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跟我走吧
    北忘川在银行重新办理了一张卡,顺便将师父的那张卡丢给了银行。

    十二区分行行长楼雪反反复复看了这张卡很久,最后她让助理和北忘川办理了这张卡的交接手续。

    她需要将这张卡送到总行去鉴定,因为这是一张发行于八百年前的第二代智能卡,这并不是一张普通的卡,这种黑色的卡当初联邦银行仅仅发行了十二张,也就是说在八百年前,单单是这样的一张卡,就已经无价。

    这是绝对顶级的身份象征,持有这张卡的人并不一定拥有巨大的财富,但一定拥有特殊的身份。

    当年那十二张卡持有人的信息应该还能够在总行数据库中查到,楼雪很兴奋,她第一次见识到了这样一张传说级别的卡。

    只是坐在对面的那个少年看上去很是寻常,虽然他刚刚才存入了五千五百万,但楼雪明白,五千五百万是一笔巨款,却无法和这张黑卡相提并论。

    北忘川也看着楼雪,楼雪二十三四岁模样,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一头干练的短发烫了个波浪卷,穿着一身职业白色西服套装。

    西装很是合身,那一粒扣子扣着,于是胸口就被撑开来,就像两扇开着的门。

    北忘川的视线就落在门里,里面是一件浅绿色的衬衣,就像一扇门帘,遮住了里面的风景。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舔了舔嘴唇,妈的,好大!

    这得喝多少木瓜牛奶汤?

    我家楚楚也得多喝点,这样以后老子和儿子就都很幸福了。

    楼雪脸蛋儿一红,这个小色狼,看什么看?当心老娘一锤子将你压死!

    她从桌上取了一张名片递给北忘川,说道:“看够了没?这是我的名片,我们有很多理财项目,如果先生您感兴趣,可以随时约我谈谈。”

    北忘川这才收回目光,讪讪一笑,接过名片道:“这个可以,到时候我带我女朋友来向你取取经。”

    “取什么经?”

    “额,就是怎么才能够让那两个东西……变得那么大。”

    楼雪一怔,脸蛋儿更红,就像要生蛋的小母鸡一样。

    “你真想知道?”

    “嗯。”北忘川期待的点了点头。

    “那么这张卡一旦解开,里面的钱全部存入我这里,我就告诉你,可以吗?”楼雪拿着那张黑卡晃了晃,眉眼儿一挑,看着北忘川说道。

    “当然没问题,”北忘川搓了搓手,眼睛又看向了那扇门,一脸贱笑。

    ……

    ……

    陈音愈发觉得那个叫北忘川的学生很是神秘。

    他才来学校三天,这三天都有警察在找他,现在看来并不是宋哲报了案,那他究竟是犯了什么事?

    她没有问,借机和季东临告别,带着小魏三人去了大二三班。

    班上的学生几乎已经到齐,陈音等人走入了教室,看向了角落里的那张课桌,没有人。

    和陈音的想法一样,所有的学生都非常疑惑,交头接耳的低语,却没有人知道北忘川究竟干了什么事,值得警察连续三次前来找他。

    小魏见北忘川还没有来,低声和周大人花小雨说了一句,三人和陈音老师告别,来到了教学楼的门前。

    北忘川最终没有去未央宫,距离太远,他想和楚楚一起去上课,便决定改天再和楚楚一同去未央宫,未央宫的菜味道做的不错。

    他在后门没有等到楚楚,一看时间,距离上课还剩下十来分钟,估计楚楚今天又不会来了。

    他啃着包子在许多学生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中走入了校园,向教学楼走去,远远的便看见了小魏三人。

    我擦,老子是来读书的!

    你们要不要这样阴魂不散的缠着我啊!

    北忘川彻底无语,都已经给他们说过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脑袋瓜子稍微机灵那么一丁点,都知道那起案子应该怎么处理。

    小魏背着血海深仇还可以理解,周大人和花小雨跟着掺和个什么劲啊?

    北忘川顿时没了力气,就连看美女的心思都没了。

    他埋头吃着包子有气无力的向小魏三人走去,小魏他们也向北忘川走来,于是就在操场中央相遇。

    “各位警官叔叔姐姐,我是学生,刚来学校三天,才上了半堂课,你们行行好,放过我,好不?”

    北忘川抬起头,无精打采的说道。

    小魏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道:“跟我们去一趟吧,或者……去外面说。”

    北忘川一听,小魏这话不得劲,他抬起头来看着小魏:“又怎么了?”

    “边走边说。”小魏和北忘川并肩向校门口走去,周大人和花小雨紧跟在后面。

    花小雨有些紧张,她摸了摸腰间的枪套,周大人轻轻的拍了她一下。

    “是这样,昨晚有九个洪口道场的人在你们学校后门受了重伤,陆军总院一直到现在都找不出问题在哪里……伤员很痛苦,是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我想来想去,这事儿只有请你去一趟。”

    北忘川明白了,他都忘了这一茬,那九个家伙被他施了分筋错骨手,居然还没有痛死,这是什么道理?

    “是他们招惹我的,痛死他们得了。”

    “那样你会更麻烦。”

    小魏用了一个更字,北忘川眼珠子一转,便想到自己还在洪口道场十二分堂堂口杀了十个人。

    师父老头从来没有给他讲过法律这个东西,师父老头只是灌输给了他一个观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灭他满门!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是明白杀人偿命这个道理的,只是这个道理在他的脑子里并没有师父的那些观点来的强烈。

    他认为是卢定先欺骗了他,是卢定不讲江湖信用在前,那么他杀卢定的手下就合情合理。

    现在听小魏这样一说,貌似并不是这样啊。

    “你的意思是……我本来就已经有麻烦了?”

    小魏没有和北忘川转弯抹角,“嗯,是大麻烦。根据联邦刑法第十七条规定,故意杀人……根据情节轻重判处二十年至终身监禁的处罚。”

    “我这算轻还是重?”

    “极其严重。”

    小魏和北忘川站在校门外,北忘川想了想,说道:“如果我反抗呢?”

    小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有回答他,而是垂头低声说道:“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