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涧流水野花媚 > 章节目录 113 情为何物
    眼看着那恶蛇卖力的砸着墙壁,只砸的那教室摇摇欲倒,四人除了满脑袋的惊恐无奈,却想不出任何办法。唯一能祈求的是那墙壁够结实,不要给塌下来。

    就当这会儿,学校外忽然人声喧闹,大呼小叫之声不绝于耳!那恶蛇停止了动作。但它只是停顿了一小会,又继续了它的砸墙苦力活。忽然。外边有人大吼道:“臭蛇!你杨爷爷在此,赶快滚蛋!”

    “我爸来了!”紫梅惊喜的叫道。呆在教室里的狼校长一听,看了一下王村长,两人大喜过望,立刻知道了怎么回事:杨蛟带着救兵来了!那大蛇又出一声令人心颤的吼叫,调转身子,离教室而去,可能是去追杨蛟去了!

    等那大蛇离开后,此时的狼校长不知什么原因依然抱着处于极度惊吓中的雯雯,他似乎忘记把她放下来。而雯雯可能真的是惊吓过度,也紧紧地吊着他的脖子,脑袋靠在他的怀里,竟然忘了松开。

    “哼!该死的猪粪!那大蛇都已经跑了!你干嘛还要抱着雯雯!想吃豆腐啊!快放下!”紫梅见状大声怒道。狼校长一听,似乎猛然醒悟的样子,急忙放下了雯雯。连声道 ;“没事了没事了,那大蛇走了!”那雯雯站直以后,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那极为苍白的俏脸上,隐约露出了些红晕。毕竟一个大姑娘被一个大男人,抱进抱出走了那麽多圈,别説,抱个人,就算抱个鸡蛋,恐怕也捂熟了。何况是男女之间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

    几人战战兢兢地从教室探出了脑袋,一看,那学校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经被打开!学校门口,无数的手电筒在哪里不停的晃动,那大蛇正停在学校门口,和众人对峙着。

    有了众人的吸引,狼校长等人算是从鬼门关里绕了一圈,重回阳间,脱离了危险。但学校大门口,却又展开了一场异常火爆的人蛇大战。

    这看起来是场势均力敌的恶战。

    只见几十个小伙子,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酒瓶子,里面装满了汽油,瓶口塞块烂布,制成了数量惊人的汽油弹,点着那烂布后,用力高抛,顿时密密麻麻的汽油弹地带着一道道火线,向那巨蟒狂轰乱炸,校门口,立成火海一片!火海中,恶蛇一边竭力躲避汽油弹的袭击,一边怪叫连连,努力靠近这群可恶的人类,然而,它离这些人类越近,迎接的它的汽油弹就越多越急!

    不管恶蛇怎么躲,毕竟它的身躯过于庞大!不免有零星几个汽油弹落在它的身上,顿时,人们闻到了一股股刺鼻的的烧焦味。听到了一阵阵烧蛇肉的滋滋声!

    恶蛇在咆哮着,恨不得一口吞下眼前这些可恶之人。它不顾一切地冲向了人群!“快闪开!等我来!”危急之中,人群里闪出一人,却是杨蛟!只见他双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大铁锹,挥舞着,迎上了巨蟒的大口。

    对于杨蛟的出现,恶蛇似乎终于找到了出气筒!不知死活的东西,别的讨厌虫,只顾躲,你倒好,自己送上门来!岂能饶你!随着巨大蛇身一伸一缩,它张开巨口,迅如闪电般朝这讨厌虫咬去!可令它气馁的是,不管它如何使劲,如何卖力,眼前的这个两条腿的人类脚底犹如装了弹簧一般,像只跳蚤般,蹦来蹦去!似乎每次眼看着就要咬断的身体,却总是让他擦着自己的大嘴巴一划而过!它非常不解!非但如此,它不但咬不到眼前的这只跳蚤,反而被他动不动就在自个脑门上狠狠来一锹!它觉得它的脑门开始流血了,而且疼的厉害!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在它的好记忆中,就是用它的大脑袋去撞石头也不会撞出血来啊?

    渐渐地,它不但感觉到脑门上的伤痕越来越多,全身的疼痛也越来越严重!那些躲在远处的可恶人类,就是会偷袭,趁着它和眼前这跳蚤拼斗的时候,那些汽油弹不时地落在它长长的蛇身上!那火烧得它真叫一个痛!痛的它都快疯了!

