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雪路,血路
    范长安在惊醒过后迅速报警,并马上命令总部保卫人员和他的保镖抄上武器投入战斗。

    这就是战斗!

    这里就是战场!

    飞刀再次撞击在洪景天的刀盾之上,三把飞刀突破了刀盾,三道漆黑的光芒直奔洪景天面门而来。

    他豁然震惊,再退十米,身上银色的护体罡气一瞬间鼓荡,三把飞刀钻入了他的护体罡气之中,他左手挥刀,右手屈指在身前连续弹动三次,三把飞刀被击落在地,他的脸上神色愈发严肃。

    黄阶上境!

    那个少年是黄阶上境!

    甚至比他的真气更加强大。

    他的飞刀居然能够突破他的刀盾还能够破了他的护体罡气,这分明就是黄阶上境的巅峰。

    他没有时间思考,乘着北忘川下一轮飞刀还没有发出的这一刻,他的双手再次握刀,这一刀没有用劈,而是在身前一搅。

    北忘川屈膝落地,风妙儿锁定了他,毫不犹豫的抠动了扳机。

    “咻!”

    铅笔拖着橘红色的尾焰瞬息而至,北忘川脚踩迷踪步,再展梯云纵,一道残影闪过,他已经出现在空中。

    铅笔尾随而至,他的飞刀锵然而出。

    “呯呯呯呯……!”

    那上百名洪景天的手下也在这一刻举起了收割者突击步枪,无数的弹雨疯狂的向北忘川倾泻而去。

    ……

    ……

    红叶山庄的楚老爷子震怒!

    居然有人敢在伊甸园袭击楚楚!

    这特么吃了豹子胆了!

    死神一组是怎么回事?

    老管家在第一时间就开始和死神一组联系,但是他终究没有联系上。

    楚老爷子这下有些慌了,死神是他亲自挑选培训的,他们的身手他非常清楚,如此说来死神一组的十名成员已经被敌人消灭。

    甚至没有传回哪怕一条信息!

    “命令,死神二组出动,装备第二代人形构装,直接携带激光炮,乘坐单兵飞船去,给老子杀光他们!”

    暴跳如雷的楚老爷子一把抓起了光屏,拨打了一个电话:“楚狂,你个龟孙子在哪里?现在马上立刻回来!”

    他一把将光屏砸碎在地上,背着双手快速的走动,又吩咐道:“准备两套人形构装,老子要亲自去救楚楚!”

    老管家发出了第一个命令,却没有去执行后一个命令。

    他站在楚老爷子面前,很冷静的说道:“老爷,能够轻易抹杀死神一组的人……不是简单的人!”

    楚老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不是简单的人,那就是和他同类的人,武者!

    “命令联邦特勤局,封锁所有出港航班,命令联邦首都卫队,火速赶往现场,全部携带便携式导弹发射器,查出幕后黑手,老子要他们全部去死!”

    楚老爷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就在这一瞬间就像一下子苍老了一百岁。

    如果是武者……他无法想象后果。

    他不敢去想后果。

    ……

    ……

    楚楚安静的趴在北忘川的背上,就像一只无比乖巧的猫。

    她没有感到害怕,她觉得在他的背上非常安全,就像一处避风的港湾。

    她透过金色的光幕清晰的看见那些有如蝗虫过境一般的子弹击打在光幕上,她看见一道道的涟漪激荡开来,她看见那些子弹从光幕上掉落,她的视线忽然模糊,北忘川已经背着她冲向了那一群持枪的杀手。

    北忘川没有再去对付洪景天,他决定先解决掉这些蝼蚁,这些蝼蚁很麻烦,解决起来却很简单,至少能够让洪景天和风妙儿的枪有所顾忌。

    他有如虎如羊群,他的身影在人群中闪过,一路而行,一路的血在空中飞舞。

    风妙儿再次抠动了扳机,她没有去看这一枪,她咔擦一声将铅笔上膛,瞄准,再射,再上膛,再瞄准,再射……!

    北忘川速度骤然加快,如电光一般穿透了人群,就在漫天鲜血飞溅之中在空中豁然转身,他看见了足足十发铅笔,他猛的射出了十把飞刀,他在落地的那一刹那眼睛的余光看见了躲在远处的正举起清除者的风妙儿。

    洪景天踏雪而来,长刀刀芒暴涨十丈!

    一步,一刀,狂风突然停止,大雪纷飞两岸。

    这一刀所过之处,风雪为之让路!

    北忘川忽然停了下来,他抬头看着这一刀,他踏步而行,向着这一刀走了过去。

    就像自寻死路,就如飞蛾扑火。

    “轰……”

    飞刀击中了铅笔,剧烈的爆炸声一阵阵响起。

    爆炸产生的气流将飞舞的雪,地上积累的雪席卷而起,一地的尸体在爆炸声中碎裂成一片片,无数的血肉在空中四散开来,血染红了雪,天上的雪变成了红色,地上的雪也被洒落的血染成了红色。

    气浪掀翻了那些幸存下来的二三十名杀手,他们在空中飞舞,砰然倒地。

    他们吐着血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便看见北忘川正一步步向那把吞吐着十丈银芒的长刀走去。

    天地间豁然安静。

    这一瞬间寂灭无声!

    北忘川双手划过褡裢,无数飞刀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向他的背后飞去,其中有两片飞刀离开了轨迹,向角落里依然举着清除者却忘记了上膛的风妙儿飞去。

    范红羽呆呆的看着,双手依然捂在嘴上,却忽然吐出了两个字:“好帅!”

    北忘川背着楚楚行走在被刀气分开的这一条缝隙之中,他的视线没有去看头上正在落下的刀芒,他看着洪景天,死死的看着。

    他体内的两个丹田悠然的旋转,两个丹田里浓郁的真气在宽广的经脉中兴奋的奔涌流淌。

    “嘭嘭,嘭嘭。”

    他的心脏似乎受这鲜血淋漓的场面所吸引,也更加有力的搏动起来。

    于是,仿佛这天地之间都有一个澎湃的声音在响起。

    响于洪景天的耳边,也响于风妙儿的耳边。

    就在这一刹那间,凛冽刀芒豁然而至!

    北忘川依然看着洪景天,他飞出了一把飞刀,伸出了一只手。

    他的手上有三寸金色的光芒,就像一盏微弱烛火,在这风雪之中似乎很快就会熄灭。

    但它却没有熄灭,它非但没有熄灭,反而纹丝不动,然后暴涨三尺!

    就像一把金光闪闪的剑。

    浩然,正气,威严,不可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