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烦恼
    北忘川坐在学校情人山的那个洞里,洞里燃着一堆篝火,面前放着一口巨大的行李箱,箱子的盖子打开着,里面是满满的一箱子钱。

    这怎么搞?

    他看着这一箱子钱发呆,没卡啊,明儿个一早必须去办一张。

    对了,顺便还得问问师父那张卡该怎么处理。

    他并没有因为突然弄来这么多钱而欣喜若狂,他对钱这个东西真没什么概念。

    在破庙的时间太长,那破地方根本不需要花什么钱。

    虽然未央城距离小荒村也不过百八十里地,可他就算去未央城的时间也特别少。于是,这一箱子钱在北忘川的心里就变成了一个负担。

    哎,早知道六千万有这么多,开口就应该少一点,真是难为了那家伙,也真特么的麻烦。

    如果卢定听到北忘川这句话,他一定会吐血三升,并叫他几声大爷!

    北忘川关上了箱盖,熄灭了篝火,很快就将这破事抛在脑后。

    他闭上眼睛盘膝而坐,继续练功。

    当第一缕微弱天光透过石头缝隙洒落进来的时候,北忘川收功,睁开了眼睛。

    一夜练功,两个丹田里的气旋都液化了不少,按照这个速度,要破玄阶境似乎不需要多长时间了。

    他很欢喜,因为玄阶境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全新境界,玄阶境就能够和天地灵气产生共鸣,那种共鸣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师父说灵气无处不在,就像置身于大海中一样。

    四面八方都是海水将你包裹,你就沐浴在温暖的海水之中,这就看你和天地灵气的亲和能力了,如果共鸣完全一致,亲和力能够表现上乘,那么就能够轻易的将这天地灵气纳入丹田。

    这是一种比真气更高等级的能量,它会带给你全新的感受,让你明白所谓的科技文明是多么的幼稚。

    师父在说这番话的时候那模样很是高大,就像俯瞰天下蝼蚁的苍鹰。

    好吧,曾经他是完全不相信的,现在他很期待,迫切的期待。

    拍拍屁股站起身,拧着箱子推开了洞口的巨石,北忘川走了出来,随手又将洞口堵上,踩着满山晨露离开了情人山。

    樱花路联邦银行第十二区分行还没有开门,北忘川就坐在箱子上,两条腿晃荡着看着路上寥寥无几的行人,想着这事儿办完了再去一趟未央宫。

    风妙儿并没有表露出杀机,但他本能的觉得那个女人可能和隐龙会有关。

    抓住那个女人,用搜魂大法读取她的记忆,看看能不能知道隐龙会的老巢在哪里。

    虽然黑衣说要找隐龙会的麻烦至少需要地阶境,这境界的问题可以慢慢提升来解决,但这并不影响先搞明白隐龙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还得去一趟那个狗屁洪口道场的分舵,卢定那货恐怕是凑不齐一亿两千多万了,这小弟解决不了老大总得要出面吧。

    如果老大还是解决不了,那就只好去洪口道场的总坛了。

    无论如何自己说出去的话就必须实现,他们痛痛快快把钱给了,这事儿也就结了,当然,还得问问究竟是谁要他们出手来对付我的。

    这事儿弄得糟心,罪魁祸首必须得揪出来。

    尽快把这些破事解决了,来伊甸园的目的是泡妞,不可以因噎废食,忘了此行的主题。

    他乱七八糟的想着,一直等到七点,才等到银行开门。

    他提着箱子走了进去,小魏开着警车载着周大人和花小雨在两分钟之后从银行门口经过,他们向联邦第一科技大学开去。

    ……

    ……

    陈音昨晚又失眠了。

    宋哲给她打来了电话,电话里丝毫没有提起发生在花园酒店的事。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语气还是那么温柔,电话里诉说着他们在贫民区开始的相识相知相爱的点点滴滴,在电话的最后,他说为了表示他对她的爱,他要送给她一份绝对想不到的礼物。

    他约她今天晚上七点去半月湾见面,有司机到时候来学校大门前接她,他说半月湾就是他们以后的家。

    她本应该非常欣喜,因为这就是她想要的,这说明宋哲是爱她的,否则他绝对不会带她去半月湾他住的地方。

    可是她却没有感到欣喜,她感到的是彷徨,是迷茫。

    宋哲给她的感觉始终如水中花镜中月,虚无缥缈无从落手。

    她是爱他的,因为爱所以她是自私的。

    她同样需要宋哲完整的爱,而不是施舍给她一点点。

    他有很多的女人,他很博爱,但她只有他这一个男人,他就是她唯一的爱。

    这让她极度没有安全感,她就像一只敏感的猫,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段感情,却发现他终究不是属于自己一个人。

    于是,她想要放手。

    她想要去寻找一个一心一意爱自己的男人,那才是她想要的,哪怕日子苦一点,但能够两手相牵白头到老,这也就值了。

    她多么希望永远不要再接到那个电话,却终究无处可逃。

    她不敢去看季雨来教授的眼睛,她抱着教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办公室,刚刚下楼就遇见了一个人。

    季东临手里拿着早餐正要上楼,他抬眼就看见了陈音,他的那种黝黑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意。

    “我想你应该还没吃早餐,距离上课时间还有半小时,趁热吃了。”

    季东临将早餐递了过去,陈音非常勉强的笑了笑,“谢谢!”

    他们在前天晚上已经见过一面,就在老师季雨来的家里。

    他是一名联邦特种兵战士,二十三岁,第一军区特战队上尉连长。

    他刚刚从第一军区驻地回来,只有半个月的年假。

    老师拉着她的手很高兴的将他的一切都告诉了她,她在那时候就明白了老师的意思。

    可是……她还没有做好开始下一段恋情的准备,她无法克服心里的障碍,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干净,配不上他。

    老师并不知道她的私事,那个晚上她一直在强颜欢笑。

    “我等你下课,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

    陈音低着头,想了想,说道:“还是……不用了吧。”

    季东临裂开大嘴笑了笑,“没事,就是吃个饭,就像朋友一样,就这么说定了。”

    陈音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就在她犹豫时候,陈科长带着小魏三人走了过来。

    “陈老师,他们……还是来找北忘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