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红楼之步步为赢 > 章节目录 157.第一百五十七回
    157

    “你说什么?”史菲儿被贾赦冷不丁冒出的一句“我要分家”给震住了,以为自己听岔了,忙追问道:“我没听错的话,你说你是要分家?”

    贾赦瞧贾母神色颇为吃惊,也是一愣。方才自己去贾政那里闹了一出,又和贾珠说了会儿话。自己琢磨着贾政定会来贾母处先来告状说自己吵着要分家的事。方才因云鹤拦了自己,贾赦更是确定这是贾政早来告状了。于是自己才急急吼出“我要分家”。可如今看,贾母应该是不知此事的。

    “哦,分家啊。”史菲儿自己去了上座端坐下,手指敲了敲桌沿,“怎么今日想起这事了?你想如何分,心里如何打算的,说来听听。”

    贾赦本以为贾母听见自己说这话会呵斥自己一顿。毕竟之前自己也是说过母亲在,不分家。今日自己也是心中有气,与贾政闹过一场之后,还是觉得心内气难平,索性来寻贾母。反正这家早晚也要分,既然贾政这个做兄弟的都可以无视自己这个兄长,那也别埋怨自己如此。

    史菲儿见贾赦不开口,笑道:“怎么?问你如何个分法却又舍不得说了?这也无妨,反正早晚也是要知道。我就问问,分家之后,你对我这个老婆子如何安排?”

    贾赦听贾母这样一说,忙开口道:“老太太,我是想和您商议下兄弟分家的事。断不敢惊扰到您。不管分家如何,您现在如何,日后便如何。只能更好,绝不能有半点怠慢。”

    “哦,听你的意思,分家之后是我跟着你过了?”

    “那是自然,我本身长子,继承了祖业,怎能不奉养双亲?”贾赦越说越急,“老太太,您尽管放心。”

    “我倒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提前问清楚罢了。那具体分法,可否告知?”史菲儿心中自然也是有不少疑虑,自己虽然赞成贾赦、贾政两人分家,只是今日事出太过突然,当然想搞个明白。

    “老太太,这个儿子确没想好。”贾赦此时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好歹心中应有个大概再提也好过如此啊。

    “没想好?我原以为如今你长进不少,府里事做的不错,在外也有些了名声。正事也做了几件,诸事也不用我帮你费心想着。怎么一下子忽然就又回去了?”史菲儿眼睛一转,笑着问道:“这事虽是你心中所想,但也是怕被人气着了吧。”

    贾赦叹了口气,垂着头道:“果然事事都瞒不过老太太。可不是让人气到了。”

    “可是为了大姐儿的事?我知道你自是疼爱子侄。不过若要论真气到也应该是我这老太婆,也轮不上你啊?”

    “老太太说的不错。疼爱子侄自是应当的。但我到不单是因此生气。老太太你且评评理,我身为这一府之主,府中这么大的事,我竟然连闻所未闻!我这个兄长可是白做了!”

    “你且莫气,依你所言,不单你这一府之主兄长白做了。我这老太太超一品的国公夫人也不过是摆设罢了。”史菲儿安抚贾赦几句,又让人给贾赦上了茶。

    贾赦发了点劳噪,觉得胸中之气平顺了些。喝了口茶道:“若是真为子侄前程,自然我也不会拦着。可如今是怎样的年月,想想这镇国公一府之事,还有妹婿不明不白依旧被押着呢。要是早些年,我倒是认为这是件天大的好事。可如今经历许多事,倒觉得远些好。你怎知何时会变天?跟老太太您说句大胆的话,如今瞧着这天可是说变就变呢。”贾赦忿忿说着。

    这点史菲儿倒是深表赞同。哪有都随了自己心意的事呢?况且这里君权是不容触及的,那句话冒犯到了是一家子都跟着倒霉。况且如今确实也有时局不稳之兆,自然要更加小心。

    “你既然明白,也不妨与其说清楚了。也不枉你做兄长的一番情意。”

    “我倒是想呢!若他早些与我说了此事,我也会跟其讲明。就算是他执意如此,我也会为其想办法奔波一二。可偏偏是瞒着的。如今人家顶着府里的名头将名碟递上去了。我贾恩侯如今行事

    ,既不想领无功之禄,也不想受无妄之灾。既然人家不将我放在眼里,不如分了家,他做他的,我做我的。倒是少生些闲气。”

    “若是依着我瞧,你这闲气怕是有的生。你也不想,即便是分了家,一笔又能写出两个贾字?我也绝不是向着谁才如此说。这兄弟做了错事,当兄长的难免不会被株连牵扯。”史菲儿顿了顿道。凭心而论自己觉得要是有可能将贾政那两口子分出去最好不过,可是这里又并非是现世,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这里讲究的就是家族宗族,哪里会一分家了就好像能断的干净?若是贫苦人家到还有可能,无非是几间房几亩地,一分各自按各自的能耐过活。可贾府祖上还顶着个荣宁二公呢!别说是同宗同族一胞兄弟,就是如贾史王薛这样的姻亲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呢!只是分家你说不牵扯就不牵扯了?想的太简单了!

