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雨中有刀,灯前有茶
    北忘川穿着件单薄的套头衫和七分裤,背着个破褡裢站在冰冷的风雨中,眼巴巴的看着自动出租车的尾灯越来越模糊,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哎……这就是高处不胜寒!”

    他一声叹息,手搭凉棚抬头望了望,眼前是一个很大的霓虹灯招牌,招牌上写着:花园酒店四个大字。

    他转头看去,街上有穿梭的车流,宽阔的街道两旁是林立的店铺。

    有两个年轻的情侣合打着一把雨伞,相互搂着腰,嬉笑着向花园酒店里走去,路过北忘川的时候那少女还转头来看了他一眼,在那少男的耳边低声说道:“看那个傻子,恐怕是被女朋友给甩了。”

    那男子都已经走过去了,却也回头看了一眼,笑道:“看那穷酸样,肯定没钱,估计是连身上穿的外套都当掉了。”

    北忘川看着正往酒店大堂走去的背影,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你妹的,虎落平阳被犬欺!

    可随即他那恶狠狠的眼神又变了,变的很是羡慕,他似乎已经看见了一夜春宵,浪里白条。

    但春宵是他们的,他毛都没有。

    他搓了搓手,正要向酒店走去,刚刚迈出一步,便停了下来。

    在空港第七通道口看见的那个黑衣人又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那个黑衣人就站在距离他大约五十米的距离,他看着北忘川,北忘川也看着他,但雨很大,彼此都不能看清对方的面颜。

    北忘川的手已经落在了褡裢里的飞刀上,那个黑衣人也敞开了风衣。

    他也会武功!

    黑衣人的气势在风雨中渐渐攀升,北忘川依然不丁不八的站着,只是眼睛又一次微微眯起。

    雨水顺着头发额头流下,翻过了他那两道修长的眉,顺着眼睫毛滴落,还残留了许多在睫毛上,就像一串雨帘。

    若在平时似乎很美,但在此刻却严重的影响了他的视线。

    他不能抬起手臂去擦迷糊了他的眼睛的雨水,因为他的气机已经被对方锁定。

    居然会碰见一个会武功的人!

    师傅老头不是说这浩瀚星空会武功的人很少吗?

    我特么才刚到伊甸园就遇见了一个,幸好对面那王八蛋才黄阶下境,否则岂不是很麻烦?

    师傅的话果然是不能信的,除了泡妞。

    黑衣人的气势在一瞬间攀升到顶点,他动了,就像一阵风。

    他在风中穿行,漆黑的风衣就像一张大氅一般挥舞,他踏雨而来,就在脚下的一片水花溅射开来的时候,他的双手从腰间划过。

    “唰唰唰……!”

    北忘川看见了穿行于雨间,切割着光线的飞刀。

    他也在这一瞬间动了,动如脱兔,他就像一匹猎豹一样向前奔跑,迎着飞来的飞刀奔跑,在奔跑的第一步出了他的飞刀。

    “锵锵锵锵!”

    金铁交鸣声压过了风吹雨打声,响彻于静寂的夜空,却没有引起往来车辆的注意。

    但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他们就是和北忘川擦肩而过的那一对小情侣。

    他们站在酒店的门口,看到了十来米开外在雨中对跑的两个人,听见了风雨中传来的铿锵刀声。

    那声音就像两把刀撞在一起的声音一样,只是更加激烈,频率更快。

    那两个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乎在一息之间就撞在了一起。

    没有撞出火花,却有一个人被撞飞。

    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从地上飞起,飞的老高,飞的很远,四脚朝天摔得很惨。

    “砰!”

    他掉在地上,地上的雨水就像自由广场上的喷泉一样向两边溅射而起。

    ……

    ……

    香山红叶山庄灯火通明。

    楚楚和爷爷在书房的茶几旁相对而坐。

    楚楚煮茶,茶就是采摘于香山山顶上的乌龙茶,据爷爷说,这乌龙茶是从地球未央城外的那处破庙的后山上移植来的。

    爷爷还说这茶离开了后山的土壤,就少了一种味道,楚楚没有喝过破庙后山的茶,所以她不知道究竟少了什么味道。

    楚楚只知道这茶叶极好,因为联邦七大门阀中的李阀和萧阀的掌门人总是会来找爷爷,叙叙旧,然后高高兴兴的带走一些爷爷亲手炒的茶。

    后来爷爷说,那应该是故土的味道,这在楚楚看来,应该是爷爷一年年老了,开始怀念曾经在地球上的那些日子。

    房间里很暖和,楚楚就穿了一身简洁的白色裙子,她很认真的煮茶,然后恭恭敬敬的为爷爷斟茶。

    楚老爷子闭上眼睛长长的嗅了一口浓郁的茶香,才又浅浅的饮了一小口,闭着嘴感受着茶香在口腔舌尖缭绕的香味儿,又才缓缓的咽下。

    “楚楚,那个少年已经安全了,你不用担心。事情是这样……”

    楚老爷子饮尽杯中的茶汤,放下茶杯看着楚楚,斟酌了一下用语,又说道:“我没有料到庙里的道长已经离开,但他随后给我来了一封信。你的问题,他的徒弟能够治好,他的徒弟也来了伊甸园,年纪十五,比你大一岁。”

    楚楚认真的听着,悬壶为爷爷又满上了茶。

    “他那徒弟很厉害,怎么给你说呢?反正比爷爷年轻时候更厉害。道长的意思是……他觉得你很优秀,他也觉得他那徒弟很优秀,他想着你们现在都还年轻,是不是能够见一面处一处。一来嘛你的病能够解决,二来呢我也想着只要他在你身边,你就绝对是安全的。”

    楚楚一听到这里就想起了北忘川,那家伙貌似也很厉害啊,至少比哥哥厉害。

    “你也知道你这问题不能再拖,所以我就想着你是不是去和他见一面,万一能够对上眼呢?你说是吧?”

    楚楚想了想,浅饮了一口茶,润了润嘴唇,说道:“二十五号那天,我会去看看,只是不一定会露面。毕竟我还小,再说第三代人形构装的微型动力系统现在正在研究的关键时候,我也没有时间去谈恋爱啥的。”

    楚老爷子那双老眼顿时明亮了起来,“好,好,去看看也好,另外……我帮那小子弄了个你们学校的旁听证,这样就解决了你们相处的时间问题。”

    楚楚抬头,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