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2章 邻家女孩
    如果要找一个词语来形容北鸿子此刻的表情。

    季和觉得“斯巴达”最是贴切。

    他不停地抬头、低头,对照着远处风景与手机上的画面,眼睛睁得越来越大,嘴巴也长得越来越大。

    季和看得又好笑,又担心……担心他的口水会掉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

    “阁、阁下,这真是您画出来的?”

    北鸿子显然还处在斯巴达的状态。

    “嗯,可以这么说吧。”季和负手而立,微微一笑,轻轻点头。

    正好自己的手机像素还可以,面对古代npc,他不介意装一装逼,这也是游戏的乐趣嘛。

    北鸿子浑身一震,继续看向手机画面,失了神般的自言自语:

    “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刻,北鸿子的三观仿佛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看这鲜艳无比的色彩,看这妙至毫巅的轮廓……以他十数年跟随名师学画的资历,竟想不到任何语言来描述此画带给他的视觉冲击。

    这哪里是画呀!简直就是把真实景物照搬到巴掌大小的画框里了呀!

    “鬼斧神工,真是鬼斧神工!”

    北鸿子双手紧紧揣着手机,巍巍颤颤地转过身来,对季和长揖及地。

    “先生真乃神人也!”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信,这样的画工是人力可以企及的。

    “客气客气,我说仁兄,你先把手机还我呗。”这家伙劲那么大,季和真怕他把手机抓烂了。

    北鸿子还看着手机上的画面恋恋不舍,片刻后,恭敬抱拳道:

    “先生的画技之高,实为在下生平仅见,就是家师见了也会惊为天人。恰好再过不久,就是他老人家一百零八岁大寿,不知能否有幸求得先生墨宝?”

    还不等季和回应,他又补充道:

    “当然,先生的墨宝岂止千金,若是愿意赠画……在下愿付出任何代价。”说罢单膝跪地,摆出了烈士就义的决然。

    季和一阵汗颜。这逼装得这么有效果,连他自己都始料未及。

    “我的手机不能给你。”他有些犯难地抓了抓脑袋,“不过我可以把照片洗出来,再给你。”

    “照片是什么?怎么洗?用水吗?”北鸿子一脸懵逼。

    “……你不懂,交给我就是了。”季和心里偷笑,赶忙从他手中夺回自己的手机。

    同时,他也不禁想到一个问题——既然自己可以把现实物品带进游戏,那退出游戏时,又能否把游戏物品带出去?

    “好好,不知先生何时能够完工?”见季和答应赠画,北鸿子欣喜若狂,但又有点放心不下。

    距离师傅的寿辰没几天了,他还念着能拿这画给老人家当寿礼咧。

    “用不了多久,我下一趟楼就行。”

    脑子里一念动,退出游戏的窗口果然又弹出来了。他还特地留了个心眼,从地上抓起一小把尘土,才点下‘确定’。

    但他并未马上退出游戏,而是眼前又弹出了一个窗口。

    【游戏提示:您的物品栏里有非绑定物品,必须与角色绑定的物品方能带出游戏。】

    【绑定‘手机照片’需消耗2点真武币,是否绑定?】

    【绑定‘尘土23克’需消耗1点真武币,是否绑定?】

    “原来如此,想把游戏世界的虚拟物品带出去,就需要消耗虚拟货币么。”

    在视野的右下角,季和还看见了自己持有的真武币数量。

    【真武币余额:73点】

    这大概也是前一位玩家留下的,真是便宜了他。

    他果断消耗3点真武币,将两件物品绑定,然后退出游戏。

    顷刻间,眼前的画面消失,完全变成了黑屏。

    他重新在脑袋上感觉到了vr眼镜的重量,摘下来后,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尘土从手指缝里划落,洒在了地板上。

    “我真的回来了!”

    “而且这游戏里的东西都是真的!”

    季和捻起地上一缕尘土,心脏砰砰狂跳。卷起袖子,手臂上被北鸿子掐过的部位还有一圈红印,这代表他刚才经历的并非虚拟,而是真真切切从游戏世界里走了一遭。

    现在他终于知道,这套二手vr设备为什么如此廉价了。那个卖家一定也是被吓到了,这才急于转手。

    想到这里,季和立即拿起手机,打开淘宝账户,确认收货之后,还给了卖家一个五星好评。

    他还没忘记,《真武世界》是基于现实中武道背景开发的游戏,里面肯定高手多如狗,强者遍地走。

    既然能将游戏里的东西带回来,那他只要搞到一本现世失传的武功秘籍,岂不是有望成就绝世高手了?

