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雁荡飞狐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要完
    闫十三不再说话,可苏泽的内心已经无法平静下来,她根本就不知道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是与闫十三的眼神对视,就能让她乖乖的开口回答他的问题?

    精神控制么?

    好可怕的师舅,不,应该说是,好可怕的猫!

    苏泽眼神有些木然的看着镜子内已经开始的比武。打斗你来我往,热闹非凡。不得不承认,诸葛成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靠谱,可他的刀法还是挺精湛的,至少在苏泽看来,这么一会的打斗,哪怕是面对五个人,他都没有处于下风的趋势。

    “原来是这样”闫十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们是要依靠五个人的灵力,来牵动天地灵气,从而达到可以碾碎封妖印的程度么?”

    “?”苏泽被闫十三的一番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毕竟场内的比斗并不是她这个凡人可以看的透的,她只觉得双方打的精彩无比,甚至有些目不暇接。

    “呵呵。轮到我了”闫十三身体一躬,竟一头朝着那镜子撞了过去,看的苏泽一愣,差点没叫出来。

    下一秒,闫十三的身体出现在那斩字台的中央,轻巧的落地,黑光一闪,一把短剑出现在他的手中,“铿锵”一声,竟然以一己之力,架住了场内六人的攻击!

    “轰——”的一声闷响,闫十三的左腿稍微一屈,就见一阵气浪以他为中心向外扩散,狂风吹动他的长发和撩动了原本场内六人的身形,“唰”的一下,竟然凭借着那短兵相接的力量爆发,将那六人全部从擂台上掀飞了出去。

    “呵呵。”闫十三一声轻笑,手里的短剑挽了一个剑花,斜眼看着空中的六人跌落在地,碧绿的眼内,那睥睨天下的气势汹涌而出,看着在场内的所有人,发出了挑战的信号。

    “闫十三?!”

    白逸和罔恨几乎异口同声的喊出了他的名字,很明显,他们是互相认识的。

    嘴角嘲讽的一挑,闫十三的目光从白逸的脸上飘过。

    “我是不是要说一声许久不见?”

    白逸表情微愣,看着闫十三略微有些出神,一旁被掀飞出去的诸葛成揉着胸口站了起来,冲闫十三说道。

    “闫十三!你来干什么?!”

    闫十三傲娇的眼神滑过诸葛成的脸庞。

    “你的城主府,我为什么不能来?”

    “切。”诸葛成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赶紧给我走开,我还要和他们比武。”

    “哼。”闫十三一仰头,一副无视诸葛成到底的模样,手里的短剑一撩,“大家那么久没见,不如坐下来叙叙旧?”

    “卧槽你谁啊!”那被闫十三一招掀飞到台下的五个金丹,其中那个明显是头头的人猛地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恶狠狠的说道。

    很明显闫十三对诸葛成留了手的,不然不可能这五人多多少少都有内伤,就诸葛成一人没事。

    “哪里来的肖小之辈,不知道斩字台上是有规矩的么?!”又一个人冲着闫十三喊道,“你们这两个见证人到底管不管?!”

    这后一句自然是对着白逸和罔恨说的。

    这二人的表情不一,可并不是对着那五人。

    甚至,他们说的什么,估计都没能落入到他们的耳内,这两人在乎的,是闫十三这个突如其来的“客人”。

    二人的心思皆有所动,白逸嘴唇轻动,一丝细小的声音被他用传音密法传入了罔恨的耳朵。

    “苏泽可能在他手上。”

    “是一定在他手上。”罔恨回道,“能够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劫人的,恐怕,也只有他了。”

    白逸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目光清冷的看着擂台中央的闫十三,没有做任何的表示。

    那五个金丹,早就被无视了!他们说白了也就是来闹事的,原本也应了白逸等人的猜测,他们是为了封妖印而来。

    可闫十三突然的横插一脚,让他们好不容易起的阵势尽数破去,自然是有些气急败坏的。

    白逸原本是想在斩字台开始之前就杀了这五人,可罔恨却提出想要看看这五人究竟是有什么把握来撼动封妖印,所以,这才有了诸葛成和他们的斩字台一战。

    但闫十三的出现,却让这原本不必要的一战,变得更加没有必要了。

    此刻的纠纷,已经不是修涯派和千城之间的纠纷了。

    往大里说,是灵界和妖魔的纠纷,往小里说,便是白逸和闫十三之间的家务事。

    “烦死了。”闫十三嘴里嘀咕了一声,随手一挥,五道劲气就被他打入了那五人丹田之内。

    他这是要“清理门户”,既然是“家务事”那这几个人就可以去死了。

    “噗噗”数声,那五个少来闹事的金丹竟全都在地上打起滚来,一阵惨叫过后,那五个人的身躯竟然像被戳破了的气球,瘪了下去。

    白逸等人的眉头都是一皱,闫十三的这一手实在是太残忍了,竟用手段破了那五人的金丹,让五个人的修为全都付之一炬不说,还吸取了那五人的精气,生机和活力,尽数被闫十三吸了过去。

    “你究竟想干什么?!”诸葛成的语气之中似乎带着无奈,原本这斩字台就是为了窃取那五人成阵的秘密而存在的,却被闫十三这一手给破坏了。说不生气,是假的。

    “不想干什么。”闫十三一撇嘴,碧绿色的眼睛中竟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

    “闫十三。”白逸说道,“你可是为了夙鸾来的?”

    “哼,亏你这个小子还记得夙鸾。”闫十三收起了自己的短剑,这证明他并不是来找架打的,“白逸,洛峰长亭,你可还记得?”

    “记得。”白逸微微颔首。

    “可敢单独跟我走一趟?”

    “有何不敢。”

    “呵”闫十三挑嘴一笑,身体化成一道流光,眨眼之间便消失在天边。

    “我去一趟。”白逸嘱咐道,“你们留在这里。”

    说完,亦化成一道流光遁去。

    “这个闫十三”诸葛成收起了自己的双刀,“究竟是想干什么?”

    “四师兄,你呆在这里,我去去就来。”罔恨说完,不待诸葛成反应,就跟着消失了。

    “”诸葛成一撇嘴,是差点骂娘,“我去,你们究竟都是在搞什么?!怎么感觉你们都神神秘秘的?你们就算要跟闫十三打,最起码也要带上我吧?”

    说完,他也跟着飞走了。

    在镜子前看着这一幕的苏泽愣愣的,可随后,她的表情就凝固了。嘴里大喊着。

    “你们这群不靠谱的,干嘛都走了啊!完了这下真的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