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五章:保不齐就要......
    <!--go-->

    qu

    冰冷的黑眸斜视,似乎在盯着紫衣那快要挤出来的胸部,又似乎在盯着紫衣的眼睛。紫衣的动作一僵,知道自己的动作肯定是已经惹怒了白逸。她知道,哪怕自己的身份是天帝之女,也惹不起眼前的这位“白师兄”!可是现在,她是放手不是,不放手也不是。一时之间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站在白逸身后的苏泽明显没感受到二人之间那微妙的气氛,看着紫衣那挽着白逸的手,又看着白逸像是“深情款款”的与紫衣对视,她就感觉像是眼睛之中揉了沙子,难受得紧。

    虽然知道这二人能够一同前来罔恨的府上,定然关系非凡,可这样公然的秀恩爱,也太不把单身汪当动物了吧?!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苏泽赌气般的伸一根手指轻轻勾着白逸的另一只袖口,又微微晃了晃,似乎想要用这种小动作,来显示出自己的不满。

    白逸微微一笑,瞬间收回了自己冰冷的目光,当他转头看向苏泽的时候,嘴边已带了一丝温和的笑意,大手一翻,苏泽的小手已经被他握在手中,白逸轻声说道。

    “距离出发的时日尚有三日,我们就暂且在罔恨贤弟这里住下。跟为师去听风阁,那里是罔恨贤弟特意为我准备的落脚之处。”

    “好——啊啊啊啊!”

    苏泽的一个“好”字没说完,白逸拉着她的小手就冲天飞起,惊起后面一连串的“啊”。

    而看着他们腾空而起的紫衣,却是气的在原地跺了跺脚。

    苍天哟,苏泽终于知道,原来她第一次飞向天空,不是坐在安全可靠不透风的飞机里,而是被自个师父牵着一只小手给拉起来的。

    虽然她能明显的感受到白逸对她的照顾,可是双脚悬空的感觉并不好受,感觉小心脏都已经窜到了嗓子眼。好在白逸的飞行速度很快,几乎是眨眼之间便来到了听风阁之前。

    当白逸把她放下来的时候,苏泽双脚一软,差点跪倒在地,好在白逸及时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让她出糗。

    “师师父”苏泽嘴唇颤抖,可怜巴巴的望着白逸,“麻烦下次飞之前能不能提前说声?”

    “你体质怎么那么弱。”白逸的眉头微皱。

    “喂,这好像跟体质没什么关系吧师父?”苏泽撇嘴。

    “那就是胆小?”

    “”

    得,在您眼中您徒弟就是一个体质盈弱胆小如鼠的人。

    看着白逸似乎有些气恼,苏泽连忙接口说道。

    “我是凡人啊师父。”

    “为师知道。”

    “那你就应该为我这具凡胎承担责任啊!”

    “”白逸沉默了,以为苏泽是想要重塑金身,他背手领着苏泽进入了听风阁才说道,“你可知打碎凡骨重塑金身可有多难?”

    苏泽连忙摇了摇头。

    “打碎凡骨,需将一百零八根银针打入人体,在用灵力将你浑身骨骼震碎。在这个过程之中,还不能损坏你的经脉,不说其操作难度,单单就只是一个断骨之痛,怕是你就撑不下去。就更别说之后的重塑仙骨金身了。”

    “就没止痛药麻醉药什么的给吃点么?”苏泽的嘴角抽了抽。

    “须知世间苦难便是磨练,若是连小小疼痛都忍不得,又何能修仙?”

    “”苏泽先是一愣,随后嘿嘿一笑,“师父,我可是你亲手收下来的。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求修仙,只求能够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怎么样?咱们大名鼎鼎的白逸师父,保护我这么一个羸弱女子,应该不难吧?”

    白逸默然了,他原本收下苏泽的本意便是如此,可如今听她亲口挑明,心里反而有些许说不清的情绪。

    看着苏泽笑得灿烂,他反而叹了一口气。

    “这里有些灵果,果腹之后,随便挑拣房间休息去吧。”

    白逸一挥手,一旁的桌子上便凭空落下数枚红丹丹的果实,垂然欲滴,诱的人食指大动。

    留下灵果的白逸一闪身消失不见,苏泽先是试探性的喊了几声,见没人搭理她,便自顾自的拿气那灵果吃了起来。

    不知名的果实入口即化,生津可口,不知不觉便被苏泽消灭的一干二净。

    拍了拍没什么动静的肚子,苏泽依言随便挑了一间屋子走了进去。

    听风阁内的设施完善,随意的一间卧室,都是六腑齐全。甚至,苏泽挑的这间卧室内,还有一个小型温泉。

    美美的洗了个澡,换上了房内的罗幔轻纱裙,看着镜子内仿若换了一个人的自己,苏泽咧嘴一笑。

    没想到,这灵界的服饰,倒还挺适合她的。

    感到困意袭来,苏泽才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倒头就睡。

    这一觉,苏泽睡的意外的香甜,不知过了多久,苏泽感到鼻尖有些痒意,伸手抓了抓,却不想一下子拍到了一个实物之上。

    手下的感觉让苏泽的眉头皱了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却看见罔恨眼色不善的盯着自己,而自己的手掌,竟然是在他的脸上?!

    苏泽一头冷汗,灿灿一笑,尴尬的收回手。

    “那个,对不起啊。”可随后,苏泽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大喊道,“喂!这是我的卧室吧?!你进来干什么!”

    “啧。”罔恨此时正整个压在苏泽的身上,很不友好的又将她的双臂压向了头顶,“小奴隶可真是不乖,这才过了没有一天,就忘记自己的主人是谁了?”

    “滚!”苏泽只是象征性的挣了几下,就躺在那里放弃治疗了,她知道,以她现在的小身板,根本不可能逃脱罔恨的魔掌,“你不是将我交换给师父了么?我怎么滴就又成你奴隶了?”

    “呵呵。”罔恨改为单手压着苏泽的双臂,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察觉到她的不悦,他缓缓说道,“傻阿泽,你只能是我的啊。”

    “”听着罔恨那驻定的语气,苏泽的嘴角猛地一抽。

    她怎么感觉这丫的又变成了一只欲求不满的妖孽了?

    这么暧昧的气氛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呢?师父在哪?

    快来救救您可爱的徒儿挖,再不来您徒儿保不齐就湿身啦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