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大玩家 > 章节目录 第43章 风纪委的首次执勤
    “南校区,由小邓和佳佳负责。”

    “北校区到中心喷泉这块交给李默和韩朗,嘉兴去巡视体育馆和广场……”

    在吴婧的指示下,风纪委们三三两两地奔向各方。

    还留在原地的季和忍不住上前问:“部长,我要去哪?”

    吴婧想了想,说道:“季和你就负责巡视校外的大学城范围。”

    “校外也要巡视?”

    “当然,校门临近街道也是东大学生频繁活动的区域,而且突发事件更频繁,所以风纪委同样要也巡视。”吴婧郑重嘱咐,“而且相比校内,季和你的任务更艰巨,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旦有应付不来的情况,就立即手机联系我们。”

    “……好吧。”

    季和很想吐槽,这么艰巨的任务丢给大一萌新,会不会有点不合适?可有鉴于萌新无人权的处境,眼下他也唯有听令行事。

    佩带上翠绿色的风纪委袖章,季和一路往校门外走去。沿途路过的东大学子总会扭头抛来不一样的目光,你还别说,真有点风光的感觉。

    他照着手机地图,开始在校门附近的几条主干道兜着圈。

    大学城这一块还在市区里,附近就有商务广场,是学生吃饭逛街的最佳去处,马路两旁整齐地栽种着垂杨柳。这个点人流量不大,放眼望去旷阔自然,规划十分不错。

    走走停停,不经意间,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太阳已从金黄色变作了咸蛋红,而季和新官上任的爽感也随之淡却。

    尽管他是个怕麻烦的人,但一个下午的风平浪静,还是感觉无聊透顶。既然当上了风纪委,骨子里还是想要来点事情折腾折腾的。

    这时吴婧在风纪部微信群发来消息:

    ‘辛苦大家,今天的巡视任务到点结束,辖区内无特别情况的话,就早点回去吃完饭吧。’

    看来今天不会遇上什么事了。

    季和叹了口气,准备返回校园。

    伸手摸摸裤袋,羞涩的囊中只剩十几块钱。所有储蓄都拿去换武技了,他现在穷得响叮当,就算再省吃俭用也难过完这个月。

    问老妈要?不行,月中还没过就讨钱,准会挨一通训。看来只好向珊珊姐卖萌求财了。

    刺啦——

    正要过马路时,前面拐弯路口传来刹车急响。

    季和霍地抬头望去,只见一辆青蓝色的i敞篷车停在弯道中央,有个人在车头前滚了两圈,躺倒在地上了。

    “撞人啦!有人被车撞啦!”

    季和还没反应过来,对面人行道就冲出一个妇女,扯着嗓门对i车主破口大骂,内容无非是司机开车不长眼云云。

    看来是交通意外啊!不过这种事应该不归风纪委管吧……

    他站在路边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走过去。

    东大风纪委自然只需管好东大的学生,哪怕这车把人撞废了撞死了,关他什么事,让交警去管呗。

    从车内下来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子,看得出她很有些紧张,毕竟车祸可不是小事,而那被撞的人直到现在也没爬起来,妇女一直扯着嗓门焦急地叫唤。

    这女车主还挺漂亮。季和心想着,走之前又看多了一眼。

    咦?怎么有点眼熟?

    他锁紧眉头仔细一看,惊讶地发现女车主竟是那位药协之花韩雨彤。

    震惊之余,季和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作壁上观了。普通路人可以无所谓,既然是东大学生,他还是要站出来做点什么的。

    “小姑娘你怎么开的车,看不到我们在过马路吗?这人都要被你给撞死啦!”