    骨灰级玩家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人生逆袭的希望啊!

    季和精神振奋,换好衣服夺门而出。那个北鸿子就是他望尘莫及的高手,如果能够结交,就等于是在游戏里迈出了一小步,这是不容错失的机会。

    下楼以后,他直奔小区附近的照相馆,将手机里储存的照片给洗出来。

    等待10多分钟后,季和就拿到了在九华山上拍摄的风景照。

    “不能再放大一点吗?”

    “手机像素比不上单反相机,尺寸再放大的话,清晰度就很差了。”店员解释道。

    “好吧,那就这样。”

    季和付完钱,收起照片走出照相馆,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北鸿子估计这时还在山顶上等他,可不能白白放跑了这么个高手。

    话说,也不知这北鸿子跟他们班主任洪老师相比,谁更厉害些。还有那什么万花派,比之g市最顶尖的东城武道大学又怎样?

    一想到这些,季和就好奇难耐,不由自主地加快步伐,结果一不留神,撞上了前面的行人。

    “啊,抱歉抱歉,我刚才……咦,周晓涵。”

    前面的女生转头时,季和睁大了眼睛。他撞上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同班同学周晓涵。

    “季和,是你。”周晓涵也马上认出了他,转过来后,那对秀气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

    “我刚才在玩手机没看路,对不住啦。”季和咳了两声,有点尴尬地解释道。

    “……没事。”周晓涵淡淡地回应,将举在头顶的太阳伞收拢,一身白底碎花的连衣裙在午后阳光下变亮起来,配上她白皙姣好的面容,让人感觉分外赏心悦目。

    作为四班的班花,用漂亮这个词形容她一点不为过。

    “明天就要考试了,你怎么还在外面?”

    “下楼晒张照片,正准备回去。”季和扬了扬照片的封皮,“你呢?”

    “刚从图书馆回来。”

    看见她臂弯里还夹着几本厚厚的书籍,季和不由暗叹:果然是学霸。

    几句话后,他们一起走进了小区门口。

    周晓涵与他不仅是同学,两人还住在同一个小区,家就在隔壁楼。

    不过即使隔得如此近,季和也总是觉得他和周晓涵的距离十分遥远。

    从高一开始,周晓涵的成绩就是天高四班的第一,就算在全年级也能稳居前五,常年居高不下,名副其实的学霸级人物。

    再加上武道生中女生的人数本来就少,周晓涵又贵为四班班花,追求者多到能压垮学校大门。

    季和知道,就连这身体的原主人也曾暗恋过周晓涵。但一边是深受老师同学爱戴的三好学生,一边是吊儿郎当的后进生,在这宛若云泥的差距之下,曾经的少年也只能把青涩情愫埋在心底里,不为人知。

    “上周的笔试,你考得怎么样?”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能找到的共同话题,似乎也只能围绕着高考。

    “马马虎虎,全校两百名出头。”季和耸了耸肩。

    与文理科不同,武道的笔试是提前考的,这时候已经能在网上查到成绩了。

    听着他的话,周晓涵抿嘴笑了笑,没说什么。

    武道生人数比较少,天高这么大的省级重点高中,全年级也不过三百多人。以季和两百名往后的笔试成绩,就算武试再好,也难考上一本大学。

    “明天武试加油吧,二本还是能争取一下的。”

    周晓涵目视前方,缓缓说道。季和的成绩她清楚,能考个垫底的二本就已经很好了。

    “那就借你吉言了。”季和也平淡回应,心中却在感慨。

    果然跟学霸谈成绩,是件很伤感情的事情。

    校内人尽皆知,周晓涵连笔试都没考,就已经取得了东城武道大学的保送名额。前些天,天高校领导还在大会上贴着横幅表扬她,别提有多风光了。

    不过对于身边这些事,季和也只抱着淡然的态度。从前那个少年喜欢周晓涵,可不代表他也喜欢。

    走到家楼下时,周晓涵忽然加快步伐,向一个中年男人走去。

    “爸。”

    “哦,小涵你回来了。”

    刚刚把马自达轿车停好的周平东看过来,见季和跟在后面,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旋即招呼道:

    “这不是季和吗,明天就高考了,你怎么还在外面溜达?”

    “叔叔好。”季和礼貌回应,“下楼买点东西,正要回家。”

    周平东撇嘴:“你成绩一向比较差,明天考试更应该认真对付,否则只考个野鸡大学,岂不白费了父母的钱?”

