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22章 我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听北鸿子说明来意后,素衣女子轻笑了笑。

    “我当是什么呢,不过是被下了点迷药而已。”

    她的容貌虽谈不上标致,顶多也只算是秀气,但一颦一笑间,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清丽气质。这是季和在都市女性身上未曾见过的。

    据北鸿子介绍,这位素衣女子本名皇甫瑶,正是大名鼎鼎的万花派医仙。

    “诸葛先生是吧,你那位需要医治的朋友呢?”

    “我用轻功赶过来的,并没带上她,不知医仙可有让人迅速转醒的良药?”季和只能硬着头皮胡编。

    闻言,皇甫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收回视线,对他们招了招手。

    “随我到屋里来吧。”

    进屋之后,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扑鼻而来。

    草庐里摆满了盛放药材的木柜,中间一樽药鼎还在冒着青烟。皇甫瑶拾起一幅人体画像,对季和说道:

    “若你那个朋友中的只是一般迷药,性命倒无什么大碍,如果想让其快速转醒,只需用金针对准天灵盖上的‘醒神穴’扎下去就行了。”

    似乎知道季和对医术不在行,她说完后又细心地指明醒神穴的位置,还用假人给季和做了个针灸手法的示范。

    “真的扎一下就行了?”

    “没错,只是醒来以后会有些头疼乏力,服下我炼制的丹药就没事了。”

    皇甫瑶取来几根金针,连同药瓶一并交给季和。

    “那就多谢皇甫姑娘了,我着急赶回去,这份人情来日再报。”

    季和对她抱了抱拳。对方给的药和金针并不算珍贵的物品,花了几百点真武币与角色绑定后,他便就地退出了游戏。

    见季和突然原地消失,皇甫瑶吃惊地左顾右盼。

    “他去哪了?”

    北鸿子耸了耸肩,淡定地笑道:“神君总这样,习惯就好。”

    …………

    “搞什么,这屋里怎么这么热?”

    还坐在别墅大厅里的夏宏达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抱怨。

    黑衣男子按响了服务按钮,不多时,就有一名女服务员开门走了进来。

    “我们收到消息,b122号别墅的空调坏了,给诸位带来不便,十分抱歉。”

    黑衣男子怒斥道:“你们怎么办事的,空调坏了也不提前修,把夏爷的重要会晤耽搁了怎么办?”

    女服务员被吓得不轻,连声道歉。尽管夏宏达是这里的老板,但普通员工又哪里认得他,女服务员只以为自己遇见了个脾气不好的客人。

    “我们尽快安排人来修理,这里准备了些冷饮,先给各位解解暑。”服务员端过来一盘子冰镇的饮料。

    “行了,你快去吧。”黑衣男子接过盘子,将人打发走后,转头对夏宏达询问:“夏爷,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

    夏宏达皱着眉将擦汗的纸巾丢掉,抓起一杯冷饮喝了一大口。

    “不,我就在这里等她。”

    夏宏达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陈楠茜那小姑娘要跟我耍什么花样。她们陈家想要把我踢开,没那么容易。”说完,抓着杯子仰头一饮而尽。

    见他主意已定,两名跟班不再多说什么,也各自拿了杯冷饮解暑。

    这屋子里热得跟桑拿房似的,就算他们是练家子也受不了啊。

    “咦,我的头怎么有些晕?”

    还没过一分钟,夏宏达开始摇头晃脑,想要站起来,结果双脚一软,噗通一声栽倒下去。

    “夏爷,您……你没事吧?”

    两名黑衣人正要过去扶他,谁知自己走起路来也变得晕头转向,两个脑袋往中间一撞,双双躺倒在地,没了动静。

    “彪哥,你的计谋成功了!”

    隔壁别墅的阳台上,拿着望远镜的小弟兴奋地喊道:“他们全都给迷药整趴下了。”

    “嘿,所以才跟你们说嘛,办事要多动脑子。”

    阿彪洋洋得意地指着自己的脑袋,“脑子啊,可是个好东西!”

