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白逸被困
    是,没错,白逸表现出的实力和势力都相当牛逼,可人力有穷时,灵界也是一个广袤的世界,没有人可以只手遮天,甚至就连天帝也要看鸿蒙掌门的面子不是?白逸这是在提醒她,虽然她可以信任他,却绝对不能盲目的崇拜他!

    就好比今日这一战,若来的是那年轻人的本体,恐怕她和白逸都将在劫难逃。

    “我明白了,师父。”苏泽低下了头。

    “不过。”白逸摸了摸下巴,“我怎么总觉得刚刚那人我应该认识才是?奇怪”

    随后,他将目光放到了苏泽的身上,直盯得苏泽浑身发毛。

    “师父是不是我又做错了啥?”

    “奇怪。”白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般来讲,修士想要修炼到元婴的境界就已经是悟性和资质所决定的了,而若要突破化神境则需要心性和机遇才有可能突破。炼虚的话这个人的气运究竟得强到什么地步?”

    “等会师父,修炼和气运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白逸点头道,“气运可是实力的一部分。”他的声音低沉了下来,“一个年轻的修炼到化神境甚至炼虚境的修士,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才对。可是,我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灵界还有这么一号天才。而且,他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

    “师父,会不会是修罗界的人?”

    如果那个年轻人是修罗界的人,那么白逸会觉得他熟悉也就不奇怪了,毕竟,灵界和修罗界听起来苦大深仇的样子,而且,修罗界一副征兵待发的样子,那个年轻人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算很奇怪。

    “不是。”白逸站起身,身下的椅子因为他的离开而瞬间化成了齑粉,“那人的功法之中蕴含着浩然正气,与修罗界修士的阴狠毒辣不同,而且,他明显也是认识我的。”

    白逸来到了冰刀所用的书案前,拿起了那个之前冰刀奋笔疾书的书柬看了一下,眼中突然涌出滔天怒火,那书柬之上突然燃起了火焰,只是瞬间书柬便被烧成了飞灰。

    “走!”

    白逸愤恨的转身,一甩衣袖走了出去,在苏泽跟着踏出来之后,雅间之内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里头的富贵装饰,全被这把火给烧了个一干二净。

    在白逸和苏泽离开之后,那火焰竟然仍旧不灭不急,徐徐燃烧,将那小巷木门内的一切都烧成了黑灰,却并没有蔓延到街道上来,甚至,在那一晚,周边的居民只觉得气温稍比平常要热了那么一些,是任何的异状都没察觉的到。

    而那木门后的金碧辉煌,也随着白逸的这一把火变成了过去,原本还在里头驻守的一些修士,也被他给困在了里头,生生烧死。

    苏泽不知道白逸所看的那封书柬里写了什么,白逸对此也止口不提,只是在回去路上的时候就吩咐她,这段时间一个人在鸿蒙师门好生待着,不要惹事。

    之后的好几天,苏泽就再也没有见过白逸的身影。

    这几日,她每天都会通过宫殿门前的那个传送法阵来到村庄,玩够了之后在通过那传送法阵回归。每次都带来许许多多村子内的零心的包裹之后,放在那玲珑宝树之下,算是孝敬自个师父的一点心意。

    村内的那个古宅里的仆人,是白逸派给她得手下,这几日她的吃穿用度都是那古宅内的人负责,就连花销用的金银,也是古宅内的一个管家样的仆人每日塞给她的。

    这日,当苏泽将买来的零食摆好之后,正准备下峰的时候,刚好被御剑赶来的罔恨给截住了。

    “阿泽!”

    “咋啦?”苏泽的眉头皱了起来,这几日实在是太过清闲了,清闲到她都快忘记有罔恨这一号人物了,现在又见到他,往日里被他欺负的画面是一下子就想了起来,脸色也僵硬了不少。

    “白师兄,他从玲珑阁回来了。”罔恨见她的模样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丫头心里头定是对他还有怨恨呢。可今日,并不是他们二人叙旧的日子。

    “师父他回来了?怎么不直接来霜月峰?”

    “你跟我走!”

    罔恨二话不说的拉起苏泽就御剑而起,他的速度很快,快到当他停下来的时候,苏泽还没从懵逼的状态之中回过神。

    站稳之后,才发现他们来到了一处浑然由黑色石头构成的山峰,在这山峰的最顶处,建有四根直冲云霄的黑色石柱,在那石柱之上,一根根婉若游龙的铁链盘旋着,隐隐之间,雷电之声,紫色电光在其间闪烁。

    而白逸,就在这四根石柱之中。

    只是此时的他着上身,如龙似蛟肌肉显得精壮无比,他的双手被那黑色铁链束缚在身后,虽然双膝下跪,可腰板却挺得笔直,双眼内是不屈的意志,薄唇紧抿,苍白的唇上布满了细小的伤口。当他看见罔恨带着苏泽来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师父!”苏泽见白逸被困,连忙就冲着他跑了过去,“咚”的一声跪在了白逸的面前,双手想要去触碰白逸,却又怕他身上有什么伤,将他给弄疼,“师父,你怎么被困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

    白逸的嘴角挑起一丝笑意,眼神内透着少见的温和。

    “快走。我没事。”

    “这叫没事?这叫哪门子没事?”苏泽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终于忍不住伸出双手抱住了白逸,“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这么多天不见他的影子,再见他却又是另一番的模样,明显他遭了罪,她却还在他给她的环境下安然的活着。苏泽突然觉得很愧疚,是一种对白逸没来由的愧疚。

    “别哭,我想走出这里,还没人能够拦得住。”白逸轻声安慰着,“你先跟贤弟回去。听话。”

    站在她身后的罔恨一直站在那四根石柱的边缘看着他们,当他看见她的拥抱,却不是对着他的时候,心中一抽,却用一抹笑容遮掩,眼神盯着那二人,逐渐变得无神。

    许久之后,他回过神,冲着苏泽喊道。

    “阿泽,你先出来。”</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app,告别一切。请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