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小农场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一会的功夫,门就被拉开了。

    张一田见到胡泽明的那一瞬间,就好像感觉一团肉从门里挤出来了似的,因为这家伙也太胖了……

    张一田平复一下,再重新打量了一番这个瞧自己呵呵笑着的人。

    年岁估计也有四十多,身材也算高大,怎么着也得有一米八的个头,而胡泽明身上最显著的特征,就要数那个圆股隆冬的肥脑袋,和那个像怀了十二胞胎的大肚腩了。

    胡泽明的脑袋,俨然就像是一层肥肉贴上去的,把五官都挤成了一小撮,估计这兄弟的眼睛原来应该是不小的可硬生生的给挤成了小三角眼……

    不过却也喜感十足,张一田憋了好半天,才没让自己笑出来。

    像胡泽明这个人,肯定就是一进门,肚子先进屋的主儿,这圆圆又突出的肚子,张一田想了半天也想不到还有谁能长得这么惊世骇俗。

    单单就是这身材,张一田暗自估摸着,没有二百五十斤,是绝对打不住的。

    胡泽明声音的穿透力很强,估摸着没有这股子的穿透力,他的声音容易连自己个儿的身子都穿不出去。

    张一田还是忍不住笑了笑,但他刻意的把笑容伪装成友好一些的。

    “张总是吧?”胡泽明嘿嘿笑着,没等张一田答复,他就说道,“哎呦呦,真是久仰久仰!”

    张一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说少跟老子扯淡,我名气再大,也不至于让你这省城的大老板都听说。

    “胡总!你好,张一田!”张一田伸出一只手,胡泽明没敢丝毫的怠慢,立马就把自己的那根子似的手臂也伸了出去,恭恭敬敬的说道,“哎呦呦,张总张总,你好你好……”

    “快里边请!”胡泽明立马就邀请张一田进了办公室里,沏茶倒水的工作全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刚刚的那通电话还回音在耳,胡泽明可不敢丝毫的怠慢了张一田,不过张一田的年轻,还的的确确是出乎他的意料。

    那位市领导口中说的,上面领导特地关照的人,按照胡泽明心里寻思,怎么着不也得三四十岁,有自己的事业,这也才能和那么大的领导攀上交情。

    可眼前这小子至多二十出头,怎么看也不像能和那种大人物有交情的呀?

    难不成?这是哪家的公子少爷?

    想到这里,胡泽明不由得激动了几分。反正不管张一田这个人是何种的身份,他只要好好的对待,那就是没错的。

    和这种人打理好了关系,日后他这公司要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托这门关系,再难的事情,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如此,胡泽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他把一杯茶水恭敬的摆在张一田面前,就套上了近乎:“我听说张总是临溪人?”

    张一田点点头,胡泽明则显得更兴奋了:“实不相瞒了,我们家祖上也是临溪的,我爷爷那辈分从临溪搬来省城的……说不准,咱们两家还有亲戚呢……”

    张一田听到这话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了,临溪市几百万的人口,咱们这得多有缘分,能攀上一点的亲戚……

    张一田笑了笑不言语,他想等着这位嘴里有决定权的老总,亲自和自己谈设备的事情。

    虽然想不通这帮人到底都是怎么了,就把弄个香堂把自己供奉起来了……

    这般的恭敬,非奸即盗,张一田一边心里提防,一边还是想着刚刚邓华明承诺自己的事。

    打从一进到这屋子里,邓华明就一言不,像门神似的站在那,一会眼神瞧瞧胡泽明,一会看看张一田,就像犯了什么大不了罪过等着受罚似的。

    胡泽明唠唠叨叨的说个没完,但张一田却听的出来,这家伙没有一句话不是在和自己套近乎的。

    你个胖墩儿,赶紧说正事呀?老是说些没用的,这不是急坏了人吗?

    张一田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这是特地给胡泽明看得。不过也真是有效,胡泽明一瞧见张一田脸色变了,立马就不说话了。

    对待这位主儿,他可是得小心翼翼,打点好了,以后用处大大的!

    张一田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淡淡笑容对胡泽明说道:“胡总,实不相瞒,刚刚呢,我已经是走了,但是,我这次回来,实际上就是因为想和胡总谈一谈设备的事情!”

    “哦?哦……设备,对对对,你看说了这么半天,我总是在和兄弟你拉家常,把这正事给忘了。”

    胡泽明听出张一田是在拿话点自己,所以就立马清楚了这小子心里想的是什么。

    揩了把额头的冷汗,胡泽明换了一副谦和的笑容说道:“刚刚呀,都怨这个邓总,我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和您谈的!这点小事都干不好!”

    瞪了一眼邓华明,胡泽明就说道:“请问张总你是看好了咱们得哪套设备?”