    妇女还在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大嚷,韩雨彤屡次想要道歉,无奈都被她的嗓门压过。

    “阿姨,请你先冷静点。”这时季和走了过来,迈步插进两人中间试图调解。

    “咋个冷静啊,人都被撞趴啦!你看她乱开的车……见到人也不停,咋个回事嘛……”

    季和抚额叹息一声,干脆转过来对韩雨彤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之前他在想事情,听见声音才抬头,所以没见到撞人那一幕。

    “季和……我……我没有撞到他……”

    韩雨彤认出了他,但显然还处在惊慌失措的状态,说话有些不利索。

    “别紧张,你先把情况说明白。”季和屏蔽了身后妇女的嚷嚷,引导她将这场意外情况讲述出来。

    让季和感到意外的是,韩雨彤表示自己并没有撞到那个男人。

    因为她才刚拿到驾照,车技不娴熟,在这种路段时速就没超过40k。刚才转弯时,原本马路上空空如也,谁知路旁边突然冲出一个人影。

    按韩雨彤的描述,她反应还算快,及时刹住了车,但那人不知为何还是身子倾倒下来,碰上了她的车前盖。

    不过由于过程发生太快,韩雨彤自己也不是十分确定,加之人真的躺倒了,被妇女这么一喊,她就彻底慌了神。

    “你有没有装行车记录仪?”季和听完以后问道。

    韩雨彤摇了摇头。毕竟她还是一个学生,防范意识不强,加之这是家里人给她买的新车,哪里想过会遇到这种事情。

    唔,那就有些麻烦了。

    季和皱起眉头,听韩雨彤单方面的描述,他就感觉这事有些蹊跷,再往地上那男人看去……尼玛!嘴角就流白沫了!

    “姑娘你这是想耍赖嘛?人都倒了还说没撞着!”妇女更加激动了,脸色赤红飙着眼泪,“我丈夫都这样了,谁来赔命?天地良心何在?”

    “阿姨,真的很对不起。”韩羽彤看似也挺愧疚,躲在季和身后道,“人命关天,我们还是先送这位叔叔去医院再……”

    季和突然抬手,示意她别说话,然后看向那个妇女道:

    “这位阿姨,你丈夫看起来情况很不好啊,你怎么尽跟别人发火,把他丢着不管呢?”

    妇女一怔,随即歇斯底里道:“我咋管呀,我拦着她不给她跑啊!她跑了谁来赔命!这世界是讲王法的,你别以为跑得掉……”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季和心里冷笑,一个念头呼之欲出:碰瓷。

    如果他们真是夫妻,正常人哪里还会在这干耗,早就急得要送医院了,而这妇女的表现,分明不担心地上那人的生命安危。

    糟的是韩雨彤没有记录仪,这个弯道好像也没监控,就算对方真碰瓷,又该拿什么证明?

    季和闭眼沉思几秒,灵机一动。

    “阿姨,您丈夫哪里受伤了,要不咱们私了,让我同学多陪点钱就是了。”

    妇女的声音顿时小了。只见她终于去抱起地上的男人,用哭腔控诉:“私了?你说私了就私了?你看我丈夫,脑袋撞破了,腿也断了,身上肯定还折了好几根骨头嘞!”

    可惜颜值差太远,不然可以去演韩剧……

    “这么严重?让我来看看。”

    季和装出诧异的模样,蹲下来伸出两根手指,往那人身上某处飞快地戳了一下,然后收回手,静静等待着。

    “唔……唔……唔噗哈哈哈……”

    不出十秒,原本口吐白沫昏迷的男人突然浑身抽动,起初发出细微的闷声,最后猛地弹起来,破口大笑不止。

    “你、你怎么了?”妇女睁圆眼睛,显然是被他的反应骇住了。

    “我……痒……好痒……”那男人像跳舞似的不停乱蹦,双手往身上各处挠着。

    “哎呀?你不说他腿断了吗,我看还很好呀!”季和故作惊讶地道。

    浑身奇痒难耐的男人已经顾不得答话了,他一边挠,一边笑,一边往远处跑。

    妇女喊了他两声,没喊回来,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自己也赶紧逃了。

    “他们是怎么回事?”韩雨彤惊异地看着这一幕。

    “没什么,只是被我点了痒穴而已。”季和轻轻一笑,感慨道,“估计这得痒上两个小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