    闻言,季和笑容微敛,没有吭声。

    周平东见他没反应,有些不满地道:“你父母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没见过他们的人影,怎么就放着你不管呢?”

    “……我妈工作比较忙。”

    “再忙也得顾教育。”

    周平东白了他一眼,暗暗摇头。

    “你们这年纪的小孩都叛逆,没有父母管最容易走弯路,你看我们家小涵多懂事……”

    “爸。”周晓涵嗔怪地拉了他一下。见到女儿责怪的表情,周平东这才兴致缺缺地敛了声。

    “唉不说了,早点回家吧。”

    周平东摆摆手,锁好自己的车,父女两人便走进了楼梯口。

    “爸,这些话你也别当人家面说呀。”

    上楼梯的时候,周晓涵忍不住埋怨。她感觉周平东说话太直了。

    “我说的有错吗?看他整天吊儿郎当的,这还不是为了他好。”周平东一脸理所当然。

    “这样的小孩我见多了,自己学不好,爸妈又不教,以后没准出来就要危害社会。”

    “唉,说不过你。”周晓涵表情无奈,懒得再讨论这个话题。

    “你也是啊,怎么就跟这小子走一块儿了?”

    “说什么呢,楼下碰见的而已……”

    听着楼梯里传来的声音,季和久久伫立不动,双手的十指紧扣了起来。

    …………

    回到家,他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只觉得心中一团乱麻。

    不得不承认,即便是两世为人,他也没法做到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尤其是涉及荣辱的时候。

    季和很清楚,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与周晓涵的距离会越拉越远。

    周晓涵是老师宠儿,父母的骄傲,同学的榜样,进入东大深造后,她会继续成为所有人眼里的好学生,在更广阔的舞台发光发热。

    而自己呢?

    国内的武道生数以万计,也只有极少数成为内劲级别的高手,才会受到社会的重视。像他这样平凡的学生,毕业后不是受雇担任保镖之类的工作,就是放弃武道,转行就业。

    难道重活一世,还要继续那段碌碌无为的人生不成?

    “叮叮叮!”

    就在这时,季和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起一看,是自己母亲陶晓然发来的短信。

    “季和,明天就高考了,妈工作忙,没法回去陪你,今天就别让自己太累了,晚上去吃些好的,早点睡觉好好休息。”

    “还有啊,记得一定要调好闹钟~祝你高考顺利。”

    寥寥几句话,季和却反复看了好几遍。

    即使是在学校里,也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家庭情况。

    陶晓然是一位单亲妈妈,父亲则在季和很小的时候就离婚去了国外,陶晓然却没有再嫁,独自留在国内将季和拉扯大,甚至还同时照顾着亲戚家的孩子。

    近几年,陶晓然经营的服装生意有了起色,因为要照看连锁店的生意,所以长期不在g市。自打上了高中以后,季和就是一个人住。

    他将短信记录往上翻,陶晓然的来信占满了手机屏幕,一条接一条,几乎全是琐碎的问候和日常生活方面的唠叨。

    放下手机时,季和的眼眶有些湿润。

    或许是受记忆影响的缘故,他对这个极少见面的单亲妈妈有着挺深的眷念。

    但不知怎地,刚才心里的沮丧已然烟消云散,再次抬起头,他的目光中流露出异乎寻常的坚毅。

    “从前的窘迫、遗憾、悔恨,就让它们过去吧。”

    “这一世,无论多么艰难,我都要往高处攀登,无论是周晓涵还是任何人,我都不会再羡慕他们了。”

    “往后的我,必将踩在他们的头顶,让那些曾经蔑视我、嘲讽我的家伙,领教到真正的高不可攀。”

    他攥紧拳头,眼神坚定。

    …………

    九华山山顶。

    北鸿子枯坐在山崖上,不时抬头东张西望,满脸忧心愁愁。

    眼见太阳就要下山了,那位高人只说要去洗什么照片,一不留神就消失无踪,他也只能在这里干等,也不知对方何时会回来。

    “我回来了。”

    “吓!”

    背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将北鸿子吓得蹦了起来,可见到来人后,他顿时又喜出望外。

    “先生,您回来啦!”

    看见季和再次出现,北鸿子委实心中一震。此人来无影去无踪,不仅画技通神,连轻功也令自己望尘莫及呀。

    季和嗯了一声,双手拿起一张接近a4纸大小的照片。

    北鸿子顿时眼冒精光,这正是他刚才见过的那幅画。

    但他刚想伸手去拿时,季和又将照片收了起来,看着他,一字一顿道:

    “你是不是说过,若能得到这幅画,便愿意付出任何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