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近山情怯
    楚东来带着妻子和二儿子楚霸直接驾驶着近地飞船比楚楚他们早了一些抵达红叶山庄,落在了红叶山庄后面的停机坪上。

    楚东来从第二军区回到伊甸园已经月余,他正忙着参加联邦国防部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竞选。

    妻子卓月是联邦科学院院士,主导联邦最尖端的第三代人形构装的设计研发。

    卓月出生于普通人家,以极其优越的成绩毕业于联邦第一科技大学,然后直接被联邦科学院招揽,从一名科研人员成长为科学院院士仅仅用了十年的时间,随后便启动了第三代人形构装项目,并成为这一绝密项目的最高领导人。

    说起来卓月既是楚楚的校友,也是楚楚的顶头上司。

    联邦第一科技大学是卓月的母校,科大的第一实验室拥有完善的设备,于是第三代人形构装微型动力系统研发的一部分就落在了楚楚的头上,并允许她就在科大第一实验室进行试验。

    楚东来夫妻有两个儿子,楚霸是老二,今年十八岁,就读于联邦陆军指挥大学,将在今年的七月毕业。

    楚东来一家三口来到了凉亭,凉亭就显得非常拥挤。

    于是楚老爷子便带着众人去了红叶山庄的慧楼。

    慧楼在小院子的东边,典型的古代中式四合院结构,主楼高三层,第三层是全玻璃,宽敞明亮,秋可赏红叶冬可赏雪,通常用于楚阀宴请接待。

    一家子很久未曾见面,自然免不得一番寒暄。

    “楚楚呢?跑哪里去了?”

    楚东来左看右看没有看见楚家的千金宝贝,便对弟妹萧玄月问道。

    “玩野了,她说十一点回来,这不快了。”萧玄月很是埋怨的说道。

    楚东来嘿嘿一笑,扭头看向坐在萧玄月旁边的赵星羽和祈云旗,他揉了揉赵星羽的脑袋,看着祈云旗笑道:“这小子好久不见,越发长得帅气了,嗯,和他爹越来越像,我说他爹怎么没来?我还想着和他好好喝两杯呢。”

    “他也想来啊,可抽不开身,我们走之前他还说等春节一定来拜访你们,到时候你们哥几个喝酒可悠着点。”

    “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楚成道也走了过来,“要说喝酒,你家那口子可就不行了,上次是什么时候?前年七月,我和他还有老李家的李老大三人,也是在这里,他可是醉了一天一夜。”

    “你还讲,回去之后足足三天没有醒过神来,也不知道你们究竟喝了多少。”

    萧玄月拉着祈红旗的手瞪了楚东来一眼,“人到中年了,喝酒还没个控制。”她转头便是一脸笑意,“红旗啊,我们都是看着星羽和楚楚长大了,这说来两人还从小一块玩到大,我是这么想的,看看你和你家老赵是什么态度,如果你们觉得合适……我们就把他们的事儿给定下来。你也知道我和老楚几乎没空回来,楚楚一天天大了,我很担心她万一有了别的想法,到时候就太好办,你觉得呢?”

    萧玄月这样一说,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就连楚狂和楚霸两个家伙都向这边看了过来。

    “婶婶这是……要给楚楚定亲了?”楚霸低声好奇的问道。

    楚狂点了点头,在楚霸的耳边嘀咕道:“我不喜欢赵星羽那家伙。”

    “为什么?”楚霸觉得赵星羽挺好的啊。

    “小白脸,不会喝酒,不会打架!”

    ……

    ……

    红叶山庄上萧玄月拉着赵星羽的手嘘寒问暖越看越喜欢,红叶山庄下楚楚开着车停在路边。

    “哎呀忘记了一件事情。”楚楚一声惊呼,吓了北忘川一跳。

    “啥事?”

    “时间太紧,没买礼物。”

    北忘川也傻眼了,这第一次登门去看丈母娘,两手空空,似乎不太说的过去啊。

    “要不我们回去买了再来?”

    楚楚想了想,“算了,改天再补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在楚楚看来,空着手就空着手呗,只要人好,礼物有什么要紧的?再说了,反正自己家里什么也不缺,礼物不过就是一个形式。

    何况这事儿北忘川是交给自己办的,只是自己真的忘记了,大不了回去给他们解释解释。

    楚楚打定主意,黑车沿着山路奔驰。

    “真没事?万一丈母娘对我有意见呢?”

    “是我嫁人,关他们什么事?”楚楚娇羞着又说道:“再说了,我想反正我娘是会为难你的……你怕不怕啊?”

    北忘川此刻心里还真的在打鼓。

    这是登门见家长啊,那些戏文里都说丈母娘难侍候,一个不对眼棒打鸳鸯这种事儿可是很多的。

    他当然希望楚家能够接受他,这样子至少楚楚不会背负什么压力,而且自己也会轻松很多。

    他很不喜欢那种不太和谐的家庭,和楚楚以后恐怕会经常回来的,如果每一次回来看见的都是一副臭脸色……这就让人很尴尬了。

    他是孤儿,他从未曾感受过家庭的那种和睦温暖。

    师父老头虽然很是照顾他,但那并不是家庭,他渴望的是家庭,在他的内心里,既然选择了楚楚,那么楚楚的父母也就是他的父母,楚楚的家人自然也是他的家人。

    他会为他们去努力,去付出一切,只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体会那种家的感觉。

    所以,他其实是很在意丈母娘和楚楚亲人们的看法的。

    所以,他说的如果实在不行就抢了楚楚私奔,这并不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说不怕吧,那是假的。不过你放心,我会努力去做到最好,为了我们的将来。”

    楚楚诧异的看着北忘川,北忘川此刻脸上的神色很认真,没有了嘻嘻哈哈的那种不羁表情,就好像突然之间变得很成熟,很稳重的样子。

    “别担心,如果他们真有意见,就按我说的那样去做,他们一定会答应你的。”

    楚楚说的自然就是北忘川能够治好她的病。

    她让北忘川以这一条件去要挟她的父母和爷爷,他们为了她能够活着,哪怕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也得接受。

    但北忘川并不想这么做,这样做就变了味道,变成了一种交易,虽然楚楚并不会这么认为。

    他喜欢楚楚,他当然希望他和楚楚能够得到亲人的祝福,这事儿似乎想得还太早了一点,但这正说明了他是当真的。

    北忘川点了点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微微有些发干的嘴唇,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管他的,和楚楚之间要修成正果还得几年的时间,我还就不相信这几年的时间都没有办法扭转你们的看法。

    师父说武道修炼一途就是水滴石穿的一个过程,北忘川下定决心将攻克丈母娘这一艰巨任务当成修炼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