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涧流水野花媚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冲突(三)
    这一声震耳大吼,震的那餐馆顶上一只大大的八脚蜘蛛从天掉将下来。半空中,这恢恢的大蜘蛛只是停了半秒钟,就赶紧顺着自己的蛛丝没命往上爬。

    朗莫大喜!不用看,他知道也峰花村也只有王村长才有如此惊人吼叫功力。所有的人都停顿下来,似乎被人定住,手脚身子都保持互相纠缠的动作。只有九个脑袋都齐刷刷地转向门口。

    门口,王村长那高大的身材如一凶神恶煞般的地痞一样,叉着腰,挺着胸,昂着头,牛眼圆睁,凶巴巴地扫视着众人。他的后面跟着民兵队长王一炮和几个壮汉。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干什么!老柳,为啥跑到这峰花村来闹事?説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王村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得归功于翠翠,他从德叔那里买东西回来,从门口看见了餐厅内生的事情,一看到她的老板娘阿兰似乎要吃亏,感到不妙,这小妞脑袋瓜也灵光,知道自己搅和进来,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她在门口只呆了不到一分钟,就撒开两脚丫,直奔王村长的家里去搬救兵。

    在王村长家里,那王村长还在吃饭。这翠翠也不是什么好人,唯恐天下不乱,为了增加説服力,添油加醋地居然把餐馆里情况的严重性夸大了好几倍,説什么来了一伙来路不明的闹事的人,她的老板娘被人扇耳光,狼校长也被打得快不行了等等。王村长一听大怒道:‘这还得了!哪里的来鸟屎?他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村长!“説罢,丢下饭碗,急出门,先叫上王一炮,然后带着几个人民兵火烧火燎地直奔餐馆而来。

    九个人中,朗莫最先反应过来,他使劲甩开身边三个缠着他的汉子,径直来到阿兰和柳眉面前,用身体狠狠撞开那个叫土狗子和另外一个的年轻人。把她们拉到一边。

    “啊,原来是老王啊!没事,我只不过是叫我的闺女回家罢了,没事。好久不见,近来好吧。”老柳也很快看清了眼前的人。看来这两人是熟人。

    “行了,不要套交情了,问问你,你既然来叫你闺女回家,那里为什么随便打人?”见来人是老柳,王村长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打人?我们没打人。”

    “没打,我都在门口看见了!好歹你也是当过村长的人,难道你不知道打人是不对的嘛。”

    “得了,老王,你不要在这里吼,我这是在管我的女儿,难道这也不行吗?”老柳颇为不高兴。

    “有你这样管女儿的父亲?竟然叫人拿绳子来绑?你啥时候变成这幅德性,不会是做生意把脑袋都做木了吧!有事好商量嘛。那个谁,你叫媚儿是吧,你爸曾经提起过你,不要怕你爸爸,你説説,都説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村长指了指柳眉,要她説话。

    柳眉被刚才的情形弄得差点哭鼻子,见到来了一个帮手,哪会客气,于是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説了一下。她这边説,那边闻讯而来的峰花村村民已经将餐馆塞了个满。

    大伙听完后,个个交头接耳, 议论纷纷。对着老柳嗤之以鼻。弄得老柳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极为难看。想説什么,又説不出来,只是一个劲的瞪着柳眉,口里骂道:“没有良心的东西,白养你了!”

    大包头见状,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只见他满带笑意地来到王村长面前,掏出一报红塔山香烟,抽出一根递给王村长:“村长,在下姓孟,你也叫我老孟。抽烟?”

    王村长看也不看那支香烟道:“行了行了!我管你姓什么,你就是媚儿以后的公公是吧?”

    “是的,是的。”大包头连连点头。

    “我就是,今天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在贵村打扰了。”

    “少给我文绉绉的,老兄!有话快説,我的晚饭还没吃完呢?”

    “好的,好的,难得王村长通情达理,那就説了啊。这柳眉他们家是当作媒婆和大家伙的面答应了好了这门亲事,也收了彩礼。如果不是柳眉外出,我儿子早已和柳眉洞房了,是不是?我们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柳眉,只是希望她回去,但她不肯,才有了那么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生,如果柳眉答应回去,不就啥事也没有了,是不是?再説,这也是我和老柳两家的家事,所以,您看,王村长您面子大,能不能帮我劝劝我这个媳妇让她回家。如果您能把她劝回家,那不就等于把事情解决了吗?”

    “就这些?”王村长笑道。

    “就这些!”

