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5章 考试失败?
    “学弟,你不用太紧张,咱们点到即止。”

    冯旭以为他是在紧张,看得颇觉好笑,索性出言提醒了一句。

    虽说是较量,但高中生怎么可能打得赢大学生,况且他还是东大的优秀学员。所以在实战考核环节,负责测试的学员都不会尽全力,只会根据考生的水平作出应对。

    “等一等,就快了。”

    季和咬紧牙关,竭力催动丹田内息,他已经感觉到内力即将冲破封闭的穴道了。

    但是这么一拖再拖,三位考核老师的脸色都已拉了下来。

    “我去上个厕所。”刘春梅干脆离开座位。反正她对这个考生不抱一点期望,这场考试相当于走个过场罢了。

    还在座位上的王坚也一脸不耐烦,用笔头敲了敲桌面,朝冯旭微微使了个眼色。

    冯旭很快心领神会,对还在‘憋气’的季和露出一丝嘲弄的冷笑:“时间到了,学弟你不动手,我可要先来了!”

    说罢,他连跨两步,一记正拳毫无花俏地挥出。

    ‘该死,来不及了……’

    季和心头一沉,刚睁开双眼,冯旭的正拳就落在了他胸膛上,身体随之一震,被拳劲打得倒射而出。

    “咦?”一击得手,冯旭原本以为足够搞定了,岂料季和双脚贴地往后滑行数米,居然还坚挺地站着。

    “看来这家伙硬功练得还不错。”

    见状,他稍微认真了些。尽管没料到季和能扛住自己这一拳,但他刚才出手也只用了两成力而已。

    “再来。”

    冯旭再度飞冲而上,又是一记迅猛的正拳挥击出去。

    与此同时,季和猛地抬头,双目绽放出凛冽的精芒。

    破了!

    刚才吃了冯旭那一拳,他封闭的穴道反而借势冲开,此刻,季和体内翻涌的内力充盈全身,呼之欲出。

    但他根本来不及高兴,冯旭的第二拳抢先打来,自己已慢了不止一拍,就算想躲都避之不及。

    身体的反应快过了思考,他也连忙挥出一拳,打向冯旭。

    砰!

    拳头撞击的闷声传荡而出,季和再次被击飞,这次他没能够站稳,摔在地上连滚了两圈才止住去势。

    “好了,考核结束。”

    王坚用笔头敲响桌面,用低沉的声音宣布。

    “啊——老师等一下。”季和顾不得胸口的疼痛,赶忙站起来,“我还能继续打呀。”

    “我说结束就结束了。”

    王坚看也不看他,冷漠地甩着手道:“赶紧带他走,后面还有很多人要考试。”

    季和还想说些什么,但那位领路的女助理已经挡在身前。

    见状,季和也知道多说无益,尽管有些生气,还是压下心头的火气,跟随她离开了考场。

    “浪费时间。”

    王坚皱眉嘟囔一声,摇着头,将季和的名字从报名册上划掉。

    他们东大可是顶级的武道大学,在全国乃至世界都有名,这样差劲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收嘛。

    这时候,刚才说话最少的宋祺祥忽然道:“冯旭,你怎么了?”

    王坚闻声也看了过去,只见冯旭单手捂着腹部,脸色有些青白:“老师,我……我有点不舒服。”

    “哪不舒服,是不是早餐吃太多了?”

    “唔……”

    “唉,要你注意点也不当回事,今天可是高考。”王坚对他摆摆手,“算了,你去医疗室看看吧。”

    冯旭紧咬嘴唇点点头,捂着肚子还没转过去,背脊突然猛地一弓,哇的一声,将早上吃进肚的东西连着胃酸全部呕了出来。

    “喂,这怎么回事。”

    “冯旭,你没事吧!”

    呕吐物的酸臭味弥漫全场,老师和学员们纷纷捂着鼻子站了起来。

    “我……唔……没事……”

    将胃里的东西全呕完,冯旭才巍巍颤颤地说了一句。本来还想硬挺,可他身体突如其来一阵抽搐,又哇哇的呕吐起来。

    这次他吐出的不再是食物和胃酸,而是乌黑粘稠的鲜血。

    血腥的气味渐渐把酸臭给掩盖,人们惊愕地看着这一幕,直到鲜血在地面上淌开,冯旭一脑袋栽倒下去。

    还是宋祺祥最先反应过来,别看他年纪最大,行动起来身轻如燕,一个箭步抢上去,及时接住了倒落的冯旭。

    “快去通知医疗室!不对,赶紧打120急救电话!”王坚也大声喊道。看冯旭这样子,恐怕得送往设施齐全的大医院急救了。

    周围的工作人员立刻行动起来,接下来的考试也不得不暂时中断。

    王坚走了上去,惴惴不安地问:“宋教授,怎么样了?”

    宋祺祥让失去意识的冯旭平躺下来,解开他的武道服,只见上腹部有大片的淤紫。

    “是内伤。”

    宋祺祥面色凝重。

    “这该不会是刚才那个考生打的吧?”王坚表情愕然。

    宋祺祥没有直接回答他,抓起冯旭的手腕探了探脉搏,又用手指抵着淤紫的腹部停顿了片刻。

    “不仅脏腑受了伤,连丹田的内息也被完全打乱了。与之相反的是,肌肉受到的创伤却不严重,并没有撕裂。”

    听得此言,王坚有些不确定地道:“您的意思是,他被暗劲伤到了?”

