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时光回溯
    “叮当”一声,那原本被冰刀插入自己腹中的匕首,因为他的躯体被那蓝色火焰焚烧干净,而掉在了wwん

    苏泽表情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看着淡定的白逸将那掉落在地面上的匕首凭空摄来,有一种无力感从脚底升起。

    难道这就是修士?

    一言不合就自杀?

    “想到了什么?”白逸平静的声音传来,他把玩着手里的匕首,指腹轻轻摩擦着那把匕首上的花纹。

    “不知道。”苏泽迷茫的摇了摇头,她无法相信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没了,烧没了?

    “嗯,第一次见证生死,你会迷茫也很正常。”

    “咔嗒”一声,那原本精美的匕首在白逸的手中突然裂开,在那刀身之中竟然夹带这一个黑色晶片,白逸将那晶片捏在手里,陷入了沉思。

    “师父,有什么发现么?”

    “嗯。”白逸将手里的晶片随手放到了桌面上,举起手指轻点着面前的虚空,一圈圈的透明波纹从他的指尖散开,苏泽只觉得一阵清风从自己的裙摆下扫过,整个房间内的景色便变了模样。

    正在惊疑之中,白逸转过头冲她一笑,食指压在了薄唇上,摆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苏泽练练点头,看着那突然像播放快进录像一样的场景快速的在眼前闪过,心中不禁惊悸不安。

    “不用怕,这是时光回溯的手段,你静静看着便是。”白逸说着,手掌一摆,眼前的场景突然定格了下来,在一挥手,画面又是一转。

    “啪”的一个响指,眼前的画面终于不在是快进播放的模式,而是正常了起来。之间,一个身穿黑色长跑,长发飘飘,带着一个银丝面具的年轻人从门口走了进来,只不过,那年轻人的身体是透明的,很明显是一个虚影。

    而原本已经死了的冰刀的虚影,又出现在了那书桌的后面。

    很明显,白逸追溯的这段时光,便是许久之前,玲珑阁出现异状的时候,眼前的场景也很可能便是五天之前。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原本应该正常播放的场景突然又定格了下来,白逸的嘴巴一抿,悠闲的面色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

    “竟然被发现了?”

    “大胆!”一声爆喝从那年轻人的身上响起,两把银质长剑气势如虹的朝着白逸急射而来,锋锐的剑气就像是两根尖针一般,直刺白逸的双目,随后血红的眼睛猛地一转,带着怒意的双眸仿若含着滔天怒火看了过来。

    “哼。”随着清冷的鼻音,白逸的手掌向前一推,两把来者不善的银质长剑被挡在半米之外,竟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可他坐下的那把椅子却“咯吱”一响,明显有些不堪重负。

    可就在白逸准备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那身穿黑袍的年轻人突然攻势一减,充满怒火的眼睛瞬间平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和难以置信。

    “竟然是你。”银质长剑猛然消散,“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凭借元婴的境界,就施展时光回溯这种逆天的手段,可是我劝你,最好不要再看下去,不然哼!”

    那年轻人的眼神若有若无的从苏泽的身上扫过,一双血红的眼睛变得沉静如水。

    “呵呵。”冰冷的笑意从白逸的唇边散开,腰间那把凡铁之剑突然出鞘,凭空朝着那年轻人击去,“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

    白逸悠闲的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里头的茶水早已凉透,可他还是将杯子捏在手里把玩了一下,“虽然你的境界比我高,可想要威胁我,到还不够资格。”

    手指一抖,茶水被他倾泻而出,可那透明的茶水就像是一把利剑,追着那凡铁剑朝着那年轻人攻去!

    那年轻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银丝面具后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身体急退,可却感觉依旧没能退出白逸的攻击范围!

    白逸伸手掐了一个剑诀,凡铁剑和茶水突然猛的又是一个加速,生生追上了那年轻人的身影,“噗”的一声将他洞穿。

    “嗯!”年轻人一声闷哼,显然已经受伤,狂风突然在他的周身卷起,带起一阵黑雾眯了白逸的双眼,待那狂风散去,这房间内便恢复了安静。

    苏泽表示,自己已经懵逼的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她现在的心情。

    她现在心里只有一句话,这简直比特么玩vr眼镜还刺激!

    毕竟,白逸和那年轻人的斗法,自始自终都没有牵扯到她,这让她有了可以近距离观看的特权。二人之间来往的招数虽然不多,但一举一动之中,都蕴含着拔山超海的气势,每一下,都震撼着苏泽的心灵。

    许久之后,苏泽才缓过来劲,她兴奋的跳到了白逸的身边,搂着白逸的脖子道。

    “师父,你们好帅啊。”

    “放开。”白逸眉头一皱,脖子一甩,伸手去扯苏泽的胳膊把她从自己的脖子上扯了下来,伸出手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一丝殷红的血液出现在他的掌心。

    “师父,你受伤了?”

    苏泽这下,可当真是慌神了。

    “内伤,无事。”白逸的目光平静,悠然的掏出一方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手指,那淡然的模样就好像受伤的并不是他一样,“那人实力强大,最少是个化神期修士。或许更高,是个炼虚修士也不一定。”

    “那师父,你俩若是正面交手的话,谁更厉害一些?”苏泽傻呆呆的问道。

    “”白逸将手里的绢丝手帕随手一丢,斜眼看着苏泽,好半天才说道,“你说呢?”

    “一定是师父对吧?”苏泽可没忘记,最后白逸的凡铁之剑可是伤了那人,他可还没祭出飞狐留仙剑,这么一横量,好像还是白逸更加厉害一些

    “如果我和刚刚那人正面交手,恐怕秒杀是最好的诠释。”

    “师父秒杀他么?”

    “错了,是他秒杀你师父。”白逸认真的看着苏泽,“刚刚那人来的只是一个分身,就已表现出了化神境的实力,本体不知强到何许,以我元婴境的修为,遇到化神还有一战之力,可若是炼虚我最多能做到的就是全然退身,逃跑到是没问题的。”

    “师父”苏泽嘴角一抽,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实诚的人。

    “何事?”

    “你这么坦然的就在自个徒弟面前承认自己不行真的好么?”苏泽郁闷,“就稍微给你徒弟点信心行不行?”

    “我为什么要给你信心。”白逸眉头一跳,“难道给你这种无限信任的信心,就是好事?”

    白逸的这句话让苏泽猛然醒悟过来。</br></br>公告: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