    它,终于抵挡不住!巨大的身躯在地上连续几个翻滚,压灭了蛇身上的火苗,硕大的蛇头一拐,朝着东面的大山口狂爬而去!然而,虽然它这次是落荒而逃,但它可能会永远记得这些该死的人类在它身上留下的伤疤。

    “追啊!追啊!烧死那畜生!”众小伙兴高采烈的喝叫着,举着汽油弹,就要狂追过去!

    “站住!都回来!你们不是它的对手”杨蛟大喝道,一声断喝,使得小伙子们怪怪地退了回来。杨蛟举起自己手上的那铁锹一看,只见那锹口上已经是钝的不成样子,似乎这铁锹锹的是铁板,而不是蛇脑袋!

    “我的乖乖!厉害!什么东西!好坚硬的蛇头!”杨蛟皱眉,惊讶地暗自心惊。

    “天啊,天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蛇仙那,啊!你们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会遭报应,遭天谴的吗?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得罪了蛇仙,怎么办,怎么办啊?,你,你,杨蛟,你是个明白事理之人,为何你也要跟着这些浑小子胡闹啊你”正当小伙子在热烈欢呼的时候,村里的老麦,睡眼朦胧,衣衫不整的带着几个老汉匆匆忙忙的来到了斗蛇现场,显然他们是听到响动后,从床上爬起,来不及扣好衣服就赶来的了。当他们得知这些无法无天的后生竟然敢放火烧蟒蛇的时候,个个呼天哭地的嚎叫起来。

    “麦叔,你不要这样迷信好不好?这不就是一条蟒蛇吗?什么蛇仙?我们今天做的也没错!如果真是像你説的烧了蛇仙,我杨蛟一人负责!”杨蛟冷冷的面对这老麦的责问。

    “你负责?你负责的起吗?你们今天竟然敢如此对待蛇仙,你以为他会轻饶我们?这不是你一个人问题,这是全村人的问题,你纵容这些小家伙来干这样的事,你知不知道你们犯下了多大的罪孽?你负责?我看在场的人谁也付不起这样的责任,等着蛇仙的惩罚吧!”老麦振振有词的大声地训斥这杨蛟道。

    杨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身旁的那些小伙子听到老麦的论调后,那脸色却分为两派,一派看上去好像有些担心,他们担忧那大蛇可能真的会来报复,另一派却不屑一顾,甚至七嘴八舌的反唇相讥!

    老麦见状,更加大声的説道:“你们这些不知深浅的东西!你们等着,你们今天烧了蛇仙,得罪了蛇仙,你们等着!那蛇仙一定会惩罚你们,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放你娘的春秋大屁!老麦,你这个老混蛋在这里胡説啥呢!”大伙抬头一看,这王村长带着狼校长,紫梅,及雯雯四人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校门口,四人的旁边,那小盾子却小心翼翼的站在紫梅的身边,看来他还真是很关心紫梅。

    听到这老麦在这里乱吠,王村长终于忍不住地骂道。

    “王村长!你不要凶,你也没有资格对我凶!论年纪我比你大,论资历。我还是你的前任领导。我也是当过村长的人,麻烦你説话客气点!你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将你推到村长这个位置上的?是我!那是我这个瞎了眼的老麦将你弄上去的!你吼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吼?平时,老麦我让你,那是因为我不想丢我的脸,但今晚,我不得不要骂娘!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得罪了蛇仙的后果是什么?啊”老麦一张老脸在手电筒的映照下,分外通红!

    “我啊你的妈!照你这么説,我和狼校长几个是不是就活该让那畜生来吞我们?你口口声声説那条破蛇还是蛇仙,那老子我就是玉皇大帝!什么后果,什么报应,一切都有我承担!你在这里瞎搅合什么?再説,我当上村长也是大伙选出来的,凭什么説是你弄上去的?就你那猪泡样,你行吗?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再不走,我叫人把你扔到猪粪池里掏猪粪去!”王村长大怒道。

    王村长这边説完,众小伙已经开始‘哦哦哦’的起哄,似乎只要王村长一声令下,就立刻将这老头扔到猪粪池里去游泳。

    “你,你等着!等着蛇仙来将你碎尸万段”老麦见势不妙,一边説着硬气话,一边拉着跟来的几个老汉灰溜溜的离去。

    大蛇被打跑了,老麦又走了,就没啥好戏可参与了,但众人却不舍得离开,因为他们还在回味着刚才扔汽油弹的精彩,刺激的场面。

    为防止烧着东西,扑灭了校门口那地上还在燃烧着的火后。在王村长的大声喝骂下,那些小伙儿才扛起各类打蛇家什,激烈的议论着,説笑着,比划着渐渐散去,不过还有个人没走,他是小盾子,只见他还是乖乖的,小心翼翼的站在紫梅旁边。想跟紫梅説两句,可人家根本不搭理。

