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76 他来了
    身处碧翠宛的卿歌一早上右眼皮跳个不停。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今天右眼怎么跳得这么厉害呢,该不会有什么倒霉的事情要发生了吧?”卿歌自言自语道。

    “小姐,你在嘀咕啥呢?”

    “没有没有。”

    “那我去买菜了啦,小姐你今天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随便,你问小白吧。”

    小翠还没问,小白就抢先了“小翠姐姐,我要红烧排骨,烤乳猪,炒兔肉……”

    小白一连说了十几种菜。

    “知道了知道了,我走啦。”

    “小翠姐姐我要和你一起去买菜。”

    “那来吧。”

    小翠和小白去买菜了,卿歌独自在家中,今天她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这种不安的源头她却不知从何而来。

    小翠平日去德都郡的菜市场买菜一般需在一个时辰,可是今天才半个时辰就回来了,而且两手空空。

    “你不是买菜去了么,怎么什么也没买就回来了?”卿歌狐疑的问道。

    小翠有些气喘,她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冷茶,然后一口喝光,道“小姐,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

    “谁啊,该不会是金华派的人吧?”卿歌紧张道,她就说今天怎么右眼跳了那么久,看来十有是那金华派的人找上门了。

    小翠摇了摇头“不对,你再猜。”

    听闻不是金华派,卿歌松了一口气。道“不是他们就好,那到底是谁啊。”

    “是…是东方离。”

    小翠此话一出,卿歌象被人定住了一般。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小翠急叫。

    卿歌回过神来,但脸上的神色难看“你确定是他?”

    小翠猛的点头“没错,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是他。”

    “主人我也看到了哦,是离哥哥。”小白插嘴道。

    “那他有没有见到你们?”卿歌紧张问道。

    “没有,我们看到他就躲起来,然后就回来告诉你了。”小翠说道。

    “那就好,这几天你和小白也不要出去。”卿歌说道。

    小翠和小白应了下来,卿歌则返回房间,留下面面相觑的小翠和小白。

    卿歌回到房间平躺在床上。

    她想起和东方离之间的点点滴滴。

    本以为离开南瞻部州,今生不会和他再有交集,可知道现在他离自己是那样的近,那一再压制住的情感再次涌上了水面。

    他会不会就是来找自己的?若是他找自己,自己要不要和他说话的好呢,抛开他负了自己不说,夏家被灭口他也多少有些关系,自己是不是该一直恨他?可是为什么心里对他却没有恨意呢。

    卿歌一直在想个不停,各种可能性都被她想了一遍。

    “夏卿歌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为什么总是要想和他有关的事。”卿歌骂自己道。

    所幸离下个月一号去空明山只有七天了,所以她寻思这几天都不出门,免得碰到了东方离。

    可是她的美梦注定是要落空。

    而另一边厢的东方离从方婶处打听到了卿歌的情况,可怜的方婶以为东方离是卿歌的爱慕者,还没几句就把卿歌给卖了。

    卿歌和小翠还有小白接下来的两天都没有出门,只有再忍五天卿歌就可以去空明山,到时她就不信还能碰到东方离那混蛋不成。

    她正在盘算着,小翠从宛外走了进来“小姐小姐出大事了。”

    卿歌白了她一眼“你怎么又一惊一咋的了。”

    “我们隔壁空着的宅子今天有人搬进来了。”

    “搬就搬呗,和我们有啥关系。”卿歌不意为意的说道。

    “可是你不想知道搬进来的人是谁么?”

    “你就不能一次过把话说完啊,到底是谁嘛?”卿歌没好气的说道。

    小翠决定不卖关子,道“就是东方离啊!”

    “什么!”卿歌从凳子上弹跳而已。

    卿歌再傻也知道东方离是真的为了自己而来了。

    她的内心深处有一丝丝期待又有一丝兴奋和担忧。

    “小姐,我们怎么办啊,他肯定是因为你来的”小翠说道。

    “还能怎么办,以后不理他就是,不然就搬家。”卿歌说道。

    “小姐,我可不想搬家了,这碧翠宛挺好的。”

    “所以和你说不要理他就是。”

    “嗯,我保证无视他。”

    小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卿歌的心却还是无法平静。

    他真的是为了自己而来,那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这一天卿歌的心七上八下,她即想看到他又怕看到他,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一个不该有交集的人却时刻受到他的影响。

    一直到了晚上东方离都没有来碧翠宛,晚上卿歌失眠了。

    难道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来,这一切只是巧合而已?

    她在各种猜测中睡着,直至第二天被小翠叫醒。

    “小姐小姐快快来,那东方离来找你的啦。”

    卿歌揉了几下眼睛,刚醒来整个人都是懵懵的“谁找我?”

    “东方离啊。”

    “啊,他…他怎么来了,我洗漱去。”

    卿歌洗溂完又到梳妆台整理了一下仪容才走向前厅。

    她在不安中到达前厅,一眼就发现东方离正悠然的坐在大师椅上。

    他看到卿歌时展颜一笑“我来看你了。”

    他依旧俊朗,语气像得和老朋友打招呼般云淡风轻。

    无来由的,卿歌之前的不安烟消云散,内心有小火苗蹭的升起“我不用你看?”

    东方离暗笑,看来隔了那么久,她还是没有气消,于是道“我还偏要看。”

    他那无赖的语气让卿歌更是气恼“那你看到了吧,我没穿没烂好得很,看完了就请你离开。”

    东方离却不理他,端起花抿了一口,道“你家的茶真好喝,小白呢?”

    “不知道。”卿歌没好气的说道。

    接下来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东方离打破了沉默“听着你们被金华追杀。”

    卿歌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东方离故作高深状“我怎么就不能知道了。”

    “知道就知道,那又与你无关,你有什么屁就快点放,我没空招呼你。”

    “夏卿歌,你真是粗鄙。”

    “是啊,我就是粗鄙,我没有你郭云儿温柔懂事啊,我没叫你来找我啊。”

    东方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夏卿歌你这是吃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