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斩字台
    玲珑不在说话,大殿内的气氛就变得好了起来,罔恨轻松的拉着苏泽在云雾道人的旁边坐下,附到苏泽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那么强悍的一面。”

    “”苏泽斜眼,感到他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耳廓,稍稍将自己的脑袋移开了一些。

    “喂。”罔恨不满的嘀咕道,“你怎么老是像避蛇蝎一样避着我?”

    “那啥,靠太近了我不习惯。”苏泽撇了撇嘴,不按的缩了缩脖子。

    “呵呵。”一声轻笑之后,罔恨突然坐正了身子,眼神盯着门外,不知在看什么。

    也就在此时,大殿内的所有人像是都有所感,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外,苏泽很疑惑,脑袋转了几转,还是跟着盯着那并没有什么变化的大门口。

    难道是天帝带着白逸回来了?

    “嗖——”

    不大不小的破空声从远处传来,在门口的正中央,一个黑点逐渐变大,随后化成了一道羽箭,“唰”的一下冲进了大殿,在殿内盘旋了一几圈之后,缓缓的散去盘旋在周身的飓风,停留在了云雾道人的面前。

    云雾道人微微一笑,伸手抓住了那只羽箭,从上去下一封黄色的信笺。那封信上的内容并不多,可云雾道人还是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才伸手将那信笺递给了罔恨。

    “等一下,你跟白逸一起去。”

    “”罔恨虽然很疑惑,可还是接过了那信笺,只是看了一眼,便惊讶道,“结信?”说着,他先是瞟了一眼那被云雾道人放到一旁茶案上的羽箭,又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了这信笺的落款处,“千城?四师兄?”

    云雾道人微微一笑,说道。

    “不是什么大事,去吧。”

    “是。”罔恨轻声应下,随后将那信笺收好。

    “啥事?”苏泽好奇的将自己的脑袋凑了过来。

    罔恨看了她一眼,笑道。

    “四师兄的千城惹到了一群流氓。”

    四师兄,应该就是顾明嘴里的小四诸葛成吧?

    话说回来,顾明之前称呼罔恨为小八呢,看来,罔恨是云雾道人排名最末的八弟子?

    “咦?灵界也有流氓?”苏泽一伸手,“把信笺给我看看成不?”

    “好。”

    罔恨二话不说的将怀里的信笺掏了出来,“啪”的一下拍在了苏泽的手中。

    苏泽冲他一笑,然后低头冲信笺看去。

    “”

    这是什么鬼?!

    顿时,一大片古朴的文字映入眼脸,歪歪扭扭的笔迹让苏泽看的眼晕。

    怪不得罔恨给的那么干脆,原来早就料到她看不懂这上头的东西么?

    苏泽略有无奈的开口问道,“这上头,写了什么?”

    “四师兄的千城里,前些日子来了一群神秘的修士,他们刚来的时候,就将千城里所有的店铺都砸了一个遍,四师兄将这群人接到了城主府,原本是想好生交涉一番,可谁想到,这群人一口咬定四师兄毁了他们的门派,所以他们才上门砸场子。”

    “然后呢?”苏泽歪头道,“这上面就交代了这些东西么?”

    “嗯四师兄与那门派摆了斩字台,想要请鸿蒙师门内的弟子去给他做见证人。”

    就这事?

    “斩字台是什么?”苏泽问道。

    “是门派和门派之间了解恩怨的生死擂台。不过,四师兄也说了,他这一次的斩字台,和鸿蒙师门无关,用的是他千城的名头。”

    “四师叔,还真是”

    说到这里,苏泽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个未见面的四师叔了。

    怎么感觉他这并不是生死擂台,而是一种摆开了龙门阵,等着那群流氓跳进来玩的?

    不然,既然讲明了和鸿蒙师门无关,又为何要千里迢迢的用飞箭传书?

    突然对这个四师叔很感兴趣哇!

    苏泽猛的抓住了罔恨的手腕,弄的罔恨都是一愣,有些莫名其妙,却眼带惊奇的看着她,可下一秒,却被苏泽所说的话弄的黑了脸。

    “那个,可以带我去不?”

    “不带!”猛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臂。

    “罔师叔”

    “没商量。”罔恨一抬头,摆明了一副不搭理苏泽的样子。

    “不就是做个见证人嘛,应该没啥难事吧?你就带我去见识一下嘛。”

    “问你师父去。”罔恨冲苏泽甩了一个白眼,然后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白师兄也去,我不好直言说带你过去的事。”

    苏泽一转脸,就看见白逸跟在天帝的后头走了进来,他身上的披着一件黑色长袍,精壮的身材在长袍之下若隐若现。

    天帝将他带回来之后,直径走到先前的位置坐下,一言不发的像是在生着闷气。

    那犹如凶神的男子跟在他的身后,脸虽然还是黑色的,可并没有之前那么难看了,想来是白逸对他们说了什么。

    虽然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是在白逸的身上,可白逸却在进门之后,脚步停在了玲珑的面前。

    “拿来。”

    “”冰冷的语气让玲珑小小的后退了一步。

    白逸跟进了一步,“东西拿来。”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玲珑突然抬起头与白逸对视,目光之中满是愤怒和委屈。

    “他交给你的东西。”

    “”

    “在你身体里。”

    “”

    “要我亲手取么?”

    “”玲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三百年前的那个人,真的不是你?”

    “不是。”

    “”

    “我对你不感兴趣。”

    “”

    玲珑的眼泪一瞬间就流了下来,看见这一幕,苏泽突然明白了玲珑的立场,三百年前的那个人冒充白逸侵犯了她,那作为一个女人,确实应该要为自己的以后考虑,毕竟,女人终究只是女人

    “好!我给你!”玲珑咬牙切齿的说道,然后张开樱桃小嘴,从口中吐出一方符印,伸手递给白逸,道,“这是我玲珑阁主的律印,你拿去吧!”

    白逸眉头一皱。

    “我要的不是这个。”

    “”玲珑这次是真的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男人了,玲珑阁被他灭了,自己这个阁主被和他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人陷害了,之后竟然还伸手找她要东西?

    毁了的玲珑阁,能够拿出手的东西不多,虽然玲珑阁已经不再,但那方符印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法器。

    玲珑思前想后,自己身上也就这个东西可能会引起白逸的兴趣,所以含泪拿了出来,可没想到,这个男人,要的竟然不是这个?

    自己身上,可还有什么宝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