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生界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血一样的剑法
    冰寒的声音响彻天地。

    朦胧天空下,一袭白衣行走在天地之间,黑色雪花飘洒在他的青丝上,扑簌飞舞着,血红大地上,剑尘宛如一个绝世杀神,全身冰寒无比。

    “这这是那个妖孽?”

    “炼灵斩神轮的怪物?”

    一阵阵倒吸气传来,那些年轻人都是眼神惊惧的看着那白色身影,全身发抖。

    林道山也是眼皮一跳,这怪物怎么出现了?昨晚不是

    “嗤!”

    剑尘微闭着眼,黑色长剑缓缓举起,待过头顶后,又慢慢向下一劈,狂风终于袭来,天地之间顿时闪过一道巨大白芒,那光芒之强直刺得众人眼睛生疼无比。

    眼已闭上,但一颗颗米粒大的疙瘩还是爬满全身,冷风吹过,不禁都是一个寒颤。

    习惯之后,强睁着眼,又极力望去。

    白色剑芒浩荡而去,瞬间融入天地,没有其他颜色,只有无比血红,在恐惧之中,缓缓流淌。

    那是血液吗?不,那只是惧到极致的哀吼,他在颤抖,在恐惧,在不安。

    他好似被困在无边地狱中,四周什么都没有,他想要挣扎,想要逃离,但却无可奈何。

    时间好像静止,一片平静。

    为什么平静?

    他不知道,只是觉得好冷,好冷,那是从骨子冷到心坎的冷,是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的冷。

    是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又到极度怀疑自己的冷。

    他疑惑吗,当然疑惑。

    他怎么会如此之强?

    怎么会?

    他只是炼灵啊!

    “你们不该伤他。”平静终于被打破,那声音竟带着一丝颤抖。

    黑暗中似乎越发的冷了,他身子一颤,眼神变得微弱不堪,累吗?

    是的,很累,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说好累,他摇了摇头,只想在这安然睡去。

    可能如他愿吗?

    不,当然不,愤怒还没有停息,杀意还没有停息,他怎能安然睡去?

    朦胧中,那白衣还在咆哮,还在呐喊,还在不断挥舞着双手

    “叮!”

    那是什么?为什么朝着我涌来。

    好大,好大的剑。

    好冷,好冷的剑。

    砰!

    重重落在地上,有尘埃溅起吗?有。

    可那又是谁的尘埃?他并不知道。

    恍惚中,那好像是最后一眼,最后一眼看见那天空,最后一眼看见那白云,最后一眼看见那一袭白衣。

    还有一眼,却是那一张张满带惊慌与悲痛的脸。

    他们在悲痛什么?在惊慌什么?他们不知道我亦很累了吗?

    但愿他们不知道,最后一个念头落下。

    他,亦安然睡去。

    良久,还是寂静无声,还是满布阴沉,终于。

    “他死了。”

    “死在了那个妖孽手里。”

    “不该这样的。”

    有人在惊呼,有人在颤抖,更有人在叹息。

    但最终,还是化为一阵冰冷和肃杀。带着一丝恐惧和惊怒,他们都在微微颤抖着。

    “不要玩了,送他们上路吧!”

    平静声音传来,却是杀意沸腾。

    无边杀意化作一道道狂风,荡漾在天地之间,冰寒无比。

    夕阳已然落下,月儿也悄悄露了身影,躲闪之间,却好像有点羞涩,只把一半月光,披洒在那少年身上。

    月色似梦幻,披散在天地之间,莹白一片,这本是极好的夜色,却突兀多出几道阴冷身影,他们磨着牙,磨着刀,磨着早已腐朽的心,向那一袭白衣奔去。

    大地在颤抖,地上石子也在欢乐奔跑,它们不安,也在期待。

    它们亦期待那血红,期待那突然骤起的狂风,把它们带离这片方圆之地。

    也想着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甚至它们都准备好要庆祝了。

    可世上有这么好的事吗?当然没有。

    还没来得及庆祝,几道阴影瞬间落下,悲鸣中,它们已变得粉碎。

    飘忽之间,几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踩在大地,亦踩在它们的心上。

    身影猛烈晃动。

    他们是如此的急切,是如此的迫不及待,寒光闪闪间,纷纷抽出那些杀人利器。

    缓缓奔向那一袭白衣。

    怕吗?当然不怕。

    望着那依稀而来的三道身影,剑尘身体微微颤抖。

    血,还不够,怒,还没息,剑,还没收。

    但心,却更加冷了。

    终于。

    连月儿也悄然散了去,似感受到什么,躲藏在云层之中,瑟瑟发抖。

    “三位神轮道人?”

    那声音响起,却是有点期待,正如他的剑一样,也在兴奋颤抖。

    它,亦想染血,亦想去宰割什么,去洞穿什么。

    它想着想着,却突然欢呼了起来,在黑夜之中,带着猛烈的寒光,变得如烈火一样,沸腾无比。

    它知道,它要去饮血了,要去饮那黑夜之中的热血。

    “叮!”

    它是如此的坚决,是如此的猛烈,它

    它忽的一下就盘旋在那几道身影之间,带着一丝兴奋,一丝颤抖,问道:“能让我咬一口吗?”

    就一口而已,这是它的小小要求,当然,它还有更大的愿望。

    最好是软的,最好是鲜红的,最好是鲜红中带着黑色的东西。

    这种它亦是最喜欢的,也是最好吃的,虽然它的主人白净得很,但它却不在乎。

    它本就是生锈的,本就是来杀戮的,本就是用来屠灭世间的。

    它天生如此。

    而鲜红中又带着黑色的是什么?

    它不知道,那是一种,一种诉求,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正如它的主人一样,想去染血,想去发泄,想去把这世上所有黑色的,肮脏的,都通通斩杀。

    通通灭绝。

    “嗤,嗤,嗤。”

    什么声音?是什么突然飚出来了?

    是清泉吗?不是,是流水吗?更不是。

    那是什么?

    原来是血色,茫茫无边的血色,犹如喷泉一样,瞬间染红了整个世界。

    一阵欢呼传来,长剑剧烈颤抖着,它它终于终于咬到了,好浓好浓,好甜好甜。

    它肆意舔噬着那鲜红,撕咬着那些躯体,它兴奋,它颤抖。

    “叮!”

    终于入鞘。

    可悲鸣却传来,它,还没有吃饱。

    血红铺满了大地,映着猩红的世界,墨非眼神一颤,望着那袭白衣,终于道:“你你怎么又用那剑法了?那剑法不祥”

    话完,眼中莫名闪过一丝惧意,恍惚中,那记忆中的小小身影也是如此血红。

    剑尘收回长剑,道:“能杀人的,就是好剑法。”

    墨非一叹,望着那变得冰冷而又诡异的身影,道:“你曾经发誓不再使用那套剑法,你不该的唉”说着,叹了一口气。

    剑尘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我能控制的。”

    话完,看着早已躺在血泊之中的四位神轮道人,脸色越加冰冷。

    “妖孽,妖孽啊”

    “那是什么剑法?什么都看不清?”

    “四位神轮道人都被他悉数杀死,他他”

    恐惧蔓延,望着那片血红的世界,众人都心神狂震。--本站免费app器正式上线啦!热门免费全部任您看!支持离线下载功能,让读者无网更轻松!下载请关注微信)安装手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