    “好,那就告诉你。我觉你的脑袋也进水了!看你人模人样的,应该是见过世道的人物才对。什么彩礼不彩礼?什么媒婆不媒婆?就凭一个烂媒婆,和你那点彩礼,你就想把一个大闺女娶回家?那要看人家女娃儿答不答应才行。媚儿答应你了吗?没有嘛!所你们就来蛮的是吧?难道你就没有问问人家为什么不愿意?説不准人家根本看不上你的那点彩礼,又或者是看不上你的儿子。更有可能的是,人家早就有相好的了!你们这样用绳子来强逼,不觉得是在这里丢人现眼吗?懂不懂?孟同志!”王村长説完,眼里充满了厌恶的神色。

    “你,你,王村长,话可不能这么説!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来决定儿女们的终生大事,这也是很有道理!况且,老柳既然已经收了我们的彩礼。这门亲事就算定下来了!柳眉纵然有意见也得为自己的爸爸想想对不对,你説的柳眉看不上我的儿子,我想时间长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对不对,这都不是问题。至于你説柳眉有没有相好的,据我了解,她是个好孩子,从不会在外面乱来,所以我们家才会更加看重她。既然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她就应该回家,而不应该在这里胡闹,你看,老柳的高血压病又犯了。做子女的应该体贴做父母的。毕竟要带大一个孩子不容易。王村长,你説是不是这个道理?”大包头的这些话,即是説给王村长听,当然也是説给柳眉听。

    “好了,你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我也懒得跟你嚼舌头。但有一点,只要媚儿同意,我绝不阻拦。不过她不回去肯定有她的理由。让我来问问?媚儿,你刚才只是説不想嫁给孟家,但没有説理由,但我现在我听听你的理由,不用怕,説出来,让大家来评评理。”

    然而,柳眉却低着头靠在阿兰身上并没有回答。王村长急了:“媚儿,你在磨蹭啥呢,説话啊!你是讨厌他们家的人呢,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柳眉还是没回答,只顾低头,看着地板。不知在想着什么。

    王村长更加不耐烦:“哎呀,你倒是説话呀,看你这羞答答的样子,十有有了相好的是不是?害什么羞嘛。你长的这么俊,不可能没有人在你屁股上瞎转。不要怕羞,説出来,就算对方穷一点,丑一点,那又什么关系呢?总比嫁给一个那叫瘸什么的强!説出来,我来帮你参谋参谋。如果还有其他的原因,你也大胆説出来。”大包头听到这,脸色明显的阴沉起来,他的儿子则恨不得一口咬死王村长。

    呆在旁边那些来看热闹的村民顿时起哄高声喊道:説出来!说出来!甚至还有捣蛋的年轻人怪叫道:‘大美人,赶快説出来,如果你没有,我愿意做你的相好,赴汤蹈火,绝不含糊!’

    在众人的注视和催促之下。柳眉抬起了头,显示扫了扫大伙,然后吐出一行字:“我确实已经有相好的!但我现在不能説。”老柳一听急怒交加:“死丫头。你别在这里瞎起哄,你哪有什么相好的!还嫌丢人不够么,跟我回家!”説完就要来拉柳眉。但却被王村长拦住:“老柳,你急啥呢,总的让人把话説完才对,是吧!”

    这时瘸子説话了:“她胡説,我早就都查清楚了,她哪有什么相好的?如果有,她为何説不出来?她这明显是在耍赖。爸,你是媚儿的爸爸,你得拿主意才行啊,这那需要这么多外人来看我们的笑话?”这家伙,已经称呼老柳为老爸了。

    “对,説出来!赶快説出来!”众人又在起哄!王村长歪歪头,挠了挠头皮道:‘媚儿,大伙儿説的对。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不説出来,那就等于你没有相好的。你就在无理取闹。那是要打屁股的。如此一来,你爸当然有理由叫你回去的理由,説吧,老王我也很想知道!”

    餐馆里顿时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柳眉。

    柳眉的眼睛在众人的面前一一扫过,当的目光扫到那些小伙子面前时,这般家伙多么希望这柳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不过他们都失望了,因为这美人的目光竟然定格在她身边的朗莫身上:“我的相好就是他!狼校长!”

    各位书友大大,写作不易,如果您确实觉得本书还值得一读,可否请大大们顺便收藏一下。或许您不知道,您的一个举手之劳,却能给鲨鱼无限的写作源泉和动力。因为一本书,最怕的就是得不到读者的肯定,而收藏的多少则是代表一本书真正的潜力。所以,在此,鲨鱼张着大嘴,浮出冰冷的海水,厚着脸皮吐出三个字: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