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生界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小爷一直在这睡觉
    无边黑暗中,一道微弱意识悄然醒来,朦胧中,喃喃自语道:“我没死?”

    这又是哪里?怎么什么都没有,旋即又想要睁开眼睛,却是沉重无比,挣扎良久之后,墨非却是慢慢放弃了。

    黑暗之中,墨非不知时间,亦不知空间,更不知身在何地,仿佛连身体都已消失了,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感觉不到自己的脚,只觉像在混沌之中,到处都是黑暗,到处都是冰冷,四周一片寂静。

    时间悄然流逝,墨非亦不知道在黑暗之中呆了多久,终于,墨非渐渐发现自己能感觉到自我的存在了,但第一个感觉袭来的就是痛,剧痛无比,好似全身被压在万丈大山之下,手,脚,头,胸膛都是一片压抑,整个灵魂都在颤抖,都在尖叫。

    墨非忍着强烈的剧痛,意识缓缓蔓延开去,却见朦胧黑暗之中,一幅幅神秘道图静静漂浮在那,散发着一道道微弱光芒,似乎从亘古而来,神秘之极。

    “天引图?”墨非心中一惊。

    墨非努力想要靠近,却是困难无比,好似有什么巨大东西在阻挡着他一样,惨烈剧痛中,墨非意识狠狠一震,却是不肯放弃,又向着那天引图竭力靠去,他知道,他唯一的生机就是那天引图,就是那传说中的至尊神物。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之中,墨非的意识终于触摸到了那道图,刚一接触,一阵狂暴的气息突兀传来。

    “轰!”惊天轰鸣传来,似开天辟地一样,震得墨非神魂一阵颤抖,墨非一个激灵猛然起身,张开双眼后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床上,微微打量了一下身体,却是完好如初,根本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

    这这又是为何?难道又是那天引图?旋即向着怀中摸去,手里一空,那天引图却是早已消失不见,墨非一惊,连忙扒开衣服仔细看去,眼神却突然顿住,那天引图却是早已刻在他的身体之上,正散发着一道道神秘光芒,光华流传间,却是栩栩如生。

    这至尊神物想要干嘛?墨非心中困惑无比,忽而,又神色古怪的连忙下了床。

    “老天,怎么是女人的床?”

    墨非忍不住一声惊呼,脸上瞬间红了个通透,连忙向四周打量而去,只见这屋子之中除了一张木床,还有一张小圆桌,旁边围绕着四个小木凳子,而圆桌后方几米处则摆着一架七弦古琴,房屋的窗边则种着一盆盆花木小草,窗户旁则有一梳妆台。整个房间虽简单之极,却散发着一股冷淡清雅的气息。

    墨非看着这清雅小屋,心中变得一阵恍惚,缓缓走到那梳妆台前,眼神却发起了呆。

    天宫大厅处,李东来微微打量着墙上那些画卷,突然惊声道:“这些东西也是道宝?”

    说完,连忙把那画卷取了下来,运转灵力贯去,顿时,一道黑色剑芒从那画卷之中吞吐出来,疾射在天宫之外的大地之上,轰鸣之声猛然传来,大地上一道巨大裂缝横贯而去,竟是看不到头。那威力竟是不下他神海大圆满的全力出手,但他用这画卷之时,才微微用了三分力而已,要是全力施展的话?想到这,李东来连忙将那画卷收入神海之内。

    旋即又抬头向其他人看去,他这里动静如此之大,其他人怎么可能没有发觉,也是连忙将自己身前的画卷收入怀中,都一脸防备的看着对方。特别是那四位神轮道人,都是神色阴沉,隐隐站成一线,生怕两位圣地大能过来争夺。

    李东来一声苦笑,道:“何必呢?这里画卷如此之多,想来最不值钱的就是它,有一副就够了,我可没那么小气,去争夺你们的。”

    白常河却是心中冷笑,你这老小子会有这么好心?旋即也运转灵力像那画卷探去,良久,脸上一楞,露出一丝果然如此的神色,也是只收了一副画卷,其它的连看也不去看了。

    这老小子果然狡猾得很,白常河一声冷笑,却是他刚刚探查那画卷之时,却发现这道宝的威力并不是无穷无尽,而是你本身修为在哪个境界,它就能发挥出同境界的最大威力,比如你在神轮道人境界,那画卷在你手中,就只能发挥出神轮道人的最大威力,如果你在神海境界,那就能发挥出神海境界的最大威力,如果是化龙真人?这个白常河倒是一愣,也是不敢确定,但这画卷乃圣人之物,如此神异的宝贝,想来也是能发挥出化龙真人的最大实力吧。

    虽说只能发挥同自己本身境界的最大实力,但还是珍贵无比,原因乃这画卷的最大好处就是消耗的灵力不多,同样的灵力,你亲自施展可能要十分才能发挥出威力,但如果通过这神秘画卷,恐怕只需三分灵力就有最大的威力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道宝确实是难得一见,可入极品之列。

