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涧流水野花媚 > 章节目录 219 何谓知足
    第二天,已经是大年初四的上午11点。

    阿兰的高烧已经彻底退去,不过,坐在她床边的狼校长可以感觉到, 阿兰似乎有什么心事。 因为,自从在被窝里醒过来, 她就一直没有説话。

    “想什么呢?”他笑问。

    “阿郎,你还记得,那次我去五迷乡接你的时候,在路上, 你説,你要娶我,那是你的真心话吗?”阿兰靠在他的臂弯里 ,想了好一阵,才悠悠的问道。

    阿兰这么一问,狼校长立刻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蹊跷, 他侧过头,摸了摸阿兰的额头道:“阿兰, 你没热啊,干嘛这样问?”他的语气颇为不悦,紧接着他又一本正经的説道:“那当然, 我都过毒誓了,难道你不相信?”

    “我,我不是那意思 ,我是想説”她正要分辨。

    “你别那麽多什么意思了,不就是你认为自己会克夫嘛 ,那都是迷信思想 ,是封建主义,都什么年代了,不值得信,你别胡思乱想了。”他几乎是带着训斥的话语道。

    听完他的话,阿兰这时坐起身子 ,靠在床头上,歪着头,眼神忧郁看着他, 欲言又止。

    他无奈,也跟着坐起来道:“哎呀,我説,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受不了,告诉你,我是属虎的,你根本克不着我,再説,我命贱,哪会那么容易就死?”

    “可你想过没有,自从认识我,你惹来了多少的麻烦?去年, 你差点进了牢房,昨天,你还说着那两个降头师要害你的事 ,那不都是因为我而起的?説实在的,我真的感到心惊肉跳。”

    听到阿兰的这些话, 狼校长不屑一顾的説到:“我是惹了些麻烦, 但是这样的麻烦我乐意 ,谁让我碰上了你,再説, 肖柔怀不也还是被我整个半死?”

    “你真的喜欢我?”阿兰居然这样问。

    狼校长再次摸了摸他的额头,奇怪的问:‘阿兰, 你没事吧你,刚过了新年而已, 你怎么老説胡话?”

    “你喜欢我什么?”阿兰却不依不饶的问。

    “我喜欢你这个人!”他肯定的回答。

    “可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

    “这个我不知道,也许这就较一见钟情吧,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上了你,阿兰, 你不知道, 你不在村里的这段时间里,我都像掉了魂一样,好在, 你回来了。”

    “你你喜欢柳眉吗?”阿兰却突然这样问。

    狼校长这才感觉事情好像有些复杂。

    “有一个问题, 我一直想问,自从离开后, 你为何把柳眉往我身边推?为什么?”狼校长的正儿八经的看着阿兰的眼睛,这下, 轮到他来测试阿兰的答案的真实度了。

    “我”

    “你,是不是故意的?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

    “我”阿兰始终没有回答不出来, 不过,狼校长已经读懂了她的眼神,她的确是故意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告诉我。”狼校长的眼神万分的不解。他的情绪也有些激动。

    “我我不知道”阿兰低下头,痛苦的摇头。

    “阿兰,是不是,你不喜欢我?”沉默片刻, 狼校长柔声问道。

    听到这样的问话 ,阿兰如被电流穿身一样弹起,猛地抱住他急道:“不不不你千万不要那么想,我和你一样,自从你来到峰花村,自打看到看到你的第一眼起 ,我就对你有好感,你看我的眼光和其他的那些男人不同,他们都是盯着的我身子看,可你有时老喜欢看我的眼睛,凭着女人的直觉 ,我知道,你也对我有意思,随后,我觉自己也喜欢上了你,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何还要躲着我,我现在想明白了,你一去这么久, 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要成全我和柳眉的好事,我想不通, 我实在想不通。请你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为何你要这么做?为什么?”狼校长几乎贴着她的鼻梁问,他的情绪真的有些失控。

    在他如此激动的追问下,阿兰看着他的眼睛道:“阿郎,难道你到现在都没有觉我是一个不祥的女人吗?你跟我在一起,只会害了你!”

    “害了我?”

    “对,害了你,你现在还不反省一下, 正是因为我,才使得你差点身败名裂, 甚至连命都搭上。”

    “嗨 ,原来你説的是这个!这些你不用管。我只问你, 你喜欢我吗?”

