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网游领主之三国诸侯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将策令和举贤书
    “你说的是真的?”

    “哼,爱信不信!”

    “信,我终于明白好几次我身上有很明显的伤痕,为什么我妈都视而不见了!原来你们的早就勾结在了一起!”

    韩墨恍然大悟。

    “本来你的美少女师父,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鉴于你的表现,只能先保留了。”

    凛月故意叹息一声。

    “厄。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都长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是没改变这种吊人胃口的的傲娇习惯。”韩墨吃瘪。

    “我乐意,你管不着。”看着韩墨吃瘪,凛月心情很好,“把东西给我拿出来吧!”

    凛月说的东西自然就是,韩墨从孤阳和十三众那里抢到的将策令。凛月之前就跟孤阳保证过能从韩墨手里把东西拿回去。

    “这可是我拿命换回来的!”韩墨一边从背包里拿把将策令拿出来,一边说道,“你总得让我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韩墨准备将策令交给凛月,谁让凛月是韩墨的师父呢,古人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是区区一个将策令,知道了凛月的身份之后,韩墨完全没有想过要留下它,让凛月在十三众面前失言。

    “你那里来的这么多的废话,快点给我!”

    韩墨不动,拿在手里先查看一番。

    将策令(青铜级)

    使用次数:0/1

    说明: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使用将策令可以帮助诸侯王探测到一郡之地的某个英雄之心。

    英雄能否相吸?成为英雄知己!就有一定的可能得到英雄的帮助。

    “这个可是好东西啊!不过你们是从哪里知道陆启身上有这个东西?又是怎么确定能从陆启身上把它爆出来的?”韩墨一把将令牌扔给凛月。

    凛月接过令牌,没有马上回答韩墨。

    “将策令?果然是个好东西!”

    “你干什么?”

    凛月一把将策令重新扔给韩墨,韩墨没有准备,被击中脑袋,然后落地。韩墨吃痛。

    凛月还不是红色状态,一道系统提示出现在韩墨意识中,提示韩墨凛月已经被列为“预”冲突状态名单。看来系统很严密,看出了凛月并没有恶意,只是给了凛月一个“预”冲突状态。

    “笨!这都接不住。”

    凛月毫不客气地嘲讽韩墨。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啊!”

    韩墨不理解凛月的意思。不过韩墨是看出来了,现在的凛月比之前沉着了很多,让韩墨有些捉急。

    凛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东西,又是扔给韩墨。韩墨没有准备,再次被砸中脑袋,而且是同一个位置。

    凛月之心,路人皆知。

    就是要戏耍韩墨!

    韩墨揉揉头,很委屈!连落地的东西干脆也懒得捡。其实韩墨就是故意不捡,想借此来要挟一下凛月。

    “你就不想知道这件事的起因结果?你捡起来看看就知道!今天我心情很好,还可以给你解释解释!”

    凛月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恶趣味的笑意。

    “女恶魔,也不知道谁敢娶你!”一边捡起东西,一边嘀咕,但是声音却不小,就是要故意让凛月听到。

    凛月扔给韩墨的是一个小本本,韩墨查看一番。

    举贤书(伪-青铜级)

    说明:

    大汉天子为举贤选能,特诏令天下豪杰从仕。常侍张让建议令各州郡县长官集民间豪杰之名于举贤书。

    然世家大族欲使自家集团强大,贿赂张让造伪举贤书,欲集天下豪杰于门庭之中。

    效果:书己名于其中,可获得世家大族的青睐。

    所属:江东陆逊集团

    韩墨马上就想到了一个问题,陆家在江东,棉乡在荆州零陵郡!

    这么说,江东陆家早早就将自己的势力延伸到了荆州!陆家早就在等待天下大乱之后,意图夺荆州!

    三国时期,六十多岁的关羽失荆州,很有可能不仅仅是因为关羽大意,恐怕跟陆家在荆州的布局有很大关系!

    当年吕蒙在江东跟关羽对峙,装病。陆逊见时机成熟,探望吕蒙,并且向跟吕蒙说了一句话:“予有一计,令沿江守吏不能举火,荆州之兵束手归降。”

    陆逊胸有成竹,跟江东陆家早早就在荆州有眼线和家族势力是脱不开关系的。

    “陆逊,陆启?难道陆启是江东陆家的势力?”

    “怎么,你也想到了?”

    “嗯嗯。”韩墨严肃地回答,然后点点头。韩墨从小就很喜欢关公,为关公感到悲伤。要是可以把关羽收入帐下的话就好了,韩墨绝对不会让关公再丢荆州,更不会让关公受到败走麦城的耻辱,韩墨yy。

    “你要把这个送给我?”

    韩墨回过神来,欣喜地看着凛月。伪举贤书可是好东西,要是跟陆家大族搭上关系,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蒸蒸日上啊!

    还是美少女师父好啊,面冷心热,关爱徒弟。韩墨为之前对凛月的不尊重感到羞愧。韩墨笑意满满。

    “白日做梦。美少女师父只是想告诉你,你那个破将策令,我没有一点兴趣。这个举贤书就是我们这次的目标!所以那个将策令,你就自己留着吧。”

    凛月停顿一下,丝毫没有理会韩墨伤心乞求的眼神,继续说道:

    “现在我就跟你说说我所在的青铜门。

    青铜门在现实里是黑白通吃的一个势力,里面的水很深。即使是我已经做到而来青铜门长老的位置,也才堪堪了解到青铜门的一角。

    青铜门在游戏里面的实力不比最近很活跃的民间调查团弱。而且青铜门现在只有十分之一的精英进入了游戏中。

    据我所知,像我跟孤阳这样的临时搭档在游戏里就有八十九支。还有十支由跟孤阳一样的开山大弟子和跟我一样的长老组成,掌握在青铜门元老和掌门的手中。一共九九之数!九十九支!

    而且每一支又有是个十三人小队,你今天所见到的,不过是我手下其中一个十三人小队,在燕阳县附近,就还有九支。他们并不是听令于我,而是由我带领他们在游戏里建立势力。

    所以既然我说过要将东西带回去,这本举贤书我一定要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