    但两人暗中试探后,却发现仅仅只能对着一副画卷施展,所以两人只收得一副,并不贪心。

    虽然有了一些收获,但几人还是不甘心,都望着那神秘闺房跃跃欲试。

    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此地神秘无比,他们虽有通天彻地之能,但在这圣人道场,却也是不敢放肆。

    几人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要么琢磨着那画卷,要么就呆呆跑到那闺房门前做沉思状,有时脑袋突然发热,又是狠狠向那房门冲去,不出意外,还是瞬间倒飞而出,重伤落地。

    时间一久,还是没半点收获,几人都有点沉不住心了,此地并不是这附近唯一的天宫,附近可能还有其它的造化,死守在这里也并不是办法,如果真的是圣人所布置的阵法,别说就琢磨几天,就是让他们琢磨几十年恐怕也是徒费心神,浪费时间罢了。

    “这地方恐怕也与我们无缘。”盘坐在闺房前的李东来突然起身道,神情有点不耐。

    白常河也是微微点头,沉声道:“李兄说的不错,我们还是另寻地方罢。”说完,示意那四位神轮长老先走。

    见两位圣地大能都表了态,四位神轮长老也是苦涩一笑,旋即正要离去。

    “等等,什么声音?”

    “呃,怎么好像有人在里面?”

    众人正欲离去,忽而听见那闺房里面传来一阵奇怪声音,几人先是一愣,旋即都是满脸恐惧,这这里面难道还有一个活人不成?

    想到这,几人身体都是微微颤抖,这片天地存在多少年了?他们虽然不清楚,但最少也有上万年了吧,上万年?至尊都早已消逝了,谁还能在里面?

    几人小心翼翼走到那门口,瞪大眼睛努力看去,却什么都没看见,那原本一览无余的房间,现在却好似蒙上了一层云雾般,朦胧雾气中,一个男人的声音却清晰传了出来,回荡在几人耳边,几人面容顿时滞住,缓缓对视一眼,都是猛然跳了出去,看着那道房门仿佛见到鬼一样。

    怎么会有男人?这怎么可能。

    几人心中惊呼道,都是一脸不可置信。

    但他们却不得不信,以他们的修为,自然不可能出现幻听的情况,那声音清晰无比的传来,是真的有个男人在里面。

    “先别慌,看看再说,那里面的不一定是活人。”关键时刻,李东来还是冷静分析道,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异芒,里面也许真的有人,但却并不一定是活人,活人不可能活过超万年,就算他再逆天再妖孽,在天道轮回之下也得消逝而去。虽说活人不能超过万年,但还有一些特殊东西却是能活过万年之久,比如一些上古大能制造的一些天地傀儡就能存活万年之久,这些傀儡虽然灵智低下,但只要不被强力破坏,就能在世上存活超过万年,两万年,甚至三万年。比如他们所在的九幽圣地和天绝圣地,就都有三具化龙真人的傀儡,乃是传承三万年之前的古老东西,强大无比,堪比真正的化龙高手。

    白常河此时也是微微点头,显然也是想起自己门中的那傀儡,只有几位神轮道人一脸疑惑,不解李东来所说的话。

    真是几个土包子。

    李东来看到几人疑惑的神色,却是神色一笑,心中暗暗鄙视道。

    “这是什么?”疑惑声传来,却是清晰之极。

    “青青原上草,念念思朗君,影影暮重重,悠悠盼墨心。”抑扬顿挫的声音,明显是在念什么东西。

    门外,几人心中一突,这傀儡还会念诗?他们门里的傀儡除了会打架,却是一无是处啊。

    旋即又想到这可是圣人炼制的东西,自然不同一般人所炼制的。

    闺房内,一道青色声影站在那梳妆台前,拿着一把木质梳子在手中缓缓磨砂着,梳子古黄色,只有两指长,是街上最为常见的杨柳树所造的,梳子不大,上面精心刻画在一行小字,拿在手里有一股冰凉的感觉,那梳子虽然发黄发久,却是一点尘埃都没有,很难相信这居然是一个女人拿来梳头发的,更想是保存在一个珍贵地方的心爱之物,墨非拿着那梳子在手中,眼中却有一丝丝光芒在流动。

    影影暮重重,悠悠盼墨心。

    悠悠盼墨心。

    莫名的,墨非心中突然一紧,看着那悠悠盼墨心几字,却是全身莫名的一抽,仿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整个身体压抑无比。

    为什么?

    墨非眼中疑惑无比,旋即猛的将那梳子扔了出去,神色震惊的看着那掉在地上的梳子,一阵颤抖。

    忽而,又心血来潮般缓缓起身,将那地上的梳子又捡了起来,细细打量着。

    虽然那种难受的感觉还在,但墨非还是轻轻将它放入了怀里。

    他,亦不知他为何要这么做,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也许,我跟它真的有缘吧,墨非心中自嘲一笑。旋即,又缓缓走向那房门,想看看这外面到