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鹿云雾道人
    <!--go-->

    苏泽此刻坐在房顶上,心情凌乱的要死。

    好像,这个妖魔并不是反派?那为啥罔恨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她连雁荡塔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找?

    可当她想起那狐狸样的妖魔,渴望中蕴含着哀求的眼神,她的心底就忍不住一揪。她隐隐觉得,自己必须去跑这么一趟,才能安抚心底的不安。

    重新封印妖魔的白逸,伸手扶起躺在地上的罔恨,喂给他了一颗仙丹。看着他浑身是血的模样,白逸不禁哑然。

    看来,自个这个贤弟,对自个徒弟的感情,到不像是假的。

    可是,他总觉得苏泽有些不一般

    她那面对无法修仙入道的风淡云清,她那催动铃铛的异变,和那能够吞噬所有灵力的经脉,都让他觉得她不一般。

    甚至,他有一种将她研究彻透的冲动。

    白逸收敛心神,问道。

    “贤弟,你觉得如何了?”

    “好多了,多谢白师兄。”罔恨轻笑,“封妖印可还好?”

    “你我之间不必客气。”白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来也奇怪,那封妖印并没有破损。可不知道为什么,其中封印的九尾幽冥竟不惜代价的将自己的元神给送了出来。不然,贤弟你刚刚恐怕会被那妖魔一巴掌给拍死。”

    “”

    白逸在说这段话的时候,那平平淡淡的表情,让罔恨的额头上忍不住挂上了一排的黑线。

    罔恨压下心底的郁闷,轻声嘀咕了一句。

    “当真羡慕白师兄你能够催动那封妖印。”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白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能够催动封妖印就证明自己的身上,被压下了一份责任。天下妖魔何其之多,我能够看守到得也就九尾幽冥这么一只,还天天得留意这妖魔会不会破封而出,烦都烦死了。”

    就在罔恨准备接话的时候,天空上突然传来一声低喝。

    “妖魔你在哪?!给我滚出来!伤我徒儿了就逃了么?你别以为你跑得快我就找不到你!快给我滚出来。”

    “”

    “”

    罔恨和白逸对望了一眼。他们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一句话。

    师尊来了。

    这一声低喝惹的房顶上苏泽一愣。

    看着那脚踏祥云,面目祥和,却装成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的老人,苏泽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嘴角还忍不住抽了抽。

    难道这就是师父的师父?这家伙脸上那恼羞成怒的表情做的也太过了吧?

    让人一看就很有喜感嘛!

    苏泽到没看见紫衣,看来要么是被甩到了后头,要么就被留在了鸿蒙师门之内。

    “嗯?”就在这愣神之间,云雾道人看见了坐在房顶上的苏泽,突然就从祥云之上俯冲了下来,用自己手里的拂尘指着苏泽的鼻子,“你就是你!你是妖魔对不对!说!你把我徒儿怎么样了?!”

    沃特法克?!

    苏泽无语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然后又伸手指了指罔恨和白逸两个人,申辩道。

    “我?把他们俩?怎么样了?喂!拜托你看清楚!我就一凡人,我能把他们俩怎么样啊!”

    “哼!”谁知云雾道人一声冷哼,将自己的拂尘一甩,搭在胳膊上,老神在在的说道,“你骗不了我的眼睛,你这个妖魔,就算化成凡人,我也认识你!”

    “喂!”苏泽实在是受不了了,冲白逸和罔恨喊道,“你们谁上来把这疯老头给拉走?”

    疯老头?!

    白逸和罔恨的嘴角同时抽了抽。

    好吧,他们其实早在看见云雾道人第一眼的时候,就确定了今天的师尊就是“疯癫道人”的形象。云雾道人身为得了正道的仙人,拥有七十二法相和三十六种不同的性格。每天都会以不同的性格和法相示人。

    很明显,今天云雾道人的性格是“疯癫道人”,而法相么

    罔恨和白逸的目光同时望向了自个师尊的身后,那里,有一条白色的尾巴正在欢快的摇啊摇。

    好吧,法相是一只鹿。

    这种法相和性格的云雾道人最难伺候,跳脱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往往让很多弟子都退避三舍。

    所以,俩师兄弟在看见云雾道人第一眼的时候,并没有上前问安,实在是,有苦难言啊

    可苏泽的话却刚好将云雾道人的眼神给引到了这二人的身上,云雾道人一见白逸和罔恨,立马也不追究苏泽了,又是一个俯冲来到了这二人的面前。

    “啪啪”两下,提着拂尘一人脑袋打了一下。然后一哼。

    “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利落了啊,在为师不在的时候,竟然敢动那封妖印?没死吧?没死就好!幸亏没死!省的我这个老头子还要为你俩伤心。”

    脑袋上挨了一人挨了一下,可白逸和罔恨却乖乖的作了一揖,他们从云雾道人的语气之中听出了关心,连忙同时低头道。

    “师父。”

    他在得知封妖印松动的消息之后,就火急火燎赶了过来,甚至身为天帝之女的九天玄凤,都没能跟上他的速度。可来到此地,除了面前的这两个臭小子,就只看见一个被封了灵力的修罗,一个毫无修为的却怪异的凡人,和几个幽王的守卫外,哪来的妖魔的影子?

    可像这等大事,自己的徒儿想来也不会和他开玩笑闹着玩,于是一背手。

    “说,那妖魔呢?”

    “妖魔已经被弟子重新封印了。”白逸回道。

    “你能封印?才怪!”

    “啪”的又是一下,打的白逸嘴巴一撇。

    “你别不乐意!”云雾道人沉声喝道,“给我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噗”一直在房顶上看着的苏泽终于忍不住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疯癫的云雾道人摇着尾巴,训自个那如谪仙般的师父的时候,总有一种莫名的喜感,“哈哈”笑了几声之后,苏泽见云雾道人不善的眼神望着她,这才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臭丫头!给我下来!”云雾道人一挥手,窝在房顶的苏泽就被他给拘了下来,“啪唧”一声丢在了地上,“笑什么笑!”

    “没,我没笑!”苏泽连忙摇了摇头,头摆的就像拨浪鼓。

    “哼,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等我训完这俩小兔崽子,在来收拾你!”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