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姝神 > 正文 177 你给我滚
    被揭穿的卿歌恼羞成怒“我会吃你醋,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了不会吃你的醋,你快滚。”

    东方离不理会她的恶劣态度,而是道“我没有和郭云儿在一起,自上次平凉山就分开了。”

    卿歌愣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听到他说和郭云儿没有在一起,心中的火气好象消了很多。

    卿歌的语气缓和了下来“那又怎么样,你们在不在一起与我又有何关系。”

    东方离叹了一口气“我听王安说过你和我的事,我知道是我过份了,我也不祈求你原谅,以后我会弥补你的。”

    东方离不提还好,一提又让卿歌觉得又是愤怒又是委屈。

    “谁稀罕你弥补,你以为自己是谁,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覆水难收!!!我和你永远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卿歌咆哮道。

    “我知道你一下接受不了我,不过我有的是时间等你回心转意。”

    “你给我滚!!”

    “好,你不要生气,我滚我滚还不成嘛。”

    东方离离开了碧翠宛,卿歌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小翠走到卿歌的身边“小姐你没事吧?”

    卿歌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没事,以后不要让他进门。”

    “我知道了……”

    第二天。

    卿歌起床洗漱完到前达前厅时,那被卿歌下令不能进门的东方离已经坐在碧翠宛的大师椅中了,此时正和小白玩得不亦乐呼,而小翠也在边上看着,一副其乐融现的画面。

    卿歌给了一个眼神小翠,意思是什么回事。

    小翠什么也没有说而是吐了吐吐舌头跑开了。

    “你不要怪她,是我央她放我进来的。”东方离说道。

    卿歌无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冷茶。

    “刚起来不要喝冷茶。”

    “要你管。”卿歌没好气的说道,本该和自己同仇敌忔小翠和小白都倒戈东方离那一边让她很是不爽。

    “德都郡有一家的面档的面很好吃,我带你去吧。”东方离偱偱善诱。

    “不去。”

    “主人去嘛。”小白说道。

    “你个小叛徒,要去你就和他去不要拉上我。”

    “主人,你还记得血蛛洞说过的话不…”

    “行,你不要再说了,我和你去,不过先说好,那谁,各付各的账。”

    东方离忍住笑意应了声好,这次她虽然是因为小白的原因肯和自己出去了,但也算是个不错的开始。

    碧翠宛步行到德都郡需要一刻钟,一路上倒是小白和东方离吱吱喳喳的说过不停,卿歌则是沉默的跟着。

    东方离带着卿歌和小白到了一家卖早点的摊档,掌柜是一个年约七旬的老头,虽然七旬多,可是身体还是硬朗。

    两人找了一个没人的桌子坐了下来,东方离问卿歌“这里的羊肉面很好吃,我给你叫一份吧。”

    “随便。”卿歌回答。

    “掌柜,来二碗羊肉面,再来几个羊肉夹膜。”之前小白早就说过要吃羊夹膜了。

    “好咧!”

    很快,掌柜上了羊肉面和羊肉夹膜。

    东方离和卿歌吃羊肉面,而小白则吃羊肉夹膜。

    不得不说,东方离推荐的羊肉面的确好吃,卿歌吃得汤都没剩。

    东方离的暖意直达眼底,看着她心满意足的样子他就觉得幸福,他恨自己失去了那段记忆,那段记忆里肯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吧。

    卿歌抬头刚好碰到他的眼神,心莫名的一慌便急忙扭头装做什么也没看到。

    “还要吗?”东方离问道。

    卿歌摇了摇头“不用了。”

    一直在抱着羊肉夹膜吃的小白边吃边道“主人,一会我想去找大头哥哥和青儿哥哥玩。”

    “去吧,自己小心点。”

    很快,小白已经吃完便蹦蹦跳跳的跑去碧江派找大头他们玩了。

    卿歌拿出几两碎银,大喊“掌柜,收钱。”

    掌柜走了过来,卿歌把碎银放到他的手上“多出的就不用找了。”

    本来一碗面加上几个羊肉夹膜也不过十多文钱,但卿歌深知在底层生活的人不易,她的钱来得快,所以平时都会多给些。

    “谢谢。”掌柜无比的感激道。

    卿歌笑了笑转身离开,东方离急忙的拿出一锭银子塞到掌柜的手上“我的也不用找了。”

    说完便朝卿歌追去。

    掌柜松开手,发现是一锭十两的银子,看着二人的背影,激动无比“真是好人啊。”

    东方离追上卿歌和她并排走,道“你去那?”

    “去看下方婶。”卿歌回答。

    “我也去。”东方离说道。

    卿歌停下脚步“你去看什么,你又不认识。”

    东方离一副得逞的样子“谁说和我和她不认识了,若不是她我还找不到你呢。”

    卿歌的脸抽了几下“哼,我就说呢,你肯定是看到客栈的招牌才知道我这的吧。”

    “真聪明。”东方离夸道。

    “对了,王大哥没什么事吧。”卿歌问道,若说南瞻有谁是她挂念的人,王安便是其中一个。

    东方离的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挺好的,怎么你想他啦。”

    卿歌点了点头“王大哥对我有恩,我自然是要过问的,怎么问你一下还不行啊。”

    “谁说不行了,我不就是只问你是不是想他而已了。”

    “可是你语气明明不耐烦。”

    “我那有不耐烦了!”东方离死也不肯承认。

    “你自己心理有数。”卿歌说道,心里则是暗笑,原来他也会酸溜溜得紧。

    东方离不想在这个话题做纠缠,于是转移话题“你想知道南瞻部州自你离开后都发生了什么吗。”

    果然卿歌被吊起了胃口,问“发生什么了。”

    东方离将卿歌离开后和汪洋对立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得卿歌的心里都悬了起来,同时她心里对东方离也有了改观,想不到他为了自己不惜和汪洋作对。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南夏客栈。

    方婶看到二人一起来的,发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她一直以为东方离是卿歌的爱慕者,自己将卿歌的情况告诉他让他去追求就是在撮合一椿好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