    “老杨啊,那瓶子里装汽油的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我老王今天可是要谢谢你的救命大恩哦!你怎么会到学校里来?”等那些小伙都走了之后,王村长笑呵呵的问道。

    “这个并不是我想出来的,那是老校长很久以前就给我説的主意。他説,那蛇太厉害,既然近不了身,就用汽油来烧它。当小盾子回到村委会的时候,我恰好也是没找到人,去了村委会,听到响动后,就急忙去了德叔那里找来了酒瓶子及汽油,随后就过来了。”

    “杨叔,刚才,那学校的铁门是你打开的吧?狼校长突然问道。

    ”这个,你猜猜!”杨蛟淡淡的笑了笑答道。然而等他笑完后,看到了躲在小盾子身后的紫梅,那笑脸立刻拉的老长。问:“死丫头,你立刻跟我回家!”説完,也不顾紫梅如何不愿意,被他一把拖住,硬是被拉这往村里走。

    杨蛟的身边,小盾子则紧紧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道:“杨叔,你轻点,轻点,紫梅的手被你这样拉,很容易受伤的,轻点!”

    “臭小子!关你何事?快滚一边去!”杨蛟边走边赶着身后的这只跟屁虫。

    望着杨蛟和紫梅,小盾子消失的方向,王村长笑道:”唉,看来今晚,紫梅这野丫头又要面壁思过啰!”説到这,它叹口气又道:“雯雯,我们该回去了!我还没问你,你们怎麽会跑到山口那边去?”

    雯雯看了看王村长,低头説道:“我,我不知道,我迷迷糊糊地醒来后,就现我们在山口处,随后就看见了那条蟒蛇,再后来就被它追,一直追到学校门口。”

    “就这样?”王村长问。

    “就这样。”雯雯如蚊子声音般大小回答。

    “唉,这可咋办呢?你这病怎么就越来越来厉害了呢?得赶紧找人帮你医治才行啊!”王村长説完,有意的看了一眼狼校长。

    既然雯雯回答不出什么名堂,王村长只好和狼校长分手:“狼校长,时间不早了,今晚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明天中午,带上老杨,在阿兰那里痛痛快快喝一顿!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狼校长痛快地答应着!

    学校门口,狼校长抚摸着那已经快报废的大门,心绪万千,而后,苦笑一声,摇摇头,也懒得去关。就要往宿舍里去。就在这时,身后,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响起:“郎莫,你没事吧!”

    狼校长猛然回头,却现阿兰从一黑暗的角落里正疾步走了上来。他看着她,笑了,张开臂膀将她拥在了怀里。阿兰细细将他从头到脚扫了一遍,看到没事才松口气道:“吓死我了,在餐馆里,突然听到学校这边有好像有打雷般的动静,我担心你出事,就赶来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是谁,我怎么会有事?倒是你,千万别乱跑!你刚才是不是躲在一旁偷看?等大家走了之后,你才现身?”郎莫笑问。

    “你怎么知道?”阿兰笑问。

    “我当然知道,因为你是我的夫人嘛!”

    “去你的,谁是你夫人,臭不要脸!”

    此刻的狼校长可以感觉道是多么的幸福,毕竟有个如此关心自己的红颜知己!他知足了!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在他们的身后,又一个娇丽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而出,她来到在那凹凸不平的大铁门边,将身子靠在那冰冷的铁门上,痴痴望着郎莫和阿兰的背影,听着他们的説笑,看着他们走进房间,然后关上房门,熄灭了电灯,于是,学校里仅有的那么一点光亮就这样完全消失。

    秋雨,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了,不大,一点一点地下,秋风,也轻轻的刮起,虽不似那严冬里凛冽的北风,但细细体会,也非常的寒冷。那贴在门边的影子呆呆的,久久的站立在冰冷的铁门边,望着早已熄灭灯光的房间,她哭了,嘤嘤的哭了,哭声不大,如夜里秋蝉鸣叫般大小,时断时续的哽咽,却似这连绵不断的秋雨,虽小,但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郎莫,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你这么喜欢阿兰姐,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在凉棚里的事情?你心里还有没有我的影子?我能等到你娶我的一天吗?”哭声中,黑影在不停的,反复的喃喃细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