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七章:揍他!
    <!--go-->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苏泽感觉心理好受了一些之后,才愤愤的擦了一下眼泪,出了房门。

    她要去找白逸。

    没错,她绝对不会承认,她是想找白逸告状!

    抬脚踏出听风阁,苏泽只觉得身体莫名一顿,像是穿过了一层轻纱一样,眼前的景色顿时就变了一个样。

    此界所有的景物竟都是银白之色,天空之中飘着莹光,随着流风微转,轻盈的填充在天地之间。

    “一夜风雪兮,踏星辰。一步一莲兮,渡仙缘。幽幽风来兮,弄轻纱。红尘一笑兮,了尘缘。”清冷的男音,唱着不知名的曲调。那声音娓娓动听,宛转悠扬,苏泽细闻之下,竟是痴了,“红尘一笑兮,了尘缘红尘一笑兮,了尘缘。”

    目光闻着歌声追去,才发现白逸的身影正在空中漫步,每踏出一个步子,他的脚下便生出一朵金色莲花,似乎带动了空间的涟漪,惹得空中荧光四处乱窜。

    长剑飞舞,剑尖轻点。

    他竟然在歌唱之时,还在练剑。剑光每过一处,便在那处留下一个银色身影和一朵金色莲花,随后,所有的动作又归于一处,随着歌声落下,所有的幻影与之重合!光芒四射之下,白逸背剑而立。

    “你来了。”白逸转头一笑,与苏泽四目相对。

    苏泽一惊,目光在这一刻钉在了白逸的脸上。乌黑的长发拂过白逸的脸颊,长身玉立,眉目疏郎,明明还是之前见过的那张脸,可此刻却仿若世间所有的光线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天地之间,只此一人。

    “发什么呆?”白逸脚步轻渡,踏着莲花来到了苏泽的面前,看着苏泽眼边的已经干了的泪痕,他温和的伸出手指,“哭了?”

    当白逸的手指触到她的脸颊的时候,苏泽才像是触电了一般跳了开来。

    “师师父,你你好漂亮!”一向精明的苏泽,竟然口吃了。

    “”白逸动作一顿,反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无奈的伸出一根手指,点上还在犯着花痴的苏泽的眉心。

    苏泽只觉得眉间一烫,再看白逸时,他那身上无与伦比的气质已经消失不见。

    “咦?!”惊叹了一声之后,苏泽连忙问道,“师父,刚刚发生了什么?”

    苏泽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安抚了一下为之前的师父还在急速跳动的心脏。可就算是这样,再看白逸的时候,他身上那种给人很普通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风采高雅的大气。

    “如果非要解释的话,那就是魅惑术。”提起这个话题,白逸看起来也很无语的样子。

    “魅惑术?”苏泽一呆,下意识的说道,“狐狸精?”

    “啪——”

    苏泽无情的挨了一个脑瓜蹦。

    “对不起师父我错了!”

    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苏泽童靴赶紧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委屈的揉着自己被自个师父敲疼了的脑袋瓜。

    “你师父是仙人,不是妖精。”

    “人类?”

    “嗯。”

    眼泪巴巴的苏泽赶紧抱住了白逸的一只胳膊,怪不得她老觉得自个师父看起来比较亲切,原来是同类啊!

    “可是师父,你怎么会魅惑术的?”

    “天生的。”白逸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胳膊从苏泽的怀里抽了出来,将手里的佩剑收回,“刚刚发生了什么?”

    “什么?”

    “为什么哭。”

    苏泽的嘴巴瘪了一下,连忙做出了对罔恨的控诉。俱声泪下的,将罔恨对她所做的一切,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就差没自个扒开衣服,让师父看她锁骨上的那朵梅花了。

    白逸斜眼,直看的苏泽连忙低下了头。

    这不能怪她,实在是白逸的眼睛之中,右眼写了个白,左眼写了个痴,再加上他脸上冷淡的表情,就算是站着不动,苏泽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满满的鄙视和不爽。

    “揍他。”

    “啥?”苏泽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如果下次他在这样对你,若是你不愿,便用你最大的劲,给我往死里揍。若是你愿,就算你们之间行了那事,也跟我没多大的关系。”

    白逸不带感情的说完这段话,然后一挥手,世间银色的光彩顿时尽数褪去,逐渐露出幽王府内的仙境。

    “揍他,当然没问题啊。”苏泽无奈的说道,“关键是师父,就算是我使出最大的劲,貌似连他的一根头发丝也扯不下来吧?”

    “我给你的铃铛呢?”

    “在这里。”苏泽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那铃铛被她用一根红绳系在了手腕上。

    “嗯,下次记得别忘记用了。”

    “咋用?”

    “摇。”白逸转身朝着听风阁走去。

    “”苏泽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连忙紧赶了几步,跟上白逸。

    当时她接手这个铃铛的时候,虽然也料到了它的不凡,却没想到它的威力竟然大到可以制住罔恨,所以并没做过多的研究。

    可是想来白逸贵为仙人,出品应该必属精品,怎么会随手递给她一件凡物?

    这铃铛一定是一件威力不凡的法器!

    想到这里,苏泽的口水都差点留下来了,看着手腕上那小巧的铃铛,口水都差点留下来。

    幽王小样,下次再欺负她,她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白逸进入听风轩,率先坐了下来,苏泽原本是想坐在他的旁边,却被他的眼神一瞪,又给退了回来。

    “跪下。”

    “师父?”

    “行礼。”

    苏泽知道,这是必走的一个过程,连忙跪了下来,冲着白逸就是三个响头。

    “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嗯。”

    白逸盯着苏泽,没有叫苏泽起身,苏泽便跪着不敢动。不知道为什么,苏泽总觉得暴露了自己拥有魅惑术的师父,比之前在那大殿之上的师父要冷了很多。

    白逸的目光总让她觉得背上寒毛炸起,浑身的不自在。

    “师父,是不是小的做错了什么?”

    苏泽小心翼翼的张口问道。

    “没。”

    目光依旧。

    “那那我可以起来了不?”

    “嗯。”

    “”

    突然觉得师父好可怕!

    就连之前得知那铃铛不是凡物的心情,也给冲淡了不少。战战赫赫的起身,苏泽开始偷偷摸摸的向后移动自己的步子。

    远一点再远一点

    “你之前不是说,只是想让我保你一世无忧的么?”白逸垂眸,收回了自己审视的目光。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