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涧流水野花媚 > 章节目录 223 帮你发财!
    然而,电话里,一个女警察告诉他,廖木不在。她也没告诉廖木去了哪里。于是,狼校长又打廖木的手机,但关机。

    阿兰看见狼校长脸色阴沉的放下电话,赶忙问:“朗莫,你怎么了?”

    “我看见锻赫那混蛋了!我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在,在哪里看见的?”阿兰变了脸色,惊问。

    “不用怕,他随着考古队进山了。”狼校长安慰道。

    “进山?他为什么会进山?”

    “我也不知道,我只清楚他正在给人当保镖。我正想找木头聊聊呢!这死木头搞得像国家总理一样,动不动就找不到人!”

    “那你找过杨叔没有?”

    “找过!可人家根本不当一回事,还嚷着要下地干活呢!”狼校长说道这,苦笑,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这,锻赫会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阿兰担心的是问。

    “不用怕,阿兰,我现在倒不是担心锻赫会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我是担心肖柔怀这混蛋在使什么阴招!你想,为何锻赫会突然出现在考古队?”

    “朗莫,说不定那是巧合呢?”

    “我也希望是巧合!但我老感觉,这个锻赫的出现和肖柔怀有关,而考古队的进山肯定和肖柔怀有联系,奇怪的是,今天上午,我并没有看见肖柔怀在考古队中,难道廖木的判断是错误的?”

    “这个,朗莫,我也不好说,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只希望锻赫那家伙在深山中被大蛇吞了!木头又找不到,如果能找到他,或许可以知道些情况,行了,不用担心,我照上课,你照做生意赚钱,今晚,我还会再来。”狼校长说完,趁着翠翠和戴酒鬼不在,悄悄地在阿兰的屁股上揪了一把,扬长而去。

    下午下课后,狼校长正准备去阿兰的餐馆里混饭吃,刚出门却看见元鼎和元峰手持拂尘,身着崭新的道袍,一本正经的站在的他房间门口。元峰的伤势好的很快,他的脚居然可以走路了,虽然看起来还有些瘸。

    “善哉善哉,施主,打扰了!”元鼎含笑而道。

    “元鼎道长,你搞什么鬼!”狼校长张大嘴巴,就要高嚷。却被元峰上前一步将他的嘴捂住,道:小狼啊,别嚷嚷!我们今天是来和你谈正事的!”

    远远地,宿舍的另一头,陈大喊道:“两位道长,你们真是勤快,传教都传到学校里来了,你们不会是来鼓动我们的狼校长的去当道士吧?”

    元鼎单手竖起,的回道:’陈施主,您说对了,狼校长对于我教非常感兴趣,今日,特来交流交流。陈施主,假如您有兴趣,就一起吧!”

    陈大听完,连连摆手道:“我没兴趣,没兴趣,你们聊,你们聊。”说完,急忙离开了学校,他还真担心眼前的两个道士会来拉他入伙。

    “我几时说过对你们道士有兴趣?”等陈大走后,狼校长笑道。

    “你当然不会对当道士感兴趣,但是我想,你肯定对今天进山的考古队感兴趣。”进得房间,元鼎人还没坐下,就送出了这样一句话。

    狼校长呆住了,半响道:‘元鼎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狼校长,我们都是爽快之人,你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陨魂山里的那些东西吗?”元鼎将拂尘扔到一边,单刀直入。

    纵使狼校长如何精明,他也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元鼎的话。

    几个脑筋急转弯后,他问:“道长,你为何会认为我就是为陨魂山中的宝物而来?”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你不已经说出了你的真实想法吗?”元鼎回道。

    “我几时说我是为宝物道长,你做人不厚道,你这是套我的话来了。”狼校长摇摇头,苦笑。

    “狼校长, 我不是套你的话,而是你的行踪等于直接告诉我们,你的确是为陨魂山的宝物而来,你想,你的身份地位可不普通,一个高才大学生,还有一个当大官的父亲,照常理,那是不可能来到这穷山沟里当一名小学老师,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有那么崇高的想法,但你为何冒险进山,甚至去探查那凶险重重的古通道?你可知道,那通道中步步是杀机!关关是陷阱!那是随时要人命的!你不会告诉我,你是因为好奇才去的吧?”

