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听到玲珑质疑的话,苏泽突然觉得玲珑这女人简直是小人是非多,别个天帝都没提出来的问题,她倒好,特立独行的非要提出来。

    可,她的资质确实不适合修仙,这也是一个事实。

    撇了撇嘴,苏泽并没有主动去接玲珑的话茬,毕竟玲珑的话里还提到了一个人,那就是自个的师公,云雾道人。

    她要是贸然去接话,难免有越俎代庖的嫌疑。既然已经确定白逸没有事了,她就不想去出这个风头,虽然她已经把玲珑给得罪的死死的,不在乎在多一些,但是,能不动口的事,她是坚决不会动的。

    “雁荡紫金铃,是何物?”顾明疑惑的张口问道。

    这不能怪他,而是云雾道人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提起过雁荡紫金这件神物,毕竟那是上古时期的事,远不是顾明这一辈的人能够得知的。

    甚至对于白逸,云雾道人在苏泽出现之前,都从来没有提起过那铃铛。

    而玲珑阁所处的位置十分特殊,可以说是灵界用来监控修罗界的司法机构,身为玲珑阁的阁主,玲珑虽然实力还没达到层次,却有了解雁荡紫金铃的资格。

    玲珑挑嘴一笑,道。

    “我还当鸿蒙师门有多么了不起,身为鸿蒙师门的二弟子,竟然连雁荡紫金铃这件神物是什么都不知道么?”她锐利的眼神划过苏泽的脸颊,“雁荡紫金铃是上古之神的东西,拥有着掌控封妖印的力量。而上古之神,更是三千天道律法的书写者,这种超然的身份,可不是一介凡人能够担当的起的。”

    顾明听着她带着嘲讽意味的话,耳朵向下压了压,这代表他有些不开心了。可他一撇头,跳到了云雾道人的腿上便盘坐了下来,一副无视玲珑的样子。

    苏泽闻言一愣,心中虽然骇然,可脸上却并没表达出来,而是将求问的目光放到了云雾道人的身上。

    老家伙可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雁荡紫金铃还有这么一种更深层的身份啊!

    “哼。”云雾道人没有说话,一旁的罔恨却是开口了,“你这阁主当的也真够失败的。”他语气之中带着一种轻松写意,可听到玲珑的耳朵里,却变成了讽刺,“怪不得玲珑阁最终会走向毁灭,看来跟你也是脱不了关系的。”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质问我?”玲珑目光一寒,自从罔恨出现之后,从头到尾是一直站在云雾道人的身后,除了替苏泽解释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就再也没有开过口,让玲珑下意识的以为他在鸿蒙师门的地位并不高。

    “呵呵。”罔恨微微一笑,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方玉令,“阁主,有的时候,话不能说的太死。我有没有资格质问你,好像并不是你说了算。”说着,他抛了抛手里的玉令,看向玲珑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笑意。

    “你你是天帝的亲王?”

    罔恨手里的那方玉令她当然认识,那是天启神殿拥有极高地位的人才能持有的东西,一般这“极高地位”指的是天帝的兄弟。可幽王的玉令又十分特殊,拥有“亲王”的一切待遇,却并不用履行在天启神殿内的义务,所以他的玉令之上,正中央刻着的那个“令”字,是金灿灿的,与一般玉令上的那绯色的“令”字并不相同。可这样的差别,并不影响玲珑去识别这方玉令的真伪。

    所以,只是一眼,她便认出了罔恨这亲王的身份,忍不住僵硬的抽了抽眼角。

    三百年前她便陷入了昏迷,百年前罔恨打下的威名她自然是不知道的。可她没想到,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看起来好像没什么身份的角色,竟然就是天帝身边的亲王!

    在白逸的这件事上,她能够请出天帝出面替她做主,完全是因为玲珑阁是隶属于天启神殿的。玲珑阁被白逸这样肆无忌惮的血洗,天帝怎么说也是有理由出面的,可说白了,玲珑阁就是一个替天气神殿打工的组织。

    但亲王就不同了。

    亲王则代表着,从一定程度上,天帝是拿眼前的这个笑的邪魅的人当兄弟的即使罔恨一看就知道,并不是天帝的亲兄弟!

    可一个是打工的,一个是自家兄弟,这差别,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分的出来!

    玲珑突然有一种干脆一头撞死的冲动,她昏迷的这三百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觉醒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对一样?

    都是白逸,都怪白逸!

    玲珑的小手暗地里捏紧了拳头,怨恨的种子已经深深的被种下。

    “玲珑”罔恨收起了玉令,“对于白师兄血洗玲珑阁的事,我觉得很抱歉,你若是在这件事上有所介怀,我们鸿蒙师门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至于三百年前的那事,我们也会查清楚,毕竟,出了这么一个人,也是会对我们鸿蒙师门名誉有所影响的。至于雁荡紫金铃的持有者,是什么身份,还是什么资质,都不是你能妄加评价的。”

    他说到这里,猩红的眸子中突然凶光一闪,瞪得玲珑“噌噌”退了几步。

    “可一可二不可再三,我希望你学会收敛!”

    他这样做其实是在心疼苏泽,毕竟苏泽第一次牵动那铃铛的时候,可是流了不少的血,他实在是怕,天帝一方想要验证,这样一来,苏泽免不了就要流血

    所以不得已才用特殊的手法震退了玲珑。

    可玲珑好歹也是一个化神境界的修士,被罔恨这个元婴那么一瞪,竟然忍不住后退,那种危险的感觉蓦然的浮上心头,骇然的眼神射向罔恨,见他一脸无所谓的轻笑,殷桃小嘴是张了又张,却始终没有将压在心头的话说出口。

    玲珑的身体颤抖,之前的气势全然消失不见。

    她原本仗着天帝,这才有在鸿蒙师门内说话的底气,也仗着云雾道人和他手底下的弟子都是一些讲道理的,所以根本就不惧怕这些人那强悍的实力。

    因为她知道,哪怕是她理亏了,这些人当着天帝的面,也绝对不会要了她的命。

    可如今,罔恨给她的感觉却全然不同。

    那种隐藏在轻笑下的阴冷,让她有一种被毒蛇盯上了的感觉!

    那看似无所谓的轻笑,和散漫的站姿,在玲珑的眼里,成了最危险的存在!

    这个人绝对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般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