    “阿郎,我是个自私的女人,我恨不得将你藏到心里去,可是”

    “别可是了,既然你心里有我这只大灰狼,别那么多可是了,你就乖乖的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吧!”听到阿兰的解释, 狼校长松了口气搂着她道。

    “但是, 我们成不了夫妻!”阿兰又蹦出这样一句话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狼校长傻眼了,他只知道不停的説‘为什么’三个字。

    “为什么?不要问,或许我们这辈子注定只能做相好 ,却不能做夫妻。”阿兰摇着头,几乎带着哀婉的神色。

    “不行!你一定的告诉我!”狼校长这下更坐不住了。瞪着眼, 一定要阿兰回答。

    “因为, 我找过六个算命先生,他们都説,我这一声为孤苦命, 必须要克三个老公才能解脱!而且那东西还是个死结 ,没得解 ,是命中注定的!”阿兰顶不住狼校长那对凶眼 ,终于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什么?你説什么?”

    好一阵,阿兰説话了:‘阿郎 ,你不要当作这不是一回事,你可以不信 ,但是我信,自小我就是一个给大家带来灾难的人,况且我也确实死了两个老公, 所以,我我不能嫁给你。”

    “好啦,好啦, 别说胡话了,我的老婆就非你莫属了,你别指望跑,”狼校长如此回答。

    “不,不,不,这样真的会害了你!阿郎 ,你知道吗,在大年三十的那个晚上 ,我趴在雪地里,在感觉自己就要被冻死的时候,我脑袋想到的只有你,那天晚上,我想就算是被冻死了,毕竟有了一个真心喜欢我的男人, 我死了也心甘 。可是,就当我登时的时候,你竟然出现了,那时的那种感觉 我説不清楚,我真恨不得立刻就嫁给你,给你做婆娘,可是,我不能,阿郎,我们分手吧,我怕真的控制不住嫁给了你,到时”阿兰的情绪也变得有些绝望。

    “到时, 我们就周游列国,来个环球旅游怎么样?”他説完,用嘴巴堵住她的嘴唇, 再也不让她説下去。

    等到阿兰被狼校长狼校长的那张大嘴堵得上气不接下气,再不能唠叨时。他道:“哼哼 ,不许哭, 不许説废话,这才像话嘛 ,听好了,大过年的,别生啊死的,多不吉利 。我们不但死不了。还会活到一百岁!得了,起床吧, 新年新气象,我们两个在餐馆里窝那么长时间,都快变老鼠了,得活动活动,走,去王村长家拜年去!”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 ,狼校长没做别的,名以上是拜年,实际上就是搀扶着阿兰到处蹭酒喝,在新年的气氛中,阿兰那矛盾而又忧郁痛苦的心情总算在一点点消除。

    等到了大年初九,开学的日子也到了,阿兰的伤腿也好了不少,可以走路了。只是还有点微疼。可能是狼校长的情绪感染了她,阿兰的精神状态也恢复了原样,不但如此,整个人显得越的娇媚,直弄得那些平时就打阿兰的主意的男人眼睛变得更绿。狼校长见状, 非常的满意,他认为自己的开导起了作用, 毕竟自己是个有文化的大学生。阿兰嫁给自己那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 阿兰的心思,狼校长却根本不明白,阿兰却是这样想的:“虽然我不能嫁给他, 但是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能过一天是一天,能过一年是一年,我知足了!等他腻烦我了,事情不就解决了?”

    想通这个问题, 虽然心酸无比,可阿兰真的觉得很满足, 很幸福。对于她这样一个不幸的女子来説,她也没有太多的祈求和奢望,每每想到狼校长那天晚上来救她回去的情景, 她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那是被幸福的情感而冲昏的感觉。凭着一个女人的直觉, 那绝对不是巧合,如果一个男人不是爱一个女人爱到那个份上 ,哪个傻子会在大年三十晚上,大雪纷飞的时候来接自己?而且跑过来来接她的时候,还説是做梦梦见的。

    阿兰来峰花村这些年,家里的事 ,他从来没有跟外人説,直至遇到这个狼校长,当然,经历过了那些不幸的事情,她的性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説, 她是坚强的,她小的时候受到那些排斥,和侮辱,甚至严重虐待,这些説起就会掉泪的辛酸事,她也会点到而止,不会作过多的描述, 她甚至没有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告诉给狼校长,她觉得那必要。