    听着元鼎的话,狼校长猛然想起自己去年和紫梅进得那地下溶洞的事情。如今想想,元鼎将自己当成盗墓贼也不是没有道理。本来,对于元鼎这样胡猜乱想,狼校长有些火气,这毕竟侮辱了他神圣的教师形象,但是元鼎救过他的命,因此,他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可笑。

    “元鼎道长,可能你误会了其实我”狼校长想辩解,但是刚说道这,元峰却笑眯眯的道:“小狼,别说误会的事,就算我们误会了,我问你,你想财麽?”

    “财?!”狼校长顿住了!谁不想财!不想财的人这世上还剩下几个?如今连道士都想财,他狼校长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当然想着财,而且是大财!

    “狼校长,我现在感慨的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我们都老了,该是你们年轻人大显身手的时候啦!”元鼎叹口气道。

    “不是的道长,我可不是什么盗墓”说道盗墓这两字,狼校长的话嘎然而止。

    “嘿嘿嘿,还说你不是为了宝物而来!你连我们的底都摸的一清二楚,认了吧,小狼,其实我觉得你真是适合干盗墓这一行!当教书匠,实在太浪费!”元峰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道。

    此时,狼校长真是有口难言。那他总不能说,元鼎他们枯墓三鬼的称号是廖木告诉他的吧?!

    他转了转眼珠,看看元鼎,又看看笑眯眯的元峰。最后道:“请问,你们口中的财,是怎么个法?”

    元鼎和元峰互看一眼,都笑了。而后,三人坐在茶几边,泡上一壶好茶,开始了正式传教。

    “先,我们要搞清楚,今天进山这支考古队,我们觉得太奇怪!它既像正规的考古队,又像一支堂而皇之的盗墓团伙。”元鼎先开口道。

    “为何这样认为?”狼校长问。

    “今天他们从道观下的山谷经过时,我特意观察了一下,你看,他们里面既有真正的学者,也有正规的武警护卫,还有那些吓人的武器,单是从这一点,我们可以肯定,它们应该是国家级的考古队,但是,和他们一起穿便衣的那些粗壮汉子,还有那个老外,那个女子,那个戴墨镜的家伙,我们怎么看,也不像是考古人员,他们带给我们的气息只有杀气和痞子形象,我实在搞不懂,他们为何同考古队混在一起,并且人数上还那么多。所以,我想问的是,这支考古队究竟属于什么性质的队伍?是国家的?还是私人的?”

    “元鼎道长,你为何问我?”狼校长笑问。

    “小狼,你就别兜圈子了!你和廖木那么熟,必定知道一些内幕,赶紧说。”元峰笑着催到。

    “你们哪是什么道士,分明就是实打实的侦探嘛!你们口中说帮我财是假,过来探风声倒是真,你们说是吧?”狼校长大笑。

    “彼此,彼此,赶紧说。”元峰又催促道。

    那好,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问,你们想如何财?说明白一点,你们如何在考古队身上捞取好处?”

    “抢!”元峰的回答极为干脆。

    “那行,我告诉你们,这支考古队,后面牵扯到一个人,他和你们一样,也是冲着山里的宝贝而来的!”

    “谁?他是谁?”元峰和元鼎几乎同时问道。

    “他叫肖柔怀,是五迷乡的现任乡长!”

