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永镇仙魔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斗机锋
    庭院满花香,草径通幽处。

    若这真是个普普通通的院子,陈羲会觉得躺在草地上抬头看着蓝天休息上那么一会儿彻底放松自己也是很惬意的事。但这里是执暗法司,是在大楚皇朝九衙八十一州也不知道掀起过多少血雨腥风的执暗法司。

    站在叶片上的那个只有半截小拇指大小桑千欢,真的是桑千欢?

    陈羲稍稍迟疑了片刻,终还是选择走过去。说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一点点都摸不到头绪。桑千欢对他招手两次之后似乎显得有些不耐烦,陈羲随即一跃而起轻飘飘的落在那片叶子上。

    然后他发现,叶子变得比巨大了。

    落在叶子上之后,他发现要想走到叶子的边缘起码要三十步,左右皆是。叶子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大?

    不

    是陈羲变小了。

    他变得和桑千欢一样的小,陈羲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发现头顶上的叶子大到遮住了半边天。或是看到他脸色有些不好看,桑千欢忍不住笑了起来:“初次到神司大概都是这样的表情,以后习惯了就好。”

    他转身往里走,陈羲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一边走陈羲一边在心里考虑着自己刚才那种惊讶的表现是不是足够合理,然后计算着自己的步伐走的够不够谦卑。桑千欢是神司的百爵,虽然百爵之上还有千爵,千爵之上还有什么样的大人物陈羲不知道。可是从一个百爵就能被派驻在满天宗来看,百爵的地位绝对不低。

    “你杀了付经纶?”

    桑千欢一边走一边貌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陈羲稍稍迟疑了两秒之后才回答:“是”

    桑千欢忽然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赢的机会稍稍大一些,虽然付经纶的修为比你强……付经纶心思太狭细,容不得天地之宽大。心思狭细所以眼界便低,一个眼界低的人纵然天赋不俗,终究也不能登堂入室。在满天宗的时候我重用他,是因为他足够阴狠也知道怎么做狗……你知道怎么做狗吗?”

    陈羲又迟疑了两秒之后回答:“不知道。”

    桑千欢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觉得你赢的机会稍稍大些。”

    陈羲跟在他身后,不停的揣摩着桑千欢这些话背后究竟有几层意思。

    “我还听说,你假借付经纶的名义杀了赵家一个灵山境初期的大修行者?”

    陈羲听到这话心里一紧,然后点头:“是”

    “靠的什么?”

    “高先生送我的东西,说是叫做灵雷。”

    陈羲这次回答的时候没有哪怕一秒的迟疑,这种心理上的斗争有些时候比明面上的较量加惊心动魄。之前两次回答的迟疑,和这次回答的丝毫也不迟疑都是陈羲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他在进执暗法司之前就已经把桑千欢有可能问到的问题都想到了,既然桑千欢知道自己杀了付经纶,知道自己杀了赵敬,自然也知道灵雷的事。

    就算没见过,桑千欢也会怀疑那是灵雷。

    “高青树和虢千爵曾经在一起的日子不短,虽然当初没有什么亲密交往,不过懂得一些虢千爵的手段倒也不算什么稀奇事,本来高青树在制作法器上的本事就比他的修为要强上不少。若非神司已经有了虢千爵那样的人物,这样的人神司也是很有兴趣的。”

    桑千欢一边走一边说,两个人走到叶子的尽头,陈羲看到茎秆上有一道门。如果是以正常人的高度来看,这门只是茎秆上的一小块疤痕而已。桑千欢推开门走进去,陈羲跟进来之后发现这里是一个垂直的通向地下的天井。

    两个人站在一个升降的木制平台上,随着锁链卡啦卡啦的响动,平台开始稳稳的往下滑动。如果是正常人是绝对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发生,当然不正常的人连想都不会往这方面想。

    “知道为什么要给你灵雷吗?”

    桑千欢问。

    陈羲心里担心的不过是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身份。但是现在只需要把灵雷和陈尽然儿子的身份撇开,应该问题不大。难就难在,这个理由怎么出来。

    “先生说,如果我执意要加入神司,那么好还是有些本钱的好。他说神司对于能之人的淘汰绝不会心慈手软,所以我加入神司之后一旦面临什么法完成的任务,就需要法器来帮忙。先生知道虢千爵就在神司,而一旦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用出灵雷,那么神司的人必然回去怀疑我和虢千爵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桑千欢笑起来:“看来高青树对你还真是很喜欢啊,他那样性子的人遇到一个心满意足的弟子也不容易。”

    说完这句话之后,桑千欢的脚步忽然一顿,他回头看向陈羲,眼神骤然之间变得森寒阴冷起来:“你去过蓝星城?”

