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会武功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九章 一张黑卡的旅途
    北忘川此前在联邦银行第十二区分行交给了楼雪一张黑卡。

    这张发行于八百年前的第二代智能卡仅仅十二张,楼雪在北忘川离开之后就将这张卡亲自送去了联邦银行的总部,并亲手交给了总裁办公室第一助理。

    此刻这张黑卡就在赵阀的家主赵翰林手上。

    他正是因为这张黑卡,今天才没有去红叶山庄。

    他打开了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檀木长匣子,通过虹膜扫描,这个檀木匣子打开了,里面一溜儿整齐的放着十二张黑卡。

    十二张黑卡上面有隐约的十二生肖激光图案,他从匣子里取出了一张生肖龙的黑卡。

    两张黑卡放在一起,他非常认真的戴着放大镜仔细的比对,完全一模一样。

    他又将这两张黑卡放在了檀木匣子的盖子上,盖子上一串流光扫过,一张虚拟光屏立在了盖子上,一个声音响起:“确认,黑金龙卡,余额查询请按一,龙卡升级请按二,持卡人身份信息查询请按三,如需帮助,请按零。”

    赵翰林深吸了一口气,点在了光屏上。

    “持卡人身份查询,请稍等……名字北忘川,男,年龄十五周岁,来自地球,身份背景:无,专业特长:无,家庭成员:无,兴趣爱好:无……!”

    赵翰林一愣,无?怎么可能会无?

    女娲不可能搞错,但联邦每一个公民都不会平白无故的冒出来,他们的生平事迹会永远留在女娲的记忆库里。

    持卡人名字和助理说的能够对上,如此看来,那个叫北忘川的少年身份极其不简单。

    他思索片刻,联邦七大门阀当然没有这一号人物,那么,这个来自地球叫北忘川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来历?

    他怎么会拥有这张龙卡?

    他想起了父亲在世时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十二黑金卡很特殊,如果你以后有幸见到,千万千万千万记住,只能和持卡人交好,绝对不要有丝毫怠慢。

    他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难道联邦还有七大门阀需要去刻意结交的人?

    直到父亲去世的那一天,父亲再次提起:十二黑金卡很特殊,如果你以后有幸见到,千万千万千万记住,只能和持卡人交好,绝对不要有丝毫怠慢。

    父亲去世唯一的遗憾就是一生都没有见到过一次十二黑金卡中的一张。

    他几乎已经将父亲的这句再三强调的话忘记,却没有料到今天自己居然看见了一张。

    联邦七大门阀的家主没有一人拥有黑金卡,联邦政府高层同样如此。

    神秘的黑金卡不知道落在谁的手里,就连存在了千年的家族典籍中,都没有关于黑金卡拥有人的记录。

    赵翰林又一次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光屏。

    “余额查询中……请看查询详细信息。”

    光屏上闪过一行行的字和数字,赵翰林的眼睛在一瞬间猛的大睁,甚至倒吸了一口凉气。

    “股票代码000001,收益……”

    “股票代码000002,收益……”

    “……”

    “盛唐基金收益……”

    “星际投资收益……”

    “……”

    “原始本金……”

    “累计财富……”

    赵翰林被那一串一串的零惊得目瞪口呆。

    他是联邦中央银行的实际控制者,就连联邦货币的发行也是由他主导董事会来决定,钱在他的手上就是数字,但他依然被这些数字吓住了。

    更离谱的是七大股票,无一不是最原始的股票,还都是七大门阀最核心的股票。

    这里面没有显示投入了多少,只有结余。

    而最终的那个累计财富数字,是一万八千六百七十二亿联邦币!

    这是什么概念?

    这是赵阀经历千年累计财富的一半,如果单单算现金,赵阀甚至还没有一万个亿!

    而这个财富是如滚雪球一般的在不停增长,只要那些股票或者投资基金在赢利,它里面的数字就会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某一天,就连联邦银行都无法支付。

    短短的这十来分钟的时间,光屏上的数字又增加了一百二十万!

    如果按照个人财富而言,那个叫北忘川的少年,就是联邦首富!

    他沉思了很久,才又一次点击了光屏。

    “龙卡升级开始,最新支付系统写入中……写入完成。”

    赵翰林小心翼翼的收起这张卡,将比对的那张卡放入了匣子,锁入了保险柜,走了出去。

    他要去联邦银行第十二区分行,他想见见那个叫北忘川的少年。

    ……

    ……

    北忘川和楚楚搭乘了一辆出租车,正往樱花路而去,他手上的光屏亮了起来。

    “北先生您好,我是联邦银行第十二区分行的行长楼雪,您的那张黑卡已经升级,您现在方便过来一下吗?或者……我们去找您?”

    北忘川想了想,反正顺路,就直接去拿了。

    “我大概十分钟到,你就在银行等我。”

    他挂断电话,楚楚并没有问是谁,她的心情很低落,她十四年来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打击,她很茫然,甚至对未来感到恐惧。

    北忘川拍了拍楚楚的手背,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楚楚。

    不过他觉得这事儿很快就会过去,爹娘总是疼爱自己的孩子的,他们会原谅她,她也会原谅他们。

    这种事儿就像小荒村黄瘸子修理他儿子一样,他那儿子一打就跑,过个一两天没有回来,黄瘸子就会一瘸一拐的到处去寻找,然后他那儿子就会出现,爷俩又屁事没有的回家喝上两杯。

    这是亲情,北忘川没有体会过,但他从别人的身上见识过,所以他觉得楚楚并不会例外。

    很快,出租车在第十二分行的门口停下,北忘川付了钱,和楚楚一起向银行走去。

    这时候楚楚才疑惑的问道:“来这里干嘛?”

    “我走的时候师父给了我一张卡,据说是八百年前的,现在的机器无法读取,我就让银行帮我升级一下,看看师父究竟给了我多少钱。”

    “哦。”楚楚没有再问。

    楼雪就站在门口,她非常热情的迎接着他们,然后带着两人向二楼的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