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幽王看起来恨滥情的样子
    <!--go-->

    苏泽只觉得心脏一缩,好冷

    罔恨的话让她觉得仿若置身于冰天雪地。

    原来,她对于他来说,真的仅仅只是好玩而已,呵呵。

    这时,白逸已经走到了二人的身边,张嘴说道。

    “贤弟,师尊找你。”

    “我知道了。”罔恨嘴里应着,眼神却在苏泽的身上停留了数秒之后才转身离开,走进了船舱之内。

    苏泽听到了白逸的声音,转过头笑道。

    “师父。”

    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一种苦涩的味道。

    白逸见苏泽一脸不自然的笑容,愣了一下,问道。

    “不开心么?”

    “也没。”苏泽撇了一下嘴,幽王把她当成什么,难道跟她真的有特别大的关系?只要她心里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就好,他与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而已。想通了这一点,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罢了。”

    “没关系,慢慢适应就好。”白逸说完这句话,从怀里掏出了一件轻纱,然后轻轻的披在了苏泽的肩膀之上。

    “这是?”苏泽看着身上的那件轻纱,之前白逸披在她身上的仙袍,苏泽早就归还给他了,身上穿的那件,还是幽王府内的罗曼轻纱裙,可在配上那件轻纱之后,整件都被蒙上了一层仙气。

    “霓裳羽衣。”白逸轻笑,“拥有自动护主的能力,给你刚好适合。也怪为师,之前竟然没想到要将它拿出来。”

    充满歉意的眼神落在了苏泽的身上,苏泽回以微笑,显然她在意的并不是这些。

    “咦?”苏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扯着羽衣,奇怪的歪了歪脑袋,“可是师父,你身为一个男生,竟然随身带着一件女孩子穿的羽衣,才是最大的疑点吧?”

    白逸动作一顿,随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啪”的一下赏给了苏泽一个脑瓜蹦。

    “有的用就不错了,哪那么多废话。”

    “”苏泽表示自己很委屈,揉了揉被白逸敲疼了的脑袋,“臭师父,咱能不能不要随便的动手动脚的。”

    白逸一斜眼,冷哼了一声不说话。闹得苏泽很是尴尬。

    “额”被白逸瞪的非常不自然的苏泽连忙转移话题道,“师父,你跟那个紫衣真的有婚约么?”

    虽然跟紫衣只有那么一面之缘,但是她给她的映像还是挺深刻的,毕竟那后颈上的羽毛,谁看了都忘不了。

    白逸沉吟的摸了摸下巴,说道。

    “我与紫衣的那一纸婚约,只不过是天帝为了能够确认鸿蒙师门,在拥有了超然的地位之后,不会发起夺权之战的一个筹码罢了。”

    苏泽低下了头。

    传说中的政治婚约么?

    “这么一想,紫衣还是蛮可怜的,毕竟是要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呵呵。”白逸轻笑,显然是不想在这样的话题上和她交谈下去,“刚刚师尊有问我关于你的事。”

    “咦?那师父是怎么对师公说我的?”

    “实话实说的呗。”

    白逸的回答让苏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她发现,自个的师父只要在不生气的时候,和她说话竟然就像是朋友一样,一点做师父的架子都不会摆的。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在与白逸相处的时候,她会紧张。

    毕竟她从小,就很怕“师父老师”这一类人啊!

    船舱内,云雾道人一脸的严肃和罔恨的悠闲自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久之后,云雾道人才沉喝一声。

    “臭小子,十世轮回镜呢?”

    “碎了。”罔恨的语气,就像那件碎了的东西,只是一个普通的物件。

    “碎了?!”云雾道人一口老血差点喷口而出,“那可是一件难得的神器,你小子竟然把它给整碎了?”

    “若不是神器,怎么接的回她?”

    “你还好意思提那个丫头?”云雾道人鼻子一哼,一口白烟就这么被他给喷了出来,显然已经到了怒气冲天的地步,“说,那个丫头是谁?来自何界?”

    “行了行了。”罔恨却是无所谓的摆摆手,“不就是一件神器嘛?赔你一个就是。至于她是谁”罔恨的嘴角挑起了一丝笑容,“你难道看不出来?”

    得,幽王不亏是幽王,就连神器都赔的起!

    云雾道人倒是不担心罔恨说话诈他,虽然世面上的神器就飞狐留仙剑一件,但也不排除那些不为人知的物件,比如十世轮回镜,比如幽王手里的那把破日霜月戬

    可,只要一想到十世轮回镜的妙用,云雾道人就忍不住心疼的嘴角一抽。

    这个败家弟子!

    “能够牵动雁荡紫金铃的,应该就是那人没错,可那人不是男的嘛”这就轮到云雾道人头疼了。

    虽然得到罔恨的回答是模凌两可的,但云雾道人反而肯定了心中的想法,也肯定了对苏泽身份的猜测,他如此去问,只不过是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罢了。

    “啧。”罔恨在云雾道人的面前坐了下来,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道,“我说师父啊,您好歹也是得了正道的仙人,怎么那么糊涂?转世轮回,既然有轮回二字,这由男变女,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哼。”可是云雾道人从鼻孔冷哼出声,“可是那丫头的资质简直差的可以!说是废材也不为过!如今你告诉我那丫头竟是上古之神转世?!切,你还不如杀了我!”

    “噗”罔恨哈哈一笑,“您既然嫌弃她的资质,出手为她重塑仙骨金身不就好了?”

    “呵呵!”云雾道人一声冷笑,对罔恨说的话不置可否,一甩手里的拂尘,“你下去吧,把那阴无意叫来。”

    “是。”

    罔恨一低头,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通知了一直在船舱门口侯着的阴无意,罔恨重新回到了甲板之上。

    不远处,传来了苏泽和白逸相谈甚欢的声音。

    “对了师父,罔恨这个幽王看起来很滥情的样子啊,到底是怎么坐上幽王这个位子的?”

    明显听到苏泽问话的罔恨,嘴角一抽。

    滥情?他哪里滥情了?这个死丫头!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