    “一型!一型!就是数字化大棚的那套!”邓华明像是将功折罪似的,赶紧说道,“张总是要八套!”

    “多嘴!”胡泽明骂了一顿邓华明,接着对张一田笑呵呵的说道,“张总,这套设备啊,咱们的出厂价格是六万五……”

    “六万五?”张一田突然诧异的瞪大了眼睛问胡泽明,“不对吧胡总?”

    胡泽明被张一田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错话,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敢搭话。

    “刚刚这位邓总,可是跟我说,咱们这一套设备的价格,是八万五呀!”张一田特地瞧了一眼邓华明,看到这家伙的脸色都青了,浑身一怔。

    张一田实际一早就猜到了邓华明在这里面有捣鬼,加上刚刚对自己的那副蛮横,张一田现在还余火未消,正好赶上这个机会,好好的调理调理这家伙。

    张一田看胡泽明也是一脸震惊,赶紧又特地添油加醋的说道:“胡总,难不成贵公司的议价,还是一个人一个价格?”

    胡泽明脑子里嗡的一声,火气一下子就窜了起来,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张一田刚刚悻悻的就离开了,搞了半天是这小子在捣鬼!

    “邓华明!你给我解释一下!”胡泽明咆哮着喊到,“那两万块,是你自己加上去的吗?你他妈知不知道,你差点误了老子大事,你他妈就是个蛀虫!”

    邓华明被吓得一阵接着一阵的哆嗦,冷汗刷刷的从脸上滚了下来。

    这可怎么解释?怎么解释胡泽明都不会相信的,但要是直截了当的承认了,估计胡泽明杀自己的心都有了!

    邓华明的眼神里滋生出一丝愤怒,惊恐的看着胡泽明,憎恶的瞪着张一田,可这又能怎么样?

    “老子一早就听说了,你小子可能私下里搞出了一些事情,我还不信!今天张总直接对我说了!我……我……”

    胡泽明四下寻觅着什么,估计是想直接劈头盖脸的打过去。

    他把视线落在了张一田的水杯上,张一田一撇嘴,赶紧双手抱起了杯子……

    “你!你给我滚吧!等我回头给你开辞退信,法院的传票也会一道寄给你的!滚吧你给我!”

    邓华明一听到这话,一脸的愕然,他本来以为胡泽明骂自己一通就不错了,可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竟然做事这么决绝?

    可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姓胡的都说到了法院的传票,估摸着这家伙是想直接公办了自己。

    回头……回头再说吧!邓华明赶紧趔趄着走出了胡泽明的办公司,吓得腿肚子都直软。

    关键还是张一田,这小子真是不地道,老子好心好意的把他找回来,他却直接在姓胡的面前摆了自己一道!

    邓华明越想越气不过!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嘴里头嘟囔道:“奶奶的!你给我等着,姓张的小子,老子和你没完!”

    邓华明一直走到了工厂的门口,才慌乱的翻出手机,找了好一通,才播出去了一个号码。

    嘟了几声,电话那头就接通了。

    邓华明恶狠狠的问道:“彪子,你他妈在哪呢?”

    电话那头说了个地址,邓华明就说道:“好,晚上,就今天晚上,你给我找几个靠得住的弟兄,我要弄人!往死里弄!”

    电话那头估计是问到底出什么事了。邓华明突然就大吼了起来:“我他妈被胡胖子给开了!都是一王八蛋小子搞得鬼!老子让你找人就找人,废他妈什么话呀?不给你钱是怎么着?啊?”

    那头的邓华明余火未消的就离开了,这头的胡泽明倒也气的够呛,邓华明被他提拔到这个销售经理的位置上也有小一年了,公司的业绩却下滑得很严重。

    现在胡泽明也想明白了,估摸着就是这小子在里头捣鬼。想来把他轰走也是明智的。

    不过这件事还要感谢张一田,要是没有他的及时提醒,估计直到厂子都黄摊儿了,他才能现这里头的猫腻。

    一套设备,这小子就敢私吞两万,妈的这小一年的光景,公司怎么也卖了百十套的设备……

    一想到那最后的数字,胡泽明简直就想抓狂!

    “我的直接法办了这小子!一定得严办!”胡泽明恶狠狠的说道,可张一田却不知道他是在和自己说话,还是自言自语。

    “不过今天还真得感谢张总你呀!你这一句话,指不定的为我挽回了多少的损失呢!大恩不言谢!我胡泽明心里是全都记下了!”

    张一田嘿嘿笑了笑,这件事也全算是意外收获,他本来想,胡泽明也就是骂一通邓华明,可这家伙的暴怒程度,的确是挺乎他想想的。

    “那么,胡总,咱们言归正传吧!”张一田把手里的水杯放下,一本正经的说道,“咱们还得说这设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