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章:让给我如何?
    <!--go-->

    罔恨点了点头,然后冲着苏泽一挥手。

    “还不快给紫衣仙子看茶。”

    苏泽嘴角一抽。

    她原本是呆愣愣的站在大殿的正中央,三人的目光虽然时不时的会从她的身上瞟过,可因为她此刻顶着一头被罔恨揉乱了的秀发,对她的注意力到没过多的集中,特别是紫衣,甚至连眼神的余光都不曾落到她的身上。

    可随着罔恨那么一挥手,顿时,余下二人的目光全都朝着苏泽聚集了过来。

    白逸的还好,可那紫衣的目光多少让苏泽有些不自在的缩了缩脖子。

    苏泽的脚步慢腾腾的朝着紫衣挪过去,惹得紫衣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罔恨师兄,这丫头是你从哪里找来的奴婢?怎么也不打理一下,就带出来了?”

    “咦?”罔恨却是无视了紫衣的问题,反而笑了一下,顺着紫衣的话头问道,“紫衣仙子是打算拜入我鸿蒙门下么?”

    “自然。”紫衣骄傲的点了一下头,“我本是天帝九女之一,自然是有资格拜入鸿蒙之下的。”

    苏泽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巴。

    这女人也真是,拜个师有什么好骄傲的。

    “那做师兄的,就先在这里恭喜小师妹了。”罔恨说完,眼神瞟了一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白逸,“就是不知紫衣师妹可是拥有上品特等资质?”

    这里的先天资质可很是讲究。

    就只是下品的资质就分为一到九等。

    中品自然也是一到九等。

    就只有这上品,拥有一个特等资质,用以区分那些天才之中的天才。

    拥有特等资质的修仙者,可以说是达到了耳聪目慧,过目不忘,悟性超群的地步。此类人若不是遇上了什么天灾半路夭折,修炼到大道天成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而能够通过正常渠道拜入那鸿蒙师门之下的,自然也非此等异人不可。

    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人,是通过特殊渠道

    看着紫衣有些微红的脸颊,罔恨的嘴角挑起一丝不明的笑意。

    过了半天,那紫衣才呐呐的说道。

    “要说这先天资质达到上品特等,小女却是不曾拥有,可我资质好歹也是达到了上品,与那上品特等资质也只是差了那么一两分罢了。”此话说完,紫衣对上罔恨的目光嫣然一笑,顿时犹如百花迟盛,春风拂面,“不过,虽做不了鸿蒙门下的精英弟子,能够入门,到也是我紫衣的幸事。”

    罔恨微笑的点了一下头。手指捏着茶杯微转,眸子却是沉了下来。心道这紫衣果然是一个能够沉得住气的主,就是不知这天帝为何要派自己的女儿拜入鸿蒙门下?

    白逸师兄难道无所察觉么?

    苏泽给那紫衣倒了茶,立马乖巧的站在一旁,眼神却像是粘在紫衣身上了怎么都无法挪开。

    她刚刚在倒茶的时候,目光好巧不巧的刚好扫过了那紫衣的脖子,竟发现紫衣的脖子后面竟长满了细小的七彩羽毛,顿时恶心的嘴角一抽,恨不得有一种上手帮她全拔了的冲动。

    这人到底是得了什么怪疾,才会在脖子后面长满了羽毛?

    还是说,这看起来俏生生的美人,并不是人类?!

    这么一想,苏泽的心里反而释然了,反正眼前已经有一个雄妖孽了,再多一个雌的也没什么,就是不知道在那个白逸是不是人类。

    罔恨见苏泽竟站在了紫衣的背后,眉头一挑,冲她招了招手让她过来。

    苏泽抬头看了一眼罔恨,继续低着头站在原地不动。

    “哼。”罔恨轻哼一声,可随后竟然笑着说道,“要说这带人入门,我到是也想等学府归期一到,也带去一个门人。就是不知道,那人有没有修仙的资质。”

    “哦?”白逸闻言轻咦了一声,笑着说道,“不知贤弟要带的人是谁?”

    “就她。”罔恨伸手一指苏泽,然后单手撑着自己的脑袋,懒洋洋的说道,“白师兄,你看此人资质如何?”

    “咦?”白逸眉头一皱,“凡人?”

    “是凡人。”

    得到罔恨的肯定,白逸的目光开始上上下下打量着苏泽,弄的苏泽有种被扒光了的感觉,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步子不自觉的后退了好几步。

    哪有人会将奴隶带进师门的?

    她并不知道罔恨存的是什么心思,只是觉得此事蹊跷。

    许久之后,白逸轻轻摇了摇头。

    “贤弟,此人并无修炼资质。若带去学府,怕是”白逸的话并没有说下去,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是么?”罔恨低垂了眼睑,“劳烦师兄再好好看看。”

    又是许久之后,白逸仍然是摇了摇头。

    “如若没有奇遇,不打碎凡骨重塑金身,此人怕是穷其一生都无法入道。”

    罔恨闻言,嘴角一挑,竟是笑了。低垂下来的眼眸之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狠毒。

    “既然如此,那此人不如就从我这幽王府丢下去,任其自生自灭好了。”

    苏泽一惊,一身冷汗已经被罔恨的一句话给吓了出来。

    手脚都开始有些不自然的哆嗦了起来。

    虽然她不知道罔恨所说的“丢下去”到底是从多高的位置丢下去,可也明白此间并非现世,而是不知道窝在宇宙之中哪旮旯的灵界!甚至有可能和地球都不存在与一个时空!

    她无法想像自己在这灵界之中自生自灭是个什么情形,恐怕第二天,她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

    怎么办?

    为啥没有修仙资质会被当成垃圾一样的丢掉?苏泽表示自己好方。

    要不要试着求求饶先?

    也就在苏泽举棋不定的时候,白逸张口喊道。

    “且慢。”

    听到白逸的喊声,罔恨调笑的说道。

    “怎么?难道白师兄看上我这小奴隶了?”

    “贤弟,修道之人应拥有怜悯天下苍生之心,万万不可犯了杀戒。”白逸皱着眉头劝道。

    “哎呀呀,我可是忘了这一点呢。”罔恨猛地拍了一下额头,“你看我,幽王做惯了,倒是忘了还有杀戒这一说。可是,身边留着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可有损我幽王的身份呐。”

    “我给你端茶递水。”苏泽连忙喊道。

    “本王不缺。”

    “给你洗衣做饭!”

    “本王不缺。”

    “卧槽你个不讲信誉的!你不是说是要把我抓来当奴隶的么?怎么一转眼又反悔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这出尔反尔的小人,还幽王?我去你大爷的!”苏泽气愤的张口就骂,反正这丫若当真把她给丢下去,她这条小命也就玩完了,还不如乘机过过嘴瘾,说不定还能拥有一线生机呢?

    “呵呵,本王有说,本王是君子么?”

    “”苏泽闻言一脸菜色,她完全想不通罔恨的逻辑了,这丫难道说费那么大劲把她给弄来灵界,是用来丢着玩的?

    扯淡呢?

    “贤弟。”白逸突然伸手按住了罔恨的手腕,眼睛之中露着真诚,“我看这小奴隶心灵手巧,倒也有些用处,不如你把她转让给我如何?”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