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17章 诗豪表示不服
    听得此言,众人不由轻笑起来。

    “翰飞,你可是当代屈指可数的大文豪,作诗当然无可比拟了。”

    “就是嘛,你想题诗,咱们谁也不跟你争。”

    翰飞双手负在背后,傲然笑道:“各位老友,可不是我自谦,比起古往圣贤,翰某不敢托大,但是现在嘛……嘿嘿,估计再没有谁比我更合适为这幅画题诗了。”

    邱白鹤也额首道:“以翰长老的文采,相信不会辱没了这幅画作。诸葛先生,您意下如何?”

    说着大家都向季和看来,毕竟他才是此画的主人,找谁题诗,最终也应当由季和做主。

    “唔,我想请问一下,各位可知道李白是谁吗?”

    季和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

    “李白?”

    “没听过呀。”

    “这是何人?”

    万花派众人纷纷摇头。

    “那杜甫,白居易,王勃,贾岛……”

    季和又说出了一连串名字,邱白鹤他们依旧满脸疑惑,只道不知。

    “神君,您说的这些都是什么人物?”北鸿子忍不住问道。

    “哦,这些都是教过我诗词的老师,但都没什么名气,也难怪各位不知道。”季和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里真的没有唐宋两代的历史,那就不会妨碍自己装逼了!

    “诸葛先生也会作诗?”翰飞挑起眉梢,似乎来了点兴致。

    “略懂一点吧。”季和微笑回应,“既然这是我的画,也不劳您费脑筋了,就让我自己题诗吧。”

    闻言,旁人皆投来了惊艳的眼神。

    “想不到诸葛先生不仅善于绘画,还精通诗词。”

    “真是全才呀!”

    翰飞脸色却微微一沉,“那我可要见识见识,诸葛先生的诗有几分灵蕴了。”

    这话里暗含挑衅。季和说的那些老师,连他也一个都没听过。

    正所谓名师出高徒,一堆名不见经传的诗人,他可不信能带得出什么文豪来。

    很快就有书童备好了纸墨笔砚,邱白鹤伸手一引:“诸葛先生,请吧。”

    季和看了一眼桌上的纸笔,轻咳两声,“我即兴作诗时,提笔会影响发挥,不知能否请人代笔?”

    开玩笑,他的破字连班主任都嫌弃,拿毛笔写还不得让人大跌眼镜。

    “也好,就让老夫为诸葛先生代笔吧。”邱白鹤嘿嘿一笑,卷起袖子,提笔准备。

    凉亭里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季和,拭目以待。

    只见他把‘画’拿在手里,低着头,在凉亭里来回踱步,两撇眉毛锁起,似乎正在思索。

    此时此刻,季和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应景的诗句。

    多亏他前世语文还算不错,学过的许多诗词都记得,苦思冥想了片刻后,不由眼前一亮。

    在原地站定转身,他看着九华山顶上拍的风景照,徐徐道来: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两句是出自杜甫的《望岳》,人教版必学内容。

    诗句本身的质量就无需怀疑了,只要能对得上他拍的风景照,那就不怕万花派众人不叫好。

    巧的是,季和拍照那日天气晴朗,照片里白云飘飘,远处还有几只鸟飞过,正应了‘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这句。

    加之照片里群山连绵,在他看来,‘一览众山小’应该也能对得上了吧。

    吟完诗后,季和揣着一丝紧张的心情看向众人。

    凉亭内静默片刻。

    “好!”

    第一个叫好的,是刚刚提笔写完的邱白鹤。只见他老人家抚须点头,眼中满是赞叹之意:

    “这两句诗气骨峥嵘,体势雄浑。连老夫读了,都觉得豪气顿生啊!”

    马上又有人响应:

    “特别是后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真有种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

    “我倒觉得前一句更加精妙,‘决眦’这两字,用得尤为生动传神,独具匠心。”

    众人围在台前展开了热议,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对季和的题诗作出了一致好评。

    就连先前不信季和能写出佳句的翰飞,面色也凝重起来,眼底流露出大为意外的神色。

    果然杜甫大诗圣是能震住场面的。

    季和暗自窃喜,终于放宽了心。看来这逼算是装成功了。

    “能得到诸葛先生的墨宝,又有您的亲自题诗,老夫也算了却最大的一桩心愿了。”邱白鹤笑呵呵地道。

    一位长老紧接着说:“诸葛先生,要不您就成为咱们万花派供奉吧,新老两代画圣交替,也算是一大传奇美谈了。”

    “是呀,诸葛先生绘画作诗皆可通神,再有大家推荐,掌门绝对会尊您为上等供奉的。”

    这时候,翰飞忽然轻哼一声,摇着头道:“依我看,诸葛先生虽能成诗,但若单凭诗文的功底,还未必能成为上等供奉。”

    听得此言,众人话音一窒,皆相视而笑。

    “是了是了,翰长老才是当代诗豪,能够五步成诗,自然举世无双。”

    “没关系嘛,就算诸葛先生作诗水平还略逊于翰长老,单凭这一手好画,也够资格成为上等供奉了。”

    万花派的长老个个都有绝活,翰飞便是举世公认的大文豪,据说曾经五步成一诗,轰动大江南北。而且还是唯一凭着诗词造诣,成为了万花派上等供奉的人物。

    有如此成就,翰飞本人也固然自负。这一发话,众人便知道他文人相轻的老脾气又犯了,干脆说点好听哄着。

    反正诸葛神君的墨画也是一绝,就算不论诗词造诣,拉他进万花派照样不成问题。

    “嗯,诸葛先生诗词虽不如我,倒也不是没有可点之处。”

    被旁人恭维几句后,翰飞果真受用,对着季和傲然笑道:“若是往后你有什么不解困惑之处,也可来找我请教……”

    他话没说完,却被季和不屑的声音突然打断:

    “我作诗词不如你?那也未必吧!”

    翰飞微微一怔,皱起眉头,隐有怒意:“喔?这么说,诸葛先生想要向我挑战?”

    即便对方刚才题的诗堪为佳句,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给季和。

    要知道,他翰飞可是当代诗豪,独一无二。

    “既然如此,要不我们两来比一比?”翰飞正色道,“若是你能够赢我,翰某人愿将‘诗豪’的名誉拱手相让。”

    众皆哗然。

    别看诗豪只是个称谓,这可代表着当今诗坛最高的荣誉。

    光是顶着这个头衔走出去,别人就会奉你为座上宾,题一首诗卖出去,就值千两黄金,甚至诗人也会名留青史,受后人瞻仰。

    翰飞敢拿自己的名誉当筹码,足以见其自信。

    然而,季和只是抿了抿嘴,摆手道:“那就算了吧,我是个很实际的人,对名誉不感兴趣。”

    翰飞一愣,不禁怒由心生。

    诗豪的赞誉可是我最大的成就,你却还看不起了?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

    “好,那咱们就来点实际的。”

    翰飞取出一只酒葫芦放在石桌上,说道:“这是酒仙韩湘子指定的‘醉仙酿’,若是你能赢我,这壶酒就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