    一群小弟不约而同地点头。

    “你们待会儿可都要提起干劲,猛哥说过了,等这事搞定以后,就能向夏爷引荐咱们兄弟!”

    小弟们肃然起敬,心生向往。

    他们还在街上混的时候,就听说过夏爷的大名。鼎鼎有名的夏宏达,g市里黑白通吃的人物。

    虽然他们名义上都是在为夏爷办事,但即便是介绍他们来的猛哥,也不过是夏爷身边的小卒子,而他们充其量只算猛哥的小弟而已。

    所以至今为止,包括阿彪他们连夏爷的面都没见过,能有这么个往上爬的机会,当然令人无比振奋。

    阿彪脸上掠过凶狠之色,“兄弟们,是时候动手了,都跟我一起进去,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小弟们齐声响应,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往b122号别墅杀去。

    …………

    话分两头。

    季和回到房内,快速藏好了vr设备,又找出装着醉仙酿的酒葫芦,便按原路返回别墅区。

    对他这么个武道生来说,翻上二楼是小意思。季和很快又顺利地潜回陈楠茜的房内,庆幸见到她还安稳地躺在床上。

    “醒神穴……是往这里扎吗?”

    用打火机给金针消毒后,季和往她脑袋上摸索着穴位,之前看着挺简单,可实际操作起来,却着实让他憋了一手心的汗。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季和一咬牙,将金针刺入了她的头顶。

    陈楠茜紧闭的眉眼皱了一下,立即发出含糊不清的低吟声,渐渐睁开了双眼。

    “我、我在哪……”

    见她捂着脑袋挣扎着坐起来,季和大喜过望,取出皇甫瑶给的药丸,对她道:

    “你还在自己房间里,感觉头痛的话就把这药吃了,会好一些。”

    陈楠茜见到他后,紧张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些,接过药丸犹豫了一下,便就着季和递来的开水吞服了。

    “小兄弟,多谢你能帮我。”陈楠茜吁了一口气,“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季和。”

    她点了点头,“季和,我昏迷了多久?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人进来过?”

    季和说道:“还不到一个小时,但是刚才夏宏达来了。”

    “什么?他在哪里?”

    “就在厅里等着你。”

    陈楠茜脸色阴沉,略作沉吟,便迅速走入房间厕所里,数分钟后,她已换上一套修身的黑色套裙。

    “季和,这点钱请你先收着,权表谢意。”出来以后,她第一时间将自己荷包里的银行卡和现金塞到季和手里。

    季和也没和她客气,点头收下了。咱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帮你的,这点报酬收的心安理得。

    “那夏宏达呢?”

    “现在你跟我一起出去,我会找个理由,掩护你离开。放心吧,当着我的面,他还不敢做什么。”

    清醒以后,陈楠茜的仪态已多了股凌厉的气息,当先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当两人来到客厅里,登时瞠目结舌。

    此时,夏宏达和他的跟班们统统趴倒在地上,仿佛早已昏死过去。

    “他们这是……怎么回事?”陈楠茜诧异地看向季和,“难道都是被你打晕的?”

    “不……我也不知……”季和刚想澄清,房门突然被人粗暴地撞了开来。

    顷刻间,外头涌进来不下十名男子,一个个不怀好意地在厅里四处打量着。

    “咦,奇怪了。怎么还有两个人醒着?”

    一个眼角有道刀疤的男子走在最前头,惊异地看着季和与陈楠茜。

    “你们是什么人?”陈楠茜警惕地喝问道。

    “哼,听好了,老子是阿彪。”刀疤男子趾高气扬,“咱们可是夏爷手下的人。”

    “果然是夏宏达的人……”陈楠茜神色一沉,往倒在他脚边的夏宏达看了一眼,“那你们又想要做什么?”

    “问我们想做什么?”阿彪冷笑一声,然后猛地一脚将地上的夏宏达踢开,又拿了张凳子往中间一坐,指着陈楠茜她们嚷道:

    “你们招惹了夏爷,老子当然是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