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影子会挂机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自谓流风
    原来,这股黑气正是来自这股残念神魂的本体,而李云牧现在降临到了主世界,并且也彻底全面修复补全了所有弦穴,因此,他其实就是与主世界的原住民,差不多也是同源同质了。

    因此,如果李云牧现在就转返回归地球,那么他就极有可能,将会成为残念神魂本体的最适合夺舍躯体目标。

    为什么会成为最适合?

    一切都只因为,残念神魂的本体,他自然也是从主世界过去地球的了。

    渐渐,李云牧明白过来了。

    他万没料到,现在地球的黑气,居然就是上万年前的一位古神的神魂在作殊,按照残念神魂所讲述的情况。

    这牵连带出的结果,恐怕不单止他自己,在这个时期不能重返地球,甚至是像海月、蛮天、西野寒柏这批降临者,同样也不能让他们回地球。

    否则的话,如果让暗流古神的神魂,得到了完全契合夺舍的躯壳,那么届时候,地球就真的没有人能够对抗,一位活了上万年的古神了。

    这种状况,又简直是何止是灾难那么简单。

    但是问题又来了,既然残念神魂是暗流古神分离出来的一丝残念之一,是暗流古神的其中一部份,那么它又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阻止对自己本体有利的事情呢?

    “眨下眼,两百年过去了,我一直被分离在这座岛屿空间位面,为本体他日重返主世界作准备,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暗流古神的部分之一,我现在是完整的,我给自己起了一个新名字,我的新名字叫流风神。”

    残念神魂仿佛知道李云牧在怀疑什么,他静静地回答,脸生一片向往之色。

    然而他的回答,却李云牧暗暗吐槽,也就一丝残魂神念,居然也妄自称神,神啥时候变的这么不值钱了。

    不过现在,他渐渐明白对方的想法了。

    这敢情是时间过去的太久,暗流古神当年分离出的这一丝神念,渐渐长出了属于自己的人格啊。

    有了独立的人格与思想,自然不甘心再次屈居于他人之下,成为别人的代替品喽。

    不得不说。

    这股残念神魂,自称流风神,其实他的妄想之心,还真别说,确实差一丁点实现了。

    如果不是严亚四人实在是扶上不壁,最终没有来到这里,否则的话,这位自称流风神的残念,便已夺舍了严亚之中一人,并借助夺舍的肉身躯壳,一举逃出了这座岛屿位面囚牢,从此天高任鸟飞。

    只要暗流古神,没能够返回主世界,那么今后就没有人再发现他的底细与制约他,假以时日,以他先天带着一丝古神神魂的本质,数十年过后,未必不会重新成为主世界一位新的神人强者。

    然而现在,有着李云牧存在,他的所有一切策划与打算,自然是落败了。

    现在他既夺舍不了肉身,同样,他所知道怎样开启星路平台的秘密,也全数被李云牧洞悉。

    “我倒是很奇怪,我破坏了你马上就要成功的一切,你不恨我?居然还会好心阻止我回归地球,免受夺舍之难?”李云牧眯着眼,注视着星空的巨轮道。

    “我没的选择,没有选择,我恨你,没有什么事情比你更让我怨恨,但我不想因为你的缘故,再让我直面暗流古神,我更不愿意再次重归于我的本体,不可能,无论如何,我都不要重新化回我的本体一部份,我现在是完整的,绝对是完整的……”

    语无伦次,自称的流风神,这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是长期在地下洞窟的孤寂?还是因为大计被李云牧破灭希望?亦还是他骨子里对暗流古神、他自己本体的恐惧?

    或许以上这些因素,全都有一些,但李云牧突然却理解他的内心,或许,与其被自己炼化消亡于这个世间。

    他更惧怕面对的,估计就是重新被暗流古神同化,让他完全失去了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丝印记吧。

    “他陷入了极端人格,他不愿面对自己只是一缕不完整的神魂,他在逃避着这个,这是他心里最大的阴影,为了直面再次接触他最惧怕的阴影,天下间,没人比他更希望暗流古神消失,永远地消失。

    宿主你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他充份为你服务。”系统理智地分析着一切,一针见血,迅速找到了这位自称流风神的致命弱点。

    当然,这种手段并不光彩,但李云牧从不会对敌人仁慈,他的仁慈,只会面向自己亲近关心之人。

    “我理解你的意思了,我可以帮助你实现愿望,让暗流古神消失,永远的消失。”李云牧一字一顿道。

    果然,对方浑身猛的震动了一下,这句话,恐怕还真的是一击刺中了流风神内心隐藏最深、却不敢去想的想法。

    虽然对方只是一缕神魂,没有肉身躯壳,但李云牧在自己的星界,却十分清析地感应到了对方的全部反应。

    “不可能,不可能的,你的实力太弱太弱少了,如果不是你身怀重宝,以及你身上存在着几种让我忌惮的气息,最该被我夺舍的人,应该就是你。”风流神呆了一下,却疯吼道。

    “呵呵,世事没有绝对,按你对我的评价,我这么弱小的蝼蚁,本应就不可能获得这座岛屿位面的认可与传承,同样,我如此弱小,更加没可能封禁你,甚至一举破坏了你等待了多年的希望期待,但这一切,我现在却做到了!”

    李云牧神情爽朗,意气风发,充满自信,用一种对自己无比肯定的神情道。

    “况且你没的选择,现在你只有我这个选择目标,如今只有我才能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个愿望,甚至,将来有朝一日,我还可以给你重拾自由,让你真真正正做一回完整的自我。”李云牧淡淡的声音。

    就像魔鬼般的引堕落的声音,在耳边轻轻的环绕着,虽然明知道这不太可能发生,但却仍然让人无法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