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我叫北忘川
    “这家伙谁啊?楚楚自己选了个男朋友?这下有得乐了。”楚霸低声问道。

    楚狂回来的当天在未央宫听萧未央说过这事,他当然也觉得妹妹这么做很不靠谱,所以他也低声说道:“什么狗屁男朋友?现在的年轻人,穿得倒是像模像样,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此刻屋里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北忘川身上,无论是楚东来还是楚成道,或者是卓月和祈红旗,当然也包括赵星羽和楚狂楚霸兄弟俩。

    他们看向北忘川的眼神里尽皆透露出疑惑,然后便是惊讶,最后变得释然。

    那小子不过是楚楚在这个青春萌动的年龄所做出的一件极不成熟的选择罢了。

    没有人认为北忘川有资格踏入楚阀的门,因为作为联邦千年七大门阀之一的楚阀,门槛自然是极高的,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进来。

    萧玄月同样也看着北忘川,嗤的一声冷笑,两道眉毛一扬,“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请你出去,马上!”

    北忘川看着萧玄月的那一脸寒霜,笑道:“岳母,你别生气,我叫北忘川,主要是生气对你身体不好,我来这里是见见你们,你们以后也是我的家人了,大家认识认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一定会帮你们做到。”

    我擦,楚狂和楚霸对视一眼,心里一惊,这家伙一猛人啊,居然敢直接叫老娘岳母!

    这岳母是那么好叫的?

    初次登门两手空空也敢叫一声岳母?

    楚东来同样皱了皱眉头,这小子实在孟浪,完全不懂礼节啊!

    最郁闷的除了萧玄月就是赵星羽,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北忘川,我都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岳母你,你小子反倒来的干脆!

    萧玄月一听,乐了,她垂头想了想,又抬头来看着北忘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首先,我不是你的岳母,你还没资格那样叫我。其次,我们和你也不是一家人,甚至毫无关系。最后,我们没有兴趣和你认识,我现在需要你做的就是离开这里。”

    北忘川张了张嘴,舔了舔嘴唇,心里很紧张,他收敛了笑容,很认真的问道:“为什么?”

    在北忘川想来,他是真爱楚楚的。

    师父说真爱无价,那些狗屁的世俗眼光根本不需要去理会。

    他喜欢楚楚,他也希望楚楚的家人能够和他接触,然后慢慢的接受他。

    但现在显然丈母娘要将他扫地出门。

    “为什么?”萧玄月觉得自己心里的火山就要爆发,她的脸色一沉,“联邦千年,只有七大门阀永存,楚阀是七大门阀之一,你凭什么认为有资格踏入楚阀的门?虽然联邦宪法宣扬着联邦公民人人平等,但你认为可不可能真的平等?”

    “楚楚是我们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她拥有你根本无法想象的生活,她会站在你永远无法仰望的高度,可你呢?你就一穷酸少年,能够给楚楚什么样的未来?天真、幼稚、荒唐!”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就是形容像你这样的处于社会底层,想要通过攀附楚家,而异想天开的做梦一步登天的人!”

    “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蒙蔽了楚楚,我只想告诉你,你的圈子,和楚楚的圈子,是永远无法相交的两种概念,你应该在你的圈子里去找属于你的女朋友,你根本就不应该闯入楚楚的圈子里来,这个圈子,你根本不懂是怎样的存在。”

    楚楚两眼儿一瞪,嘴唇儿一抿,怒了!

    “你说什么呢?”

    楚楚就像一头护犊子的母老虎,她真的很生气,虽然她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场面,可她看着母亲目中无人挖苦嘲讽羞辱北忘川,她还是怒了。

    “我再次对你们……是你们所有人申明!”

    楚楚的视线扫过全场。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因为你们没有这个资格!”

    萧玄月眉头一皱,啪的一声拍着桌子豁然站了起来。

    “你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做的事情有多么愚蠢?我们还没资格了?你是我生下来的,如果我没资格谁还有资格?”

    楚楚瞪着她娘,哼的一声,“你根本就不懂,你把我生下来就能够干涉我一辈子?无论什么事情都要看你指手画脚?都要听从你的吩咐?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不是你的影子!我有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有我自己想要的爱情,和未来!”

    全场寂静,尽皆哑然,目瞪口呆,一个个看着发怒的楚楚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忘记。

    “爱情?你懂什么叫爱情?”萧玄月的脸色涨得通红,她咬牙切齿的又说道:“你现在所谓的爱情是飘在天上的云,你自己看上去很美丽,但是仅仅只需要一阵风吹过,它就散了。爱情的基础是共同的语言,是丰足的物质基础,是彼此处于相同的层面,是物质和精神的共鸣。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能够给予你什么?你这是瞎了眼睛!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冲动,最终只会留下几片苍白的叶子罢了!”

    楚楚的眼泪扑唰唰流了出来,她很委屈,娘根本不知道他的优点,娘也根本不理解她的心思,就连给他们解释的机会也没有。

    甚至在一刻,她忽然觉得娘很陌生,陌生的就像仅仅是擦肩而过的某个路人。

    她哽咽着正要反驳,北忘川扯了扯她的手,安慰道:“别生气,乖”

    北忘川转过身,轻轻的擦掉楚楚脸上的泪水,然后才转过身来看着萧玄月,想了想,很认真的说道:“我想,你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不过我还是要说几句,你真的不懂什么叫爱情。”

    楚狂忽然觉得自己就像在做梦一样,这一刻他觉得妹妹找的这个男朋友很不错,至少很有勇气,虽然他依然不看好。

    “其实你所说的物质基础,我想这个你不用担心什么,我一定是能够给楚楚的。”北忘川四处看了看这典雅别致的房间,又说道:“至少会比这里更好。另外,你或者你们,对我有看法其实我也能理解,但是请你们给我一点时间,你们会看到我所做的。楚楚没有瞎了眼睛,她相信我,因为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她才了解我,其实在这一点上,你是没有发言权的。当然你是楚楚的母亲,我未来的丈母娘,作为长辈,我依然尊敬你。”

    萧玄月双眼一眯,盯着北忘川,这人明显的不死心,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

    她冷冷的问道:“话谁都会说,我就问一句,你……凭什么?”

    北忘川咧嘴一笑,“凭我叫北忘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