    ……

    ……

    这句话,让陈羲后背上瞬间就冒出来一层冷汗。如果说之前的谨小慎微惊讶惶恐绝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那么这句话之后陈羲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他曾经断然不会相信,蓝星城的城主敢把蓝星城的事报告给执暗法司!

    要知道城主除掉了邱三业,那就是公然和神司作对。这件事说出来,对蓝星城城主有什么好处?

    陈羲心里飞速的盘算着,脸上的表情定格在僵硬和惊恐。他不能变脸色,必须一直这么保持。

    “是,卑职去过。”

    陈羲这次迟疑了久之后才点头回答。

    “嗯,我很欣赏你的坦率,做手下的对自己的上司如果不够坦率,那么我留着有什么用处?哪怕有些天赋有些能力,留着还不如养付经纶那样的狗好用。”

    桑千欢看着陈羲说道:“前些日子蓝星城的城主徐绩以符文传,说有个自称神司裁决的人到他的蓝星城招募了几个手下,他想确定一下你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神司裁决。”

    陈羲心里悄悄缓了一口气,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冷静的思考让他保住了一命。他猜到蓝星城城主徐绩绝对不会说出来杀了邱三业的事,之所以那么明目张胆且任由陈叮当瞬息击杀邱三业,肯定是徐绩已经掌握了邱三业和神司联络的方式。

    徐绩恨陈羲入骨这是不争的事实,他想杀陈羲没有杀了,又不想让陈羲泄露出去自己的秘密……所以他才会想到这样一个办法。委婉的向神司透露有个年轻的神司裁决去了蓝星城,还招募了人手。神司对于这样的事不可能不问清楚,而不要忘记,陈羲手腕上的楚离珠代表着圣堂黄家的身份。所以徐绩坚信神司不会容忍陈羲活下去,徐绩只需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神司,那么神司除掉陈羲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当然,徐绩肯定想到了陈羲有可能把他杀邱三业的事说出来,不过到时候将这些事都推给陈羲,就说陈羲假传神司的命令……为了一个年轻的裁决,且不是神司嫡系之人,神司应该不会和他闹翻。况且,难道神司就不认为是陈羲临死前的倒打一耙?

    不得不说,这个徐绩的算计真的也很老辣。

    “我能理解你的心思。”

    桑千欢缓缓的叹了口气:“任何一个加入神司且对神司有了些了解的人,都想平步青云,都不想才刚刚进来就被淘汰。所以招募几个手下人做事协助办案,也是情理之中。不过……”

    桑千欢看了陈羲手腕上的楚离珠一眼:“这个东西,你好还是不要露出来。莫说黄家的人知道就会把你碎尸万段,为了这个东西连我都动了贪念想杀你灭口据为己有,难保神司里其他人不会这么干?”

    陈羲装作惶恐,连忙把楚离珠取下来递给桑千欢:“算是卑职送给您的见面礼。”

    桑千欢哈哈大笑:“我可不敢收……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灭口据为己有吗?”

    陈羲稍稍犹豫了一下后回答:“因为大人您也不想和黄家的人有什么瓜葛……这东西带出去,就是个烫手山芋。”

    桑千欢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以我的身份尚且不能和黄家的人做的太绝,难道以你的身份就行?我能想到这一点,神司里未必没有傻瓜。你还是收起来吧,要么等到你不惧黄家的时候再戴起来,要么等到黄家不存在的时候再戴起来。”

    “谢大人提点!”

    陈羲抱拳施礼。

    “你运气真的不错。”

    桑千欢继续往前走:“神司之前办了个案子难度很大,折损了不少人手,连虢千爵都身负重伤不得不闭关休养。所以首座大人下令对于人的招募条件稍稍放宽松了些,不然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没有什么机会的。”

    “是”

    陈羲点头。

    这时候升降的平台到了下面,应该就是这棵花的根茎里了。桑千欢在前面领路,推开一扇门走进一条密道。陈羲想,这应该是一条根须。他现在还不是很清楚神司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到底是人变小了还是花变大了?

    陈羲隐隐间可以想到,应该是一种极强大的空间力量。

    “你是个人,就算神司的规矩稍稍放宽松了些,但各种考核还是要有的,只是尺度没有那般严格而已。稍后会有人带着你去接受考核,如果合格之后你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神司裁决。如果不合格……神司不需要的人哪怕是个废物,也不能放出去以后成为神司的敌人。”

    桑千欢看着陈羲说道:“如果你不合格,你出了神司的门会不会对神司怀恨在心?”

    陈羲摇头:“不会”

    桑千欢笑起来:“每个人都这么说,但是万一呢?神司才不会管你们回答的这两个字是真情还是假意,有个万一的概率神司都不允许发生。所以……接下来你自求多福吧,虽然我现在越来越欣赏你了。”

    他推开第二扇门,走进了一个宽阔巨大的大厅:“未来如何,陈羲……靠的还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