人的指甲便知道她是中了断肠草毒,一般来说中了断肠草毒的的人发作相当快,只需要二个时辰就能让人断气,不过看此妇人中的毒肯定不止二个时辰了,不知为何她还有一口气没死去。

    小男孩看到卿歌要给妇人喂丹药,则马上走了过来推开她“你给我娘喂的什么东西?”

    卿歌也不恼,解释道“你不是说要救你娘么,这个祥云丹就可以解你娘的毒。”

    闻言,小男孩的脸上泛起兴奋的光芒“你是说你手中的药可解我娘亲的毒?”

    “是的。”

    “那你快给我娘服下吧。”

    卿歌点了点头,将祥元丹给妇人服下,然后才将她平放好静静等待。

    一刻钟过去了,妇人还是没有醒来。

    “仙女姐姐,我娘怎么还没醒来?”小男孩担心的问道。

    卿歌笑了,刚才那个二狗和眼前的小男孩都称她为仙女姐姐。

    “你放心,你看你娘现在的手指甲,再过一刻钟你娘准能醒来。”卿歌说道。

    小男孩一看,发现母亲手指甲上的乌黑退去了,于是放了心。

    过了一刻钟,那妇人果然睁开了双眼。

    “青儿。”妇人道。

    原来小男孩叫青儿。

    青儿一看母亲醒来“哇”的放声大哭“娘,你吓死青儿了,我都以为你要死啦。”

    年轻的妇人抚摸着青儿的头“没事了没事了,娘这不是醒来了么。”

    青儿止住了哭声“娘,就是这位仙女姐姐救的你。”

    妇人放开了青儿向卿歌双膝下跪“谢谢仙女的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那。”

    卿歌急忙将她扶起“举手之劳而已。”

    “我是德都城效区方村的,人人叫我方婶,这是我的儿子方青,他爹死得早从小就是我们相依为命,若是我也死了我真不敢想像青儿以后怎么办,幸好你救了我。”方婶感激道。

    卿歌看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于是决定好人做好底“我送你们回去吧。”

    方婶眉开眼笑“那就谢谢恩人了,不知恩人做如何称呼。”

    大头抢先答道“我姐姐叫夏卿歌,我叫孙大头。”

    “原来是夏姑娘,那就劳烦你了。”方婶道。

    青儿将那五色墩背在背上一蹦一跳的走着,虽然五色墩有二十斤重,但对于从小就帮家里干活的青儿并不算难事,而大头也跑过去和青儿说着什么,而卿歌扶起方婶跟上。

    卿歌因为要扶着方婶走得慢,而大头和方青都是小孩子活泼得紧,两人一下子就跑到前面去了。

    可能是因为年纪相差不了多少的关系,大头和方青聊得倒是热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