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歹命,又中枪了!
    北忘川看着楚楚口中的拆弹专家立马傻了眼。

    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背都已经驼得像一把折尺,手里还杵着一根拐杖,那颤颤巍巍的模样,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将他吹倒。

    老专家那张长满了老人斑的脸上那双灰暗的眼睛眨巴了两下,一只就像被霜打过的芦苇般枯槁的手哆嗦着伸进西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幅老花镜。

    他戴上老花镜透过指挥舱的玻璃看着黏贴在门上的炸弹,看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来,捂着嘴猛的咳了几嗓子,说道:“联邦第三代空气感应炸弹,灵敏度比第二代提高了30,威力也提高了30。这玩意儿一般用于工程爆破或者是特种部队布雷。”

    北忘川咽了一口唾沫,问道:“老先生,你就说说这东西能不能拆掉。”

    老专家转头,眼镜挂在鼻子尖上,那双老眼透过镜框向上翻着看了看北忘川。

    “有几十年没有拆过了,但这东西虽然是第三代,我想……原理应该都是一样,只要手稳定,能够用一枚针卡入炸弹里的空气耦合器之间,应该就不会爆炸了。”

    应该,北忘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吧,这就是传说中的赌命!

    周末很久没有再听到枪声,她想了想,取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向指挥舱跑来,北忘川快速的连续吸了几口气,有一阵香风,他转过头,便看见了随着周末奔跑上下跳动的汹涌波涛。

    我擦,北忘川一瞬间就忘记了担忧,他的视线随着波浪起伏,嘴巴微翕,口水都差点从嘴角流出。

    周末站在了北忘川的身边,眼神有点怪异。

    这不就是那个英雄少年吗?可他的眼睛看的是什么地方?

    联邦英雄不是应该一身正气,大义凛然吗?这家伙……我一定是出现了幻觉,看见了假的联邦英雄。

    周末白皙的脸蛋顿时一红,瞪了北忘川一眼,北忘川原本高大的形象在她的心目中顿时如海边的沙丘般崩塌。

    北忘川毫不在意,他的视线落在了周末的脸上。

    同样是美女,这个美女和楚楚却有截然不同的味道。

    她就像个无比精致的芭比娃娃,一头染成金色的头发在脑后束成了马尾巴,弯弯的柳叶眉下长长的睫毛,睫毛下一双眼睛灵动传神。

    小巧玲珑的鼻子,比楚楚略微大一点的嘴,薄薄的嘴唇柔软红润。

    “你又在看啥?”

    楚楚看见北忘川那形象就来气,她一把将北忘川扯了过来,瞪了他一眼,说道:“快去帮忙!”

    北忘川嘿嘿一笑,冲着周末扬了扬眉,看着楚楚问道:“这东西我真不会搞,能帮上什么?”

    老专家说道:“我这手有点不稳,我给你说,你来做。”

    北忘川没了脾气,你才是专家啊,我特么对这东西可是彻头彻尾的外行。

    “不要怕,拆炸弹这活儿就是个手稳心细,年轻人,一定要有信心,你想想啊,此刻你掌握着整个飞船上千人的性命,你就像上帝一样,可以让他们生,也可以让他们死。是不是很伟大?”老专家勾着头,视线从镜框上面越过看着北忘川,说的非常认真,甚至那张老脸上都洋溢着解救众生的无上荣耀光芒。

    我勒个去,让他们死很容易啊,可是自己也要跟着死翘翘!

    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可仔细一想,与其让这些人和自己死在这老专家手上,似乎没有死在自己的手上来得爽快。

    北忘川搓了搓手,走到舱门口,坚定的点了点头,“来,你说,我做!”

    “拿着这枚针,你仔细看啊,炸弹背后有一条很细的缝,里面上下各有一个触点,距离也就刚刚好能够插入这枚针。”

    “你要做的就是将这枚针准确的插入两点之间,这样就算有气流触发了炸弹,它的耦合开关也无法合上,就不会爆炸,是不是很简单?”

    北忘川拿着针,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透过门缝向炸弹背部看去,线倒是有一条,可里面的点在哪里?

    “看不见啊,里面的点有什么特点?”

    “是看不见,所以要凭感觉,否则为什么说空气感应炸弹要上帝之手才能够拆除。”

    我擦,北忘川充满了绝望,这老专家分明就是在玩自己。

    楚楚和周末也紧张的拽紧了小拳头,这一个不好,可就真的如烟花般灿烂了。

    “这特么谁设计的,这么恶心人!”北忘川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老专家老脸一红,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低声说道:“第一代是我设计的,这已经进化了两代,不关我的事了吧。”

    北忘川无语,想了想,又问道:“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老专家摇了摇头。

    北忘川又搓了搓手,凝神静气,两指捏着针,针尖忽然亮起了一点毫光。

    他弯着腰,眯着眼,小心翼翼的将针向那条缝插去。

    就在这时,指挥舱里面走出了一个劫匪,他愕然的看着舱门外的几个人,举起了枪,瞄准了北忘川,并在耳机里低声说道:“他们正在拆除炸弹,对,就是那个联邦特种兵,好,炸弹解除的时候击杀,收到!”

