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涧流水野花媚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以牙还牙
    当郎莫出现在门口的时候,那中年人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立刻直起身,来到郎莫跟前説道:“你,你是郎校长!”他的声音如同打雷一般惊人

    郎莫差点想捂着耳朵道:“是的,您是王村长吧!”

    王村长忙道:“正是正是!哎呀!我説郎校长,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们山上山下,村里村外找了个遍,还是没找到你,你上哪里去了!你要真是有个意外,你叫我如何向乡里,县里交待!你再不回来,我差点就打了乡派出所的电话。”

    看得出王村长是个直性子的人。郎莫忙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村长,我这一来就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谢谢大伙儿对我的关心,我真的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实在抱歉!抱歉!我,我昨晚是去河边练功去了!”

    “练功?练什么功?”

    “道家内功!这种功法不但可以修身养性,还可以强身健体。我已经练了好几年。我已来到这里,现这峰花村灵气特别充足。所以忍不住就跑道河边,躲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打坐。但我没想到唉,村长,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朗莫说的神乎其乎,弄得众人都不停点头。

    郎莫説完,王村长笑道:“嗨!原来如此!弄得我们虚惊一场!如果在平时,我们或许不用那么担心,但是前一阵子,在陨魂山的山脚下干活的牛六子説看见了一只野狼,我们是真的担心你去那座山上玩,所以才如此兴师动众。”

    “陨魂山?”郎莫不解。

    “哎呀,就是你们学校后面的那座山,你没事千万不要上去,知道吗,那山上有些邪门!”

    郎莫虽然有些不解,但人多他也不好问:“哦,行。我知道了!谢谢,谢谢大伙儿,改天我请客、请你们吃顿好的!”郎莫一边回答,一边向身边的人致歉。旁边的村民听后顿时叫好鼓掌。毕竟昨晚的一宿没睡还是有回报的。

    王村长大笑:“郎校长,你客气了,既然人没事,那就好,那就好!哎呀,我光顾着高兴,几乎忘了领导还在身边呢!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乡里来检查工作的肖副乡长!”

    郎莫其实早已猜到这个戴眼镜的人就是那肖乡长。他上前一步,握着肖乡长的手道:“非常抱歉,肖乡长,给你添麻烦了,听説你为了我,也是整夜没睡!真是太过意不去!”

    肖乡长笑道:“份内之事,小郎,你也不用太客气!我们乡里对你这个大学生可是很重视的啊,你可是学校的高材生,难得的人才!你昨晚一夜没归,我也是非常着急。现在云开日出,我们也高兴。如果以后有什么困难,你尽管向老王提出来,村里解决不了的事情,乡里一定帮你解决。我可看好你哦!”

    “谢谢,谢谢!”郎莫一边回答,一边细细审视着他的脸。因为他一进门看到的人个个都是面色青,显然是熬过夜的。唯独他,脸色红润。两眼放光,哪像个熬夜的样子?更气人的是,隔着镜片,这家伙的那双白多黑少的贼眼动不动就往阿兰身上瞄!仿佛要将阿兰吃了一样。

    ‘虚伪!混蛋!竟然干这样看我的女人!’郎莫骂道。其实,阿兰还不是他朗莫的女人,但在朗莫心里,他已经把阿兰当做了他的女人。

    郎莫回来了,包括阿兰在内,那些村民也全部散去。阿兰走的时候,用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他,然后扭头而去。办公房只剩下郎莫,肖乡长,王村长及小邓四人。

    王村长:“郎校长,嗨,你看我这脑袋!差点又忘记了!这是乡里的会计小邓。”王村长吧小邓介绍给郎莫。其实郎莫一早就现了这个清纯动人的小妞,她不是很高,脸蛋姣好,笑起来,有两个特别迷人的小酒窝。尤其是她的身材特别诱人。

    郎莫笑道:’你好,邓小姐。见到你很高兴!“説完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小邓犹豫了一下,和郎莫的手握在一起。郎莫特地用了点力,使劲地搓揉的几下,他暗道:‘哼,你这个狗屁乡长,你敢盯着我的女人,我就敢揩你秘书的油水,咱们谁也不欠谁!这叫以牙还牙!’

    小邓:“肖乡长,表格我已经弄好了,请你把那些村民资料给我,我把它们都填好。”

    肖乡长:‘啊,小邓,是这样,那份表格我们先放一放,我现在交待你要做的另外一件事情,比表格更重要!”

    “什么?不要表格了,我昨晚可是忙了一个晚上。”

    “小邓,你这个同志头脑怎么不会灵活一些,事情随时都在变化的嘛,不就是一个晚上没睡觉,熬不坏的!”

    小邓听完,仰天低声咕哝:“唉,我昨晚又白干了!”

    肖乡长:“你説什么?”

    小邓忙道:‘哦,我是説,白天继续干!”

    看到这样的情景,郎莫道:“那,肖乡长,王村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事,我先回学校。你们看如何?”

    肖乡长鼓励:“行啊,小郎,以后这峰花村的孩子们可就交给你了,好好干,前途有的是!”

    王村长这时説道:“郎校长,你刚才説的练道家内功,你大概练到几层火候了?”

    郎莫一听有些糊涂道:“三四成左右吧,怎么?有事吗?”

    “也没啥事,随便问问,好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郎莫想了想道:‘好吧,那三位,我就先回去了。”説完就离开了村委会。但他脑袋里始终在装着王村长的那句问话。‘难道自己露馅了?’他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