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12章 突如其来的大款
    “你怎么来了?”

    季和微惊道。

    虽然家就在隔壁楼,但整个高中三年,周晓涵可都没来过他家。

    打开铁门后,周晓涵看了他一眼,道:

    “今天班级要举办谢师宴,请班主任洪老师吃饭,他们说怎么打你手机都不通,班长就托我来找你,问你要不要去。”

    季和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有7个未接来电,都是班长打的。

    “不好意思,之前我在玩vr游戏,所以没听到。”他挠着脑袋说。比起说自己修炼了一晚上,玩游戏更符合他在外人心目中的形象。

    周晓涵抿了抿嘴,也没说什么。

    毕竟季和从前就是这个样子,时常打游戏不交作业,还偶尔会旷课,现在刚高考完,肯定玩得更加忘乎所以了。

    “你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就来。”

    季和重新跑入房内,没两分钟就换好衣服重新走了出来,关上房门后对周晓道:“咱们走吧。”

    “嗯。”周晓涵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当先走下楼梯。

    在她抬手的时候,季和认出了她腕上戴的手表,是瑞士高级品牌‘chopard萧邦’。

    奇怪了,周晓涵父亲只是政府单位的基层员工,也没阔绰到给女儿买这种奢饰品的地步吧。

    季和的疑惑也一瞬即逝,兴许是她考上东大,父母高兴才送的礼物吧。

    “高考考得怎样?”下楼的时候,周晓涵随意对他问了一句。

    季和微微一怔。他被东大录取的事,周平东也知道了,怎么周晓涵看起来却好像还不知情?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心中有数了。周平东那人这么要面子,估计那天被自己气得够呛,这事也没脸跟自己女儿提了吧。

    想到这,季和无声地笑了笑:“还可以吧。”

    反正就算说实话,对方也不可能信,干脆不提自己被东大录取的事了。

    闻言,周晓涵不露声色地睨了他一下,没再追问。

    在她看来,季和这样的男生太过贪玩,没什么上进心,日后成就必定有限。她也不想深入这个话题,省得揭对方的痛楚。

    “季和,你基础比较差,我觉得你大学以后还是少玩点,多用功吧。”默然片刻后,周晓涵对他提醒道,“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要开始为自己前程着想。”

    “谢谢,我知道。”季和点点头,简单回应。

    见他微笑敷衍的态度,周晓涵眉宇微不可觉地皱了皱,默默叹气。

    难得她好心提醒,这人也不当回事,自己可真没什么好说的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越来越能体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的人天生握着成功的钥匙,有的人则不思进取,还怎么叫也叫不醒。

    好比季和与她,就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接下来一路沉默,直至走到小区门口。

    “谢师宴在哪间饭店?”

    “就在学校旁边。”

    “那咱们搭公交去吗?”季和看了眼灰色的天空。

    今早刚下过雨,地面到处是积水,而周晓涵穿着白色高跟凉鞋,季和怕她走路不方便。

    “不用,有人接我,顺便也搭上你吧。”周晓涵望着小区出口的马路。

    季和猜想接她的应该就是周平东了,之前闹那么僵,他可不想乘周平东的车。

    于是正想自己走去公交车站,遽然间,远处传来一阵响亮的引擎声。

    不出两秒钟,一辆银色兰博基尼跑车从拐角出现,流畅地转弯后,在路边一个急停,车轮冲开的积水,不幸溅到了季和的裤脚上。

    “我靠,谁开车这么没素质!”

    季和后退两步,气愤地爆了粗。

    车门打开,一个戴着墨镜、打扮很潮的英俊男生,从拉风的兰博基尼里迈了出来。

    等他摘下眼镜时,季和怔了怔,皱眉道:“夏振?”

    这兰博基尼的车主竟然也是天高的学生,而且还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天高校园里人尽皆知的夏振。

    摘下墨镜后,夏振挑起半边嘴角,对着周晓涵扬了扬下巴。而周晓涵也泛着些许羞意,像温顺小鹿一样走到他跟前。

    “宝贝,你今天真好看。”夏振旁若无人地给了她一个拥抱。

    “次次都这么说。”周晓涵刮了他一眼,脸颊却变得更红了。

    片刻后,她意识到季和还在场,不自然地挪开视线,对夏振介绍道:

    “这位是我同班同学季和,家就住我隔壁,所以顺路跟我一起去参加谢师宴。”

    夏振这才转头朝季和看来,眉梢微挑,轻笑道:“季和对吧,真对不起呀,刚才停车不小心,把你裤子弄脏了。”

    季和默不作声,脸色阴沉。

    这家伙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样子,刚才分明就是故意的。

    夏振这个人他没接触过,不过起码也听过对方的传闻。

    这家伙不但长得帅,还是全校有名的公子哥,人称振少。据说家里很有钱,靠着父辈关系打点,还取得了东大的保送名额。

    不过他也是今天才知道,周晓涵居然与这个张扬的公子哥搭上了。

    “多谢你关照咱们家晓涵啦,正巧我要送她去谢师宴,要不坐我车一起去?”