    狼校长老説她是水做的,这可能有些过分, 在没有遇到狼校长之前, 在阿兰的记忆中,她几乎很少哭,她是倔强的女子。自小的经历, 使得她都忘记了自己是个女人,她的心目中只认为她是个不祥物,是扫把星。可碰到狼校长后,冥冥之中,她觉得遇到一个可以值得她感情宣泄的男人。她是一个年轻女子,需要宣泄,不管是生理上,还是情感上。这个男人虽然年轻,还有点邪气,但是她觉得他很可爱,很可靠。正如她所説,第一眼看见狼校长,就有一股亲切感和依靠感。这种感觉她弄不清从何而来,尽管她也感觉道狼校长和其他男人一样,同样有色迷迷的眼神,那眼神甚至比其他男人更露骨,更直接。 可当时她却一点都不反感,心中升起的反而是一种莫名的接纳感。

    后来没几天, 她明白了,她是喜欢了上这个来自外乡的大学生。这种感觉,和狼校长似乎有点想象 ,她是第一次如此喜欢上一个男人,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狼校长就如同红楼梦的贾宝玉,是个多情种,见一个美女,就喜欢上一个。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兰觉真的爱上了狼校长,那是一种无法摆脱的情感折磨 。对于算命先生説她要克死三个老公的説法 ,她深信不疑。她也的确问了好几个算命师,他们都那么説。因此, 真爱之下,她选择了逃避,她不想把爱自己的人往死路上逼,她甚至将自己的心上之人往别的女人送 ,其中的痛苦当然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这只有在大爱之下才会有的常人举动。

    在家的那段日子里,她的父亲病危也是事实,她正好狠下心,趁这个时机离开狼校长。当她的父亲去世后,她本可以早点回来,可她没这么做, 她要等到狼校长和柳眉的关系很牢靠的情况下, 她才会回来。于是, 在那段时间, 阿兰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冰冷地狱中度过一般,生不如死, 好几次, 她都想放弃自己逃避的无奈想法,可是她没那样做。终于, 她等到了春节,她认为狼校长应该和柳眉差不多该成一对了,她才动身回村,因为对于家里那个如冰窖一样的家, 她实在不想再呆下去,过大年本是件温馨美好的事情,然而,在家过年对于阿兰来説, 无疑是如同过劫。因为镇中之人(那也是一个不开化的小镇)认为,她不但会给她的家人带来厄运, 也会给镇上带来霉运。新的一年, 阿兰最好赶紧离开。免得将晦气传到新年。

    在回村的路上,阿兰想死的份都有。几次,她都想从疾驰的火车上跳下去,终了此生。她感到这世上的一切都是那么寒冷。天地一片灰黑,活着 ,始终会冻死。凭良心説, 以她的美貌和温柔,只要她愿意,不用勾,大把男人会排着队抬着八人大花轿来娶她,可她不想那麽做,她也不想害人。她也不是那种水性杨花之人,更重要的是,她已经没有了那份心思。自小的打击, 加上已经失去两个丈夫的噩梦, 始终困扰这她。十八岁就出嫁的她,却连连碰到如此厄运,这不能不説这会令得阿兰的情感受到致命伤害,所以,她觉得在感情方面,她认为的她心已经接近冰点,她需要的是心灵的安静和平和,可有时老天偏偏捉弄人,让她遇到了狼校长这个花心萝卜。并且一看见就喜欢上了他,最后弄得稀里糊涂爱上了他。

    当黑夜之中,自己摔倒在路旁的水沟里扭伤了脚,无法行走的时候, 起初, 躺在雪地她的确很慌张。随后,她很快平静下来,这样不更好, 那都是天意。她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多余的人, 也该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了。她希望自己就那样静静的死去,就像空气蒸般消失在大雪里 ,和着那洁白的雪花将自己掩埋, 不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临死之前, 她却始终惦记着一个人,她满脑袋就只剩下一个人, 那就是狼校长。她和狼校长的那些日子,是她有生记忆中最美好,最快乐的一段,那也是仅有的一段美丽的记忆。有了这段回忆 ,她认为自己的冻死就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她只想在临死之前见上狼校长一面, 那样她就死而无憾了。

    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那样的纷飞雪夜,就在她快要冻死的时候,她一直牵挂的人就这样如夜游神一样奇迹般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一刻,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那一刻, 她觉得自己醉了,就像躺在云端一般玄乎。她想大哭,但是没有力气。

    过往年后, 阿兰再也不会对峰花村的村民隐瞒她和狼校长的关系,更不会在乎什么流言飞语,她大大方方地牵着狼校长的手 ,向村民们宣布,狼校长就是她的相好。接下来的日子,她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做餐馆的生意, 而是如何伺候好那只大灰狼,包括他的吃住行,当然,还有晚上的睡觉。她从电视里学到一个新名词:不在乎天长地久,只珍惜一朝一夕。

    每每看到狼校长大口大口吃着她亲手做的饭菜, 亲手缝的衣服,她心里都会美滋滋的,比喝了蜜还添。每当下完课 ,只要一有时间, 她都会牵着狼校长的受在村外的田埂上,树林里到处溜达。

    没错, 阿兰觉得自己在谈恋爱了。尽管她结过婚, 但她从来没有正式谈过恋爱, 她以前的那两个老公都是家里人如泼脏水一般匆匆把她嫁出去的,虽然她知道恋爱的结果很可能是个苦果 ,但她只需要花开的过程就可以。于是乎, 她经常带着从心底里散的笑脸 ,而不是为了应付食客而装扮出的职业笑容,她经常哼着歌儿,像个小姑娘一般,有时还会高兴的手舞足蹈。

    村里人见到他们两的那亲密劲儿,都露出羡慕,还有祝福的眼神,多好的一对啊,大家伙都这么説。不过,有时那些村民也会皱眉头, 那就是,他们感觉狼校长和阿兰有时过于亲密, 对于封闭和偏远的山区来説, 狼校长和阿兰在村街上的一些‘不雅’动作,会弄得他们不好意思。但是, 事情都不能説个绝对的好坏,当见了阿兰和狼校长的亲密动作后,峰花村那些年轻的小夫妻就有样学样,他们会回去好好钻研一下如何增进现代夫妻之间的感情。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狼校长与阿兰只是谈恋爱而与,狼校长打算,要在娶阿兰进门的那天,洞房花烛夜才会将阿兰占为己有,他现在不想再次伤害到她。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眼神都是善意的眼神,极个别的眼光却好像是恶意的,那是一种嫉妒,愤慨的表现, 表现最突出的并不是村里的那些好色鬼,神色最怪异的却是紫梅,对于村里的那些老少光棍, 他们打心眼里没辙。毕竟鲜花配绿叶, 那没得説, 谁叫人家狼校长有文化,有长相。你眼红也白搭,你流口水也白流。

    自从阿兰回来后,只要碰到阿兰,紫梅都会用一种非常不爽的眼色,怪怪的看着她, 这弄得阿兰莫名其妙。而当她看道狼校长时 ,则会像刀子般盯着他 ,那样子好像要将狼校长切成几块。这弄得狼校长也莫名惊诧,不过, 狼校长似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他想起了在深洞中的那些事。我和她又没有生过实质性的进展,不至于如此吧?狼校长心想。

    特别是看到狼校长和阿兰在一起牵手的时候, 紫梅的脸色尤为难看。当阿兰问:“紫梅怎么了?”狼校长赶紧答:“可能我欠她钱了。”

    道一千,説一万,紫梅的态度不管如何恶劣, 她也不会对狼校长和阿兰产生实则性的伤害 ,她还没有练到那种眼神可以杀人的地步。至少目前不会。但是, 她没有这个功能, 不代表别人不会。

    在峰花村小学开学后一个月,这天上午,笑云餐馆里来了一辆轿车, 是全新的别克车。车上面走下三个人,阿兰正好在门口,她一看,心中猛地一沉。

    来者不是别人, 却是肖柔怀,另一个是他的司机老刘 ,还有一个是大腹扁扁的中年人。

    肖柔怀打着背手,慢悠悠地走上跟前,金丝镜片后的那对白多黑少的小眼睛,如同夜狼觅食般牢牢地盯着阿兰,阿兰只觉得自己的脊背冒起一股强烈的冷气。冻得她连抖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