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飞剑后遗症
    抬眼看见白逸竟然又开始发呆了,苏泽上前扯了扯他的袖口。

    “师父。”

    “”

    “师父喂。”

    “说。”

    “”苏泽无语的撇了撇嘴,“那个,你们去千城可以带上我么?”

    “去千城干什么?”

    “”

    谁来救救她可爱的白师父?感觉白师父的智商瞬间下线,变成负数了啊!

    “白师兄。”罔恨开口说道,“四师兄的千城惹到了一群流氓,所以,四师兄与那群流氓摆了斩字台,并特地寄来结信,希望我们过去帮他做个见证。”

    “既然是流氓,那摆斩字台干什么,直接杀了便是。”白逸的语气冰冷。

    苏泽:“”

    这还是一开始那个满口不能造了杀孽的白师父么?

    “那个”现在就连罔恨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我觉得,既然四师兄寄来结信,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例如这群人杀不得?”

    “杀不得?”白逸的语气依旧冰冷,但终于将手里的发簪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人是我鸿蒙弟子杀不得的!”

    说罢,白逸一甩衣袖,一把青色飞剑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率先一脚踏了上去,然后目光转向了苏泽。

    “你就留在”

    “我跟你们一起去。”苏泽不等白逸将话说完,“噌”的一下就跳到了白逸的那把青色飞剑之上,并伸手死死的抱住了白逸的腰身,好在那把剑虽然看起来细长,但想要落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白逸斜着眼睛看着她,许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苏泽这才松了一口气,递给了罔恨一个俏皮的眼神。

    罔恨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换出了自己的飞剑,然后冲白逸说道。

    “出发吧。”

    “走!”

    “妈呀!”

    飞剑的速度很快,快到让苏泽头晕脑胀的地步,每一秒都像是在煎熬。双手死命的抱着白逸的腰身,生怕自己一松手就会掉下去,风力倒是不强,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可那仿若超越一切的速度还是让苏泽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她的眼睛根本就不能视物,哪怕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皮,眼前也是一片的灰暗,她感觉自己的双腿越来越软,鼻涕眼神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流了出来。头越来越涨,像是要炸掉了一样。

    白逸像是感觉到了她的不适,大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将自身的灵力一点一点的向她输送过去,苏泽这才觉得自己好受了一些,眼睛也终于可以视物了。

    可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好事,眼神稍微那么一斜,就能看见周围的景物因为速度太快而拉成的一条线,晕眩的感觉因为视觉的恢复而成倍的袭来,苏泽顿时眼睛一翻,差点晕死过去。

    麻麻咪,这速度是超光速么?

    好在,因为他们的速度实在太快,苏泽虽然遭罪,却也没持续多久,很快,他们就到了千城的城主府内部。

    苏泽降落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一颗大树,撑住自己的身体之后,猛地呕吐了起来。

    当她几乎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掉的之后,才觉得好受了那么一些,可双腿还是发软,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体质真差。”白逸不咸不谈的评价了一下,惹来苏泽一个颤抖的中指。

    “白师兄,八师弟,你们终于来了!”从远处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诸葛成的身影由远至近。虽然这二人是御剑飞行而来,可二人那强悍的气息早在降落之前就笼罩了整个城主府,诸葛成从气息上,就分辨出了来者是谁。

    “嗯。”白逸应着,默默的给苏泽递了一方雪白的绢丝手帕。

    “咦?你们在那里干什么?”

    因为苏泽要吐,为了方便她,所以白逸和罔恨都陪着她站在大树的旁边,也就是这个庭院最角落的位置。

    “徒弟吐了。”白逸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酒葫芦,到出了一些清洌的泉水,就着那方手帕,帮苏泽清理着自己的脸颊。

    “徒弟?”诸葛成觉得好奇,越过了一言不发只是用担心的目光看着苏泽的罔恨,终于看见了那个弯着腰喘着粗气的女孩,“这丫头是谁的徒弟?”

    “我的。”白逸的语气依旧不咸不淡,看苏泽缓的差不多了,才伸手扶了她一把。

    苏泽一手搭在白逸的肩旁上,背靠在树上,斜视了诸葛成一眼,发现来者是一个身穿劲装,一头短发,浑身上下透着帅气,可却拥有一张娃娃脸的男生,诸葛成笑起来的时候很灿烂,那种明媚的感觉,只是一眼便能深入人心,可苏泽这回还有一些飞剑后遗症,只能颤声的说道。

    “四四师叔,你好。”

    诸葛成嘴角一抽。

    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是白师兄的弟子?而且看额间的那个印记竟然还是白师兄的真传弟子?

    “那个你好。”

    诸葛成的动作有点僵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动作,于是只好转头问罔恨。

    “她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坐飞剑。”罔恨轻笑。

    “坐飞剑?”诸葛成的脑子一下子没有转过来弯,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坐个飞剑能把人弄的这么狼狈。

    “嗯,她只是凡人,身体强度不够,受不了飞剑的速度。”

    “”诸葛成一脸黑线的看着还在喘气的苏泽,半天之后才嘀咕道,“怎么就没把你给快死。”

    苏泽闻言眼睛瞬间就瞪大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着诸葛成。

    我勒个去!这是自个师叔应该说的话么?!

    可下一秒,诸葛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又说道。

    “哎呀,既然她不行,你们干嘛还要带着她这个拖油瓶过来?我是让你们来做见证人,可不是请你们过来吃吃喝喝的啊。”

    “噗”罔恨率先笑了,却并没有做出解释。

    “她自己要跟来的。”白逸平淡的说道。

    “哈哈哈,徒孙,你是有受虐潜质么!”诸葛成仰天大笑。

    苏泽一头黑线。

    徒孙?自己的地位怎么一瞬间就降低了一个档次了?她应该是诸葛成的师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