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瓦洛兰事纪 > 章节目录 二十九章 死亡之力
    蜘蛛跟着幽魂的指引来到了宋仁投进入黑洞的地方,又闻到了那个味道,超越了生命圣水的那种味道,蜘蛛的眼神兴奋了起来,之前她让幽魂监视那个地方只是碰运气而已,想不到还真有收获,还是那么大的收获,这个味道既然出现了第二次就说明他们手上很有可能还有这种东西。

    “走吧,我很期待还能有什么时候收获。”

    蜘蛛离开了这个地方,那味道还萦绕在她的脑中,她一定要得到这个东西。

    可怜的阿黄依然被幽魂包围着,幽魂一直只是守着他却又不让他出去,黑洞亮起的时候他鼓起了胆子打开了黑洞,马上就被这群幽魂拉了回来一顿胖揍,然后他就安分了,这群幽魂果然是不会让他走的,只是不知道想要自己干什么。

    蜘蛛出现在了阿黄面前,这次阿黄真的尿了,是被蜘蛛的气势吓的,蜘蛛身为黑洞的高等生物,身上带着的威压阿黄完全无法抵抗。

    然后阿黄就把蜘蛛想知道的所有问题都抖了出来,只是他知道也不多,说起来他和宋仁投也只是两面之缘罢了,所知寥寥。

    蜘蛛见阿黄确实没有更多的消息了,一条丝线飞了出来,阿黄脸上露出惊骇,下一个瞬间丝线将阿黄牢牢的捆成了白色大茧,蜘蛛将他挂在了一个石头上,留着心情好的时候当点心。

    两个一起,技能很多很强大,升级速度很快,胆子很大敢在黑洞之中游荡,这就是蜘蛛得到的信息了,不多,不过也不错了,是一个好的开始,既然他们喜欢闲逛,那么自己变可以找个机会将他们引到自己的洞穴之中,黑洞黑暗之时自己无法自由行动,只能引他们上当了。

    可恶的规则,不过只要自己得到那种神奇药水的秘密,那么自己很有可能就能突破现在的等级,达到至尊级,那时候黑洞的规则就压制不住自己了。

    “继续吧。”

    蜘蛛沿着宋仁投先前的路线走了下去,黑洞始终是黑暗生物的黑洞,宋仁投丝毫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入了幽魂的眼中。

    一阵乱绕,蜘蛛终于来到了昨夜聚会之地,蜘蛛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以她的眼色,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不同凡响,她想再进一步,地上一阵淡淡的烟雾冒了出来,她身边的幽魂像是全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撰住,往地上拉了下去。

    蜘蛛哼了一声,虽然不在乎这些幽魂,但这些幽魂好歹是她带进来的,这样也太不给面子了,虽然他看出这地下葬着的家伙不好惹,可不代表她就怕了,何况你还出不来吧,跟我装什么。

    蜘蛛身边一股青色气息冒了出来,周围如同一个漩涡旋转起来,她要吸光底下冒出来的气息,这个神秘的家伙被困在了底下,也就只能趁着黑洞亮起之时出来透透气了,吸光这些冒出来的气息,足以重创这个家伙了。

    但是蜘蛛这次显然失策了,地上的气息感受到了她的动作,凝聚了起来,整个大地铺上了一层紫气,蜘蛛再也顾不及吸收这些气息,退出来紫气的范围,没有了蜘蛛的压制,地面上挣扎的幽魂失去了抵抗之力,全都被拉入了底下。

    蜘蛛忌惮的看了一眼那座大墓,选择了离开,表情有点惊疑不定:“难道是卡尔萨斯,他竟然回来了!这种死亡之力。”

    阿布踏出来,看到宋仁投两人竟然已经在了,有点吃惊,他自信自己的时间是把握的很准的,结果阿狸两兄妹竟然还能快自己一步。

    然后很快他就顾不得想这件事了,他看到了两人的变化,他看不到两人的等级,这代表什么,这代表着他们两个竟然都到达六级了。

    阿布张大了嘴巴,半天才说道:“你们在黑洞里面到底捡到了什么宝贝!”

    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两份主仆契约同时破碎的信息,不过他也已经算是有所准备了,接下来要如何也就随他们吧。

    宋仁投嘿嘿笑了笑,没有回答,看了阿狸的变化他自然是不敢暴露生命药水的变化了,这几天他听到了风声千夜城的城主也在找这个东西,这样他就更不敢暴露了,现在的他可对抗不了一个城主。

    他已经了解到了自己进城那天遇到的鸟人十有八九就是千夜城的城主千夜之兆,,那道飓风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们应该出去吃饭了!”宋仁投喊了一声,然后阿布看着他,他也看着阿布。

    阿布心底盘算了一下自己现在的钱,昨天收了几个东西,用了一万多魔币,卖了一个,收回来几千魔币,今天的本钱已经不多了,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宋仁投凝视着自己升完级之后剩下的几百魔币,灯笼鬼也碰不上了,相当于自己的财路也断了,对比了一下昨天吃饭的花费,嗯,差不多一顿的钱。

    一阵沉默,很尴尬。

    红屁股打开店门,看到旁边的三个家伙又关上了门走了出去,心里一阵心塞,狗屎运的家伙,还天天出去吃香喝辣,迟早有天要去啃烧饼。

    一魔币一个的烧饼,俨然是虚空之中垃圾食品的代名词。

    不过一会,红屁股就捂上了自己的嘴巴一阵狂笑,他看到那三个家伙一人一个烧饼啃着就回来了,一个家伙手上还提着三个烧饼……

    阿狸眼泪汪汪的啃着烧饼砸了下宋仁投的头:“你的钱呢,你虐待我!”

    阿布听了阿狸的话,用谴责的眼神看着他,他吃惯了烧饼不觉得有什么,但是阿狸吃烧饼就让他很生气了。

    宋仁投有苦说不出,难到能告诉他们钱都被自己吃了,说了他们也不信啊。

    氪金毁一生啊!

    啃完了烧饼,阿布打开了店门准备干活,对于宋仁投他是不指望了,主仆契约在的时候都不动的家伙,现在更不会动了,还是自己干吧,为了让阿狸明天不再吃烧饼。

    吃完了烧饼,就到了宋仁投和阿狸的清洁时间了,阿布这里地方那么大,有着一个大卫生间,宋仁投表示很满意。

    阿狸先走了进去,宋仁投习惯性的准备进去帮她洗澡,但是在进去的时候突然犹豫了一下,现在的阿狸,好像自己不适合给她洗澡了吧。

    阿狸进了里面脱去了自己的衣服,衣服离开了阿狸的身体就自己消失了,阿狸等了一会,喊了一声:“宋仁投,你又干嘛去了,快进来给我洗澡,又想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