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发簪(加更)
    这一下,玲珑当真开始感觉到了不安。

    这跟罔恨给她的感觉不同,罔恨给她的感觉是极度危险,而白逸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把小刀,在她的心口慢慢的磨着。

    思念在瞬间转了千许,玲珑还是没想起来,自己身上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白逸的注意的。

    “再不给我,我就自己动手了。”

    就在玲珑愣神的瞬间,白逸的大手瞬间就打在了她的肚子之上,力量不大,却让玲珑的身体猛地窝了下来,玲珑的脸上的表情很惊讶,她没想到白逸的突然出手竟然能够打到她的身体。

    玲珑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化神境,可白逸出手的速度,竟然能够快到让她毫无反应的地步。

    她的痛苦到是没感觉有多少,只是猛然觉得四肢无力,只是霎那间,自己丹田内的灵力便被制住,浑身的力量被封印了起来。四肢全都被白逸制住,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捉住,钉在那里动一下都困难。

    “你对我做了什么?!”玲珑惊恐之下终于控制不住喊了出来,浑身的灵力在这一刻被完全封印,那种就跟深陷泥潭的感觉就和三百年前的感觉一模一样,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滑落了下来。

    “我只是取样东西。”白逸语气依旧冰冷,“一会就好。”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点在玲珑的腹部,白光一闪,一团柔和的光芒就被白逸的灵力,牵扯着从玲珑的腹部飘了出来。

    看见那团白光,白逸的目光蓦然柔和了下来,手指轻轻的捏着那从玲珑的腹部飘出的东西,也就在这个时候,玲珑猛然落地,那种浑身被束缚的感觉消失不见。

    看见那东西,大殿内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变,那被白逸捏在手里的东西很普通,甚至普通到用凡世间的银子都能买得到——竟是一只通体由琉璃打造的七彩发簪。

    这么普通的东西,怎么会在玲珑的肚子里?

    可白逸像是没有察觉到周围人的变化,端详着手里的发簪,眼神逐渐变的空洞了起来。

    云雾道人看见白逸手里的发簪脸色难看,目光变得低沉了下来,许久之后,他轻叹一声,嘴唇蠕动了一下,却终究没有发出声音。

    “白师兄。”罔恨不合时宜的站了起来,来到白逸的身边,笑着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师尊刚刚让我们一起去四师兄的千城一趟。”

    苏泽也凑了上来,本想看看被白逸如此重视的究竟是什么宝贝,可当她看见了白逸手里的那只七彩琉璃簪一愣。

    这个东西看起来很平常嘛。

    “这是什么?”苏泽轻声问道,却不想被罔恨拉了拉衣袖,抬头,接到了罔恨递给她让她不要说话的眼神。

    苏泽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可眼神依旧没有从那发簪之上移开。

    过了许久,白逸才终于有了反应,似乎略带疑惑的说道。

    “千城?”

    “是的。”罔恨身体一侧,挡住了天帝和紫衣的视线,“白师兄,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哦。”白逸像是茫然,又像是迟疑的点了点头,“好,出发。”

    “我替你收起来。”罔恨伸手一抓,将那发簪从白逸的手中抽离,然后装进了自己的怀里,“我们走吧。”

    白逸这才像是完全回了神,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罔恨,却不想罔恨冲他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明白现在不方便他做出如此失态的事。

    白逸这才轻笑,道。

    “想来四师弟那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赶紧出发吧。”

    这二人是一唱一和的走出了大殿,苏泽的目光在大殿之上游弋了一下,然后想也不想的拔腿就跟上白逸和罔恨的步伐。

    待他们走后,天帝才开口问道。

    “白逸拿着的那件东西,是什么?怎么感觉那是一件很普通的玩意,为何会让白逸如此失态?”

    云雾道人僵硬的一笑。

    “一件好玩的东西罢了。”

    随后,他复杂的眼神落在了玲珑的身上。

    云雾道人是怎么也想不透,五百年前那丫头身上的发簪怎么会出现在玲珑阁阁主的肚子里,他明明记得,那丫头是被他丢尽无尽深渊,受九天雷火焚身而死,怎么也不可能会有遗物遗留下来才对

    云雾道人略显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当他从白逸的背影上感受到那种仿若能够吞噬万物的死寂的时候,心底为这位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抽痛着。他开始思考,自己五百年前,是否真的做错了

    白逸和罔恨离开那大殿之后,罔恨就从怀里掏出了那簪子,重新还给了白逸,并说道。

    “白师兄,刚刚天帝与紫衣都在,你的事情也才刚刚解决,为了不让天帝起疑,所以我才”

    “我知道。”白逸的声音有些暗哑,看着手里的簪子,嘴边喊着苦笑,手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那簪子上的纹路,就好像要把它刻进心里。

    “白师兄,事情已经过去五百年了”

    “我知道。”

    “唉”

    罔恨轻叹过后,也不知是不是被白逸给传染了,非常无奈的递给了苏泽一个苦笑,苏泽虽然不明就里,但也能从他们之间的对话之中猜出一星半点的东西。她冲罔恨张了张嘴,手脚并用的用唇语说道。

    ‘那簪子是不是五百年前那女孩的东西?’

    罔恨点了点头,眼神瞥了一下白逸的侧脸。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

    好吧!

    苏泽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终于知道白逸为何如此失态了。

    看样子,事情虽然过去了五百年,可就算是看见那个女孩曾经拥有过的东西,都能让白逸疯狂。

    但是,白逸是从哪里知道这簪子是在玲珑的腹中的?

    苏泽突然想到了在那隐藏在人世之中的,玲珑阁的一个秘密的分支。想起了,白逸看过的那封冰刀死之前所书写的那封信。心思。蓦然一动。

    难道,白逸是从那封信中得知的?

    可惜的是,那封信和玲珑阁的那个分支都给白逸一把火给烧了,不然苏泽一定会拉着罔恨再去探查一番。

    因为,苏泽猛然发现一个非常不合理的地方!

    一个驻守在人世之中小小分支的人物,是怎么知道有关于玲珑阁阁主,这种明显是核心的秘密的?

    苏泽是越想越觉得此事蹊跷无比,可脑海之中仍旧一团乱麻,像是始终无法抓到那关键的一点,顿时觉得心中烦躁的,就像是烧起了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