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深涧流水野花媚 > 章节目录 283 原始杀戮(五十三)
    但是,假如采取廖木他们去营地搬火箭弹的方法,也存在着很大的麻烦。

    先,虽然营地离这里单程路程约不到十公里,但是一来一回就是接近二十公里,那么往返的时间,是个大问题,一去一回,最快也得两三个小时,终究,他们都是步行。顶多也只能是奔跑。只怕廖木他们支撑不了那么久,时间耽搁,风险太大,

    二是,假如向花小九要火箭筒,花小九未必敢借,毕竟营地这边,只有一具火箭筒,还得防备,万一藤木竹春的那些保镖们趁机进攻,没个重武器肯定不行。

    所以,当唐湖提出这个建议后,廖木考虑了好一阵,还是放弃,他准备用现有的装备与那些佣兵死磕到底!只要对方没有火箭弹,他就有信心!这也是他非得找到那个火箭弹手的最主要原因。

    眼下的问题是,这场拼斗该如何收场?

    是将对方全歼,还是对方将廖木他们一并干掉?

    还是,双方谁都吃不了谁,就此停火?

    一切都是未知数,对方,好像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一样,一直不见动静。

    那紫梅狼校长出后后,顺着飘风侠与唐湖经过大致的路径,以及那个人的最早藏身之处,跟着黑虎朝前寻找。

    在黑虎的带领下,一路仔细搜寻,两人在那片树丛,草丛中转悠了大约二十几分钟,黑虎仍然一无所获。别说那个人,就连什么火箭筒,火箭弹的东西都一无所获。

    “奇怪,难道他钻地洞了不成?那家伙难道真的是水浒传里的神行太保?”狼校长抓着脑门道,

    “神行太保戴宗,我知道,据说是一天可以跑好几百里,是不是真的?”紫梅道。

    “这个鬼知道,我只知道,马拉松的选手,跑的死也就不到百里,真是奇怪啊, 你说他到底会上哪里去了?”

    “猪粪,你说,他是不是跑回考古队的营地去搬救兵了?”紫梅道。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若是他回去考古队了,那就玩大了,这两边的人马,今晚就是提前的大火拼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哦!”狼校长的口气中有些期待。

    “死猪粪,别说火拼的事,我现在问的是,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回去?”

    “这个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哪知道?我就知道现在什么都找不到,啧,我们还是回去交差算了吧。别在这里耗着了。”

    “嗯,有道理,要不这样,猪粪,你回营地一趟,万一那坏蛋真是回去了,我们也派个人回去,通知一下花小九这边的情况,也让他有所准备呀。”紫梅道。

    “是啊,是啊,我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啊,梅子,你真是太聪明了!好在你提醒的早,要不然,准坏事。”不由自主的在脸蛋上亲了一口。

    “要死啊!被人看见呀!”紫梅笑骂了一句。

    不过紫梅的这句骂声,却有些勾神,狼校长本是下意识的一下亲吻,被紫梅的这句话,弄得心里有些痒痒,再说,自从进山后,他的那满身的春火一直没得到泄,今晚,紫梅没来由的一句无意挑逗话,弄得狼校长心中顿时咕咚咕咚开始冒着火星儿。

    “没事,这这个地方,有谁看得见?嘿嘿嘿”狼校长笑道,这边身子又往紫梅靠了靠。

    “那飘风侠不是还有夜视仪嘛。”紫梅没有闪开,只是这样道。

    ”对,没错,他有夜视仪,但是夜视眼睛也不是万能的,我们离他那么远,只怕让他再套上一副望远镜,他都看不清楚,怕啥呀。”狼校长这边说,这边一只手揽住了紫梅的柔软,且极富弹性的腰肢。

    “死猪粪,你干嘛呀,办正事要紧,赶快回去报信啊!”紫梅想推开狼校长的手。

    “报信,也不在乎这一时,梅子,你让我好好亲一下,我就走。就一下”

    “死猪粪,别玩了,赶紧回去”紫梅的话虽然看似较真,但是狼校长听得出,她好像不介意让狼校长亲一口再走。

    “别,别那样,我就一下,一下下”

    “说好了,就一下,但是你,你不能亲嘴吧”紫梅顿了顿,如此回答。

    “不亲嘴,那叫什么亲?不行,就亲一下嘴巴,我立刻就去报信。”

    “那好,就一下“朦胧的月色下,紫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蚊子声音的回答。

    于是,狼校长将冲锋枪随手丢在了地上,腾出两只手搂住了紫梅的腰身,将她紧紧的搂在胸前,而后,将嘴唇凑在了紫梅那欲迎还拒的柔唇上。

    热吻之下,狼校长将舌头伸进的梅子的口中,不断搅动

    他的呼吸不断加。

    啪嗒一下,紫梅的枪也掉在了地上,她的两只手也紧紧地搂住狼校长的身子,她的呼吸也在迅变得加快。

    在这特殊的夜晚,在这特殊的时刻,一句无意识的撩拨话,一个情人间暧昧式的亲昵,两个人就那样紧紧相拥,深情相吻,那亲一下的口头警告,居然慢慢地演变成了一支不受控制的情爱润滑剂。

    也许是年轻的烈火,也许是心灵的交织,也许是爱的迸,反正不知怎地,不需要前奏,不需要理由,不需要犹豫,这本该爆的火山一直没有爆,此刻,好像莫名其妙突然要喷一样两人越抱越紧,嘴巴也越粘越深!

    不一会,她的身子开始软,任由他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