    “不错。”宋祺祥点点头,“暗劲又称作内劲,需劲力内含,纯以意行气,攻击可致人暗伤,这是内劲期武者才能驾轻就熟的技巧。”

    “这怎么可能!”

    王坚下意识地惊呼出声。若真按宋祺祥说的,刚才那考生岂非得有内劲小成修为了?

    哪怕是近十年的高考统计下来,整个江南的武道状元都不可能有这种实力呀。

    宋祺祥眉头紧锁,扶着黑框眼镜分析道:“依我看,刚才他打中冯旭的那拳,只是很普通的勾拳,而且出拳略显仓促,不像是内劲武者的运劲手法。”

    “那宋教授您的意思……”王坚认真请教。

    他还只是东大的讲师,而宋祺祥是院里的副教授,资历颇深,眼光当然更老辣。

    宋祺祥继续道:“但他既然能伤到冯旭,而且还是暗伤,这就证明,即便他还没练成内劲,也已经略懂运劲的皮毛,可谓初步窥到了门槛。”

    “刚才他扎马步准备那么久,我就觉得奇怪,现在想来,或许是他在暗中积蓄柔化之力,想要使出这制胜的一拳吧。”

    王坚听了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冯旭就是他自己的学生,现在已经易筋小成,比起一般高考生,水平要高出一大截。即便刚才对付季和可能会掉以轻心,但如果只是淬体期的对手,即使挨上一拳,也不会受这么严重的内伤。

    这么想来,即使季和还没到练出真正的内劲,再不济也有易筋期修为了。

    宋祺祥与王坚对视一眼,目光中皆流露出不得了的震惊之色。

    一个还没毕业的高中生,就已达到了易筋期修为……妈呀!这可是超越往届省级高考状元的天才了!

    刘春梅从厕所回来的时候,冯旭已被医护人员搬到担架上抬走,看见这混乱的场面,她疑惑道:

    “王老师,宋教授,这是怎么了?”

    宋祺祥感叹道:“小刘啊,咱们差点就错过了一位可造之材啊!”

    一旁的王坚也悻悻地低着头。

    宋春梅皱眉:“宋教授,谁是可造之材,我怎么听不懂?”

    就在这时,门口跑进来一个中年男人,向四处扫视一圈,见到王坚他们后,马上过来挥手打招呼:

    “宋教授,你们在这呀。”

    “这不是中大的韩老师吗?”三人也认得这个中年男人的来历。

    中大的全名就是中华武道大学,位于首都上京的顶级高校,历来是东大最重视的竞争对手,两所高校也时有互动交流,因此许多老师之间都相识。

    “韩老师,你怎么来了?”王坚奇怪地问。高考还没结束,中大那边应该也忙着考核才对。

    “我就是过来打听一下。”韩老师笑着道,“听说刚才有个天高的考生来报考东大,被你们给刷了,不知是哪所学校的考生?叫什么名字?”

    王坚吃惊道:“你们怎么知道的,消息传得那么快?”

    宋祺祥偷偷踩了他一脚,轻咳两声,回应道:“韩老师,的确有个天高的学生报考东大,但我们并没有刷了他呀,那学生表现不错,咱们决定招收了。”

    “哈?那就奇怪了,明明听说你们没有收。”韩老师一脸不信。

    “谁、谁说的,今天来的天高考生就一个,宋教授说得对,咱们已经招了。”王坚也马上反应过来,严肃否认。

    “那你们把他姓名和手机号告诉我,我去问问。”韩老师还是有点不信,对他们伸出手。

    “这……”

    还没回答,门口又有一群人吵吵嚷嚷地冲了进来。

    “诶,这不是江北大学的黄老师吗,还有武大的曹主任,你们怎么都来了?”

    王坚惊奇地道。

    “王老师,听说你们刷了个天高的考生是吧,能说说是谁吗?”

    “是呀,听说他把东大学员都打吐血了,你们还不收,门槛怎么那么高呢!”

    “你们不收我们收呀,那考生的档案在哪里?”

    “喂等等,明明是咱们学校先提出要来补录他的。”

    面对这幅景象,三个东大老师都傻眼了。

    “各位稍安勿躁,你们都误会了。”

    宋祺祥抬高双臂,大声辩解:“我们没说过不要这名考生,只是刚才还在处于讨论阶段。”

    “对对对,现在我们就正式决定将他招收。”王坚连忙附和,“再说了,考生信息是要保密的,按照规定,高考期间不能向外透露。”

    说完这些话,两人才暗自松了口气。即便刚才没录季和也不要紧,只要等这些人走后,再立刻把他找回来补填档案就能挽救了。

    但在这时,一脸迷糊的刘春梅眨着眼睛道:“你们是在说那个天高的季和?他有什么好的,还值得大家抢着要。”

    考场内安静了片刻时间。

    “原来真是天高的学生。”

    “他叫季和对吧!”

    “快去找天高要他的联系方式。”

    围在附近的各校老师们一窝蜂往外涌,顿时又只剩下刘春梅、王坚和宋祺祥三人还伫在原地,脸上表情都各有各的精彩。

    “刘老师,你坏大事了!”王坚急得直跳脚。

    “我又做错什么了。”刘春梅睁大眼睛,有些委屈地摊着手。刚才她恰好去上厕所,根本不知道实战考核发生的事情。

    “现在还不算晚。”宋祺祥当机立断,“王老师,你马上行动,去把那个学生找回来。”

    完了他握起拳头,对着两人郑重宣誓:

    “赌上我执教多年的声誉,这个学生非招到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