    可还不等季和回答,他又哎哟一声:“忘记了,我的车只能坐两个人,真是对不住,要不我出钱,你打出租车去吧。”

    说着拿出钱包,掏出了一叠百元钞票。

    “多余的钱你去买条裤子吧,当是我赔你了。”

    望着他那张笑脸,季和心头气愤,撇下一句:“不用了,你留着泡妞吧。”随即转身离去。

    看着他走远,夏振的笑容渐渐消失,撇了撇嘴角:“这小子还挺拽,哼哼,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旁边周晓涵嗔怪地推了他一下,“你也是的,没事干嘛故意给别人难堪。”

    “切,我哪看不出来,这家伙铁定对你有意思。”夏振嘿然一笑,很有霸道总裁范的揽住了少女的肩膀,“也不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敢打我家宝贝的主意,当然要让他长长记性。”

    “唉,你呀……”周晓涵无奈地摇摇头,娇躯依偎在他身旁,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嗡——”

    突然,马路上又传来一阵汽车引擎的轰鸣。

    夏振和周晓涵抬头望去,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快速驶来,仿佛是冲过终点的运动员,优雅的身姿一晃而过。

    与此同时,停靠路边的兰博基尼却遭了秧,被法拉利掀起的大量污水溅得半边车身惨不忍睹。

    见状,夏振登时怒火上窜,正要张嘴喝骂。这时候法拉利的红色车门敞开,首先伸出一截白皙修长的小腿,十厘米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后,一个妙曼的身形紧接着立了起来。

    “季和!”

    听到背后传来的清脆酥柔的呼喊声,季和脚步一顿,转过身来,但见一个妙龄女子扶着车窗,正对着他微笑招手。

    她看起来二十三、四岁年纪,火红色的修身短裙与法拉利跑车一样性感迷人,精致的面容比起电视上那些光鲜亮丽的明星,也毫不逊色。

    季和睁大双眼,吃惊地喊了出来:

    “珊珊姐,你怎么来了!”

    他的回忆瞬间被勾了起来。

    这红衣女子名叫陶珊珊,是他妈妈亲兄弟的女儿,算起来就是季和的表姐。

    记得小时候,陶珊珊经常住在他们家里,陶晓然也把她当亲闺女一般看待,直到近几年,陶晓然去外地发展事业,他这位精通服装设计的表姐也作为助手,一起跟随着去了。

    陶珊珊迈动步子,朝他款款走来,红唇挑起一抹风情万种的笑:“怎么,不欢迎我呀?”

    她的出现就像是一道亮丽的彩虹,引得路人们纷纷侧目。

    太璀璨了!

    就算她走在马路上,季和也感觉她像是在走奥斯卡的红地毯,仿若奥黛丽赫本一样璀璨夺目。

    在季和愣神的时候,陶珊珊已经走过来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当那柔软的触感贴上胸膛时,季和整个人都酥麻了。

    这表姐真不得了,记得上次分别还挺清纯的,现在完完全全变成祸水级妖精了!

    陶珊珊松开他,修长食指往他额头上一弹,嘟起嘴道:“怎么没点反应,当真不欢迎人家啊!”

    “怎么会呢。”季和摸着额头,傻傻笑道:“只是没想到,珊珊姐你为何会突然回来。”

    陶珊珊含笑道:“是你妈妈让我回来的。”

    “哈?为什么?”

    “还不是惦记着你嘛。”

    陶珊珊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然后拉起季和的手,往回走到小区门口。

    “这两位应该是你的同学吧?刚才还见你们在一起呢。”

    回到夏振和周晓涵旁边时,陶珊珊热情地打起招呼。

    “你们好,我是小季的姐姐,我跟他妈妈长期不在家,谢谢同学们平时关照小季了。”

    夏振和周晓涵像木头人一样伫在那儿,表情诧异地打量着姐弟两人。

    就连周晓涵也从来不知道季和还有个姐姐,而且还是个开法拉利跑车的大美人姐姐。

    此时站在陶珊珊的面前,连一向对容貌自负的周晓涵,也不禁感到自惭形秽。比起一露面就自带万丈光芒的陶珊珊,她只是一个没成熟的邻家女孩而已。

    “对了,刚才我停车不小心,把你们的车给弄脏了,真是对不起。”

    陶珊珊朝满身污秽的兰博基尼看了一眼,旋即双手合十,嘴角抿起歉意的笑。

    “没……没关系。”

    夏振动作生硬地摆了摆手,人家一个千娇百媚的女生主动道歉,刚才的火气就怎么也不好意思提起来了。

    何况以霸气公子哥形象示人的他,在陶珊珊面前竟也萎了大半截。从前他尽管也被无数女生倒追,可那全是未成年的小女生罢了。

    这回面对气场强大的陶珊珊,夏振生平第一次有点hold不住的感觉。

    “那怎么行。”陶珊珊认真说道,“这是我的错,怎么也不能亏待小季的朋友嘛。”

    说着从车座上的挎包里取出一张支票,挥笔写下金额和签名后,夹在了兰博基尼的雨刷上。

    “就当是点补偿,给你拿去洗车哦。”

    含笑说完,她将季和推进副驾驶座,法拉利震撼的引擎声再度响起,如脱缰骏马般冲向公路,长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