    北忘川的精神完全在这枚针上,他不知道敌人已经瞄准了他,正等待着他将炸弹拆除。

    老专家和周末举起手向两边缓缓移动,楚楚依然站在北忘川的身边,她仅仅瞄了一眼那个海盗,她很认真的在看北忘川拆弹。

    她不明白针尖上的那一点毫光是什么东西,但她确定那是一种能量,只是那种能量是如何产生的?

    如果没死,回了伊甸园一定要将这家伙抓去实验室,测试一下他这种神秘能量的强度等级,如果足够强大,那么将这种激发方式加入微型动力系统中,就能够完美的解决人形构装动力装置臃肿的问题。

    北忘川当然不知道他在楚楚的眼里已经成了一只小白鼠,就差点被切片。

    他的精神通过这枚针‘看见’了缝里面的两个触点,他轻轻的,稳稳的,慢慢的将针捅入了两个触点之间。

    “滴……”

    空气感应炸弹上的一个绿灯亮了起来,北忘川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楚楚已经大叫:“小心!”

    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北忘川在一瞬间激起了金钟罩。

    “呯呯呯呯……”

    收割者吞吐着火舌击碎了舱门的加厚玻璃,北忘川一个虎扑顺手丢出了一把飞刀。

    “砰”

    北忘川将楚楚扑倒在地,枪声突然停止,北忘川一声惨叫。

    他的屁股中弹,他捂着屁股从地上跳了起来,风一样的冲入了控制室中。

    剩下的两名海盗刚刚举起枪,北忘川一声大吼:“去死吧!”

    两把飞刀入喉,他才想起应该留一个活口。

    这特么究竟是谁指使的?这个问题很重要,传承于老道士睚眦必报的理念,北忘川发誓要将幕后黑手给揪出来,然后代表上帝宣布他的死刑!

    “哎呦喂。”

    他张开嘴瞪大眼喘气,捂着屁股的手放在眼前看了看,满手都是血,不行,一滴血一滴精,这血流多了会肾虚,得赶紧治疗。

    “别动!”楚楚跑了进来。

    “躺好!”楚楚从指挥舱的应急间里取了一个医疗急救箱。

    北忘川想了一息,乖乖的在一张躺椅上躺好。

    “裤子脱掉。”

    “我的手也很痛,你帮我脱吧。”北忘川偏着头看着楚楚,可怜兮兮的说道。

    楚楚咬了咬牙,算了,医者父母心,自己现在是医生,不要乱想。

    她很紧张的捏了捏手,抿着小嘴儿拔掉了北忘川的裤子,露出了白花花的屁股。

    “子弹在里面,我要为你动手术,没有麻药,可能有点痛,你忍着点,咬着这个。”

    楚楚递给了北忘川一根狗骨头一样的东西,她从急救箱里取出了医用手套带上,又拿出了一把手术刀。

    “喂喂喂,要不我自己来吧。”北忘川可以用真气将弹头逼出来,可他思想太龌龊,就想着楚楚脱了他的裤子,但现在看楚楚的模样,可不是在给他开玩笑。

    “咬着骨头,别动,我学过战地临时急救,死不了。”

    楚楚没有等北忘川再说,手里的刀落在了伤口处。

    “啊……!”

    北忘川尖叫,屁股上的肌肉一阵猛缩,夹住了手术刀,“啊、啊、啊,小妞,痛死你大爷了。”

    楚楚皱起了眉头,她一巴掌拍在了北忘川的屁股上,“啪”的一声脆响,“忍一忍会死啊!弹头取出来消消毒包扎一下就完事了,一个大老爷们,要是你上了战场自己给自己做手术怎么办?”

    北忘川的肌肉被楚楚一巴掌扇松弛,楚楚抽刀,又是一刀。

    “啊……!”

    “你别叫好不好,这一刀被你一吓插歪了!”

    北忘川冷汗淋漓,这才明白泡妞的代价是如此之大。

    就在北忘川的嚎叫声中,楚楚真的取出了弹头,然后很小心的消毒上药包扎,搞定。

    楚楚拍了拍手,对自己第一次临时急救手术的效果很满意,如果这家伙不挣扎那两下,还可以少挨两刀,效果更好。

    北忘川像条死狗一样趴着,吐着舌头脸色煞白。

    “哎呀,得赶紧修正飞船航线。”

    楚楚向控制台跑去,北忘川露着屁股万念俱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