    贾赦听了这番话,闷头吭气。自己也是清楚脱不了干系,但不分家,这样的兄弟还指不定会给自己生出什么事来。要是分家后能让其离京城这样的地方远远的就好了。

    “你也别犯愁,如此看来,你们兄弟分家也是件早晚的事。你既然今日已提出,便可放在心上。现将田地账册房契等都细细盘点一番。分自有族规家训,按着操办就是了。只要是相对公平,我这个老太太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如今你们兄弟二人都在京中任职,若是将来有了调任出了京,想见也都难了。”

    调任?这倒是不错!史菲儿这几句话贾赦倒是听进去了!自己是袭爵的,自然是不能出京。可是贾政不过是个工部的从五品,调任出京还是极有可能,若是分家之后,再有了调令,少不得一家子都得跟着走了。

    “老太太,您是真不反对这分家一事?”

    “自然,既然早晚要分,宜早不宜迟。”史菲儿肯定道。

    “既然老太太如此说,我便慢慢筹划此事。若是思量妥当,我再来和老太太商议此事。”

    “此事我倒是不打紧的,你自己确有决断就好。我也信你是个有度量的,此事你想好了,和族长去商议吧,免得来回折腾。”史菲儿想想又道:“分家一事也是大事,你不妨想仔细了。况且这时机也是紧要。千万别引出什么风波了。你老泰山是有见识的。你不妨去想他讨教讨教。”

    贾赦叹了口气道:“如今老岳山身体以大不如前。前些日子有病了一场,如今这身体是每况愈下。寻了不少太医名医,问诊之后都直摇头。怕是今年也不好过啊。”

    史菲儿听了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夫人也必然揪心。你可带夫人儿子多回去看看。”贾赦自然也是应了。史菲儿又问了问贾赦近日是否可知林海一案有何进展,贾赦也是连连摇头,只是说贾敏捎口信回来说是目前一切尚好,不必担心。二人自然又感慨一番,说了些闲话,贾赦告辞离去。

    因得到贾母应允分家,贾赦自然也开始着手准备。但分家一事又是颇为琐碎,自然很是烦心。

    贾赦走后,史菲儿觉得心绪不宁,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天被气到了还是最近总是听闻坏消息。可不知道为何自己总觉得似乎还有事在等着。

    又过了几日,一日午膳,史菲儿刚捏了筷子,便有婆子急急忙忙跑来报说,贾珍之妻冯氏没了。史菲儿暗叹果然这烦心事还未完。

    贾珍之妻年纪不大,入府不出两年便诞下贾蓉。史菲儿那时便替这个女子捏了把汗。书中贾珍是有续弦的,自然是因这原配命不长。

    这种话也不能说出口的。史菲儿也只能再见到这位冯氏时,提点几句,让其主意修身养性,平日里多走动散散心。可这几年眼瞅着冯氏身子骨一年不如一年,看医问药也无用。终于今日是熬不过去了。史菲儿自然感慨,自己曾搅散了一次贾珍的选妻会,但又有什么用呢?这位原配还是进了宁国府,生下贾蓉,早早殒命。

    自己来此处多年,也算努力去影响书中原本结局。这书中有的人命数被自己改过,可改过命的贾瑚虽未因落水而死,但仍经历一次坠马。贾珠回原籍考试也遇到了意外,如今就连贾敏也被困在府邸不知日后会如何。诸如迎春、探春仍是庶出,这样的事就更不用提了。这么多事加在一起,史菲儿有点怀疑,自己究竟能将命运改变多少呢?这个也太难预测了。

    不管如何,这里白事乃是大事,怠慢不得。宁国府白帐挽联都已挂上,前去吊唁的人络绎不绝。荣国府的张夫人和王夫人也少不得过去帮衬应酬。

    贾蓉哭哭泣泣奔到史菲儿跟前:“老太太,我家太太为什么不跟我再说话了?老太太,我家太太最听你的话,你让她起来再叫蓉儿一声好不好?好不好,老太太?蓉儿求求您了。”

    史菲儿看着哭花了脸抽抽涕涕像小猫一样的贾蓉,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