    “肖乡长?!你说,他和我们是一条道上的人?就凭他?!”元峰怪叫。

    “老哥,你可不能小看了他!你们知道吗?我的仇人就是他,叫降头师来整我的也是他!”当狼校长将肖柔怀的背景,以及他在国外的所作所为都说了一遍后。元鼎和元峰两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因此,两位道长,你们可要考虑清楚,虽然我现在不能百分之百肯定肖柔怀就是幕后操控着,但是我敢以人头担保,这支考古队和他必定有牵连。因此,和他斗,有一定的风险,他连警察都杀了好几个,岂是善类,最主要的是他的背景,两位,你们可要想好了,不要随便出招。否则还会坏事!在考古队里,除了那个陈教授,武警队长杜天熨,就是上次打蟒蛇那两个人,还有我的一个仇家锻赫外,其他人的身份,背景,职业我真是不了解。”

    听着狼校长一口气将话讲完,沉默半天的元鼎道:“锻赫是什么人?”

    于是,狼校长又把如何跟锻赫结仇的事情说了一边。

    “原来如此,那狼校长,你不想报仇吗?”元鼎问。

    “想!当然想!自从这家伙今天一到学校,我就想杀了他!只不过,这家伙进了陨魂山,再则,要报仇,也不是现在,我要等杨叔的意思。毕竟目前只有杨叔才能治他。”

    “杨叔,你说的是峰花村的猎户杨蛟吧?”

    “对!”

    “杨蛟怎么说?”

    “很奇怪的是,杨叔根本不当一回事。我曾经想找人去找他锻赫,这倒好,他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杨叔置之不理,我准备在他出山的时候,叫几个人好手狠狠修理他一顿!毕竟这家伙的功夫太厉害!”

    “人手找好了吗?”元峰问。

    “还没有。普通之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那你有没有找过廖木?”元鼎忽问。

    “廖木,找廖木没用!这个人只会按照法律办事,呆板的很!每次回想起阿兰被锻赫羞辱的晚上,我都会睡不着觉,尽管杨叔已经将他的手臂废掉一条!但是,我记着他说过的话,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他,我相信,此人和肖柔怀一样,阴毒的很,今天,在操场上,我们互相对眼时,我就看出这一点。”

    “这样啊!小狼,那你的那帮兄弟你别找了!我元峰去对付锻赫,可行?”元峰道。

    “你?老哥。那家伙可是厉害的紧,你”

    “哼哼。不要小看了你元峰老哥!小狼,只要你答应和我们一起干,你的这个仇我来给你报!”元峰的眼睛突然流露出寒冷的杀气。

    狼校长看罢,暗自心惊。

    “老哥,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只是一个教书匠,手无缚鸡之力,我看,还是算了吧,如果廖木这边有什么消息,我一定转告。”狼校长如此说道。

    “不,狼校长,你错了,你并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人,我看,你比那肖柔怀还厉害。我们不但要让你财,我们还要找一个人!。”

    “谁?”

    “廖木。”

    “你们找他干什么?”

    “我们想让他也财!”元鼎神秘的笑道。

    “什么?你说什么?你要将他拉下水?道长,你的脑子没毛病吧?哈哈哈”狼校长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等狼校长好不容易止住笑。元鼎也笑道:“我的脑子当然没有毛病。但是你凭啥就说廖木不想财?我看未必!”

    狼校长一听,愣住了:对啊,我凭什么说,木头不想挣银子?

    趁着狼校长愣神的当儿,元鼎和元峰起身告辞。临走之时,元鼎回头道:”廖所长究竟肯不肯,那不是你我说了算,你只要将我的话带到就行了,告辞了。”

    元鼎和元峰走了很久,狼校长还楞在门口,脑袋一片糊涂。直到陈大从外边回来,狼校长才匆匆忙忙小跑着离开学校,往阿兰的餐馆而去。

    笑云餐馆中,今天生意特好,爆满。

    阿兰和翠翠忙的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狼校长此时顾不上这么多,他只想着赶紧跟廖木打个电话,然后将这边情况跟他说说。那知道,电话打通后,人家说他还没有回来,而他的手机照样关机,这弄得狼校长极为不爽,骂骂咧咧的想摔电话。

    可就在这档儿,门口来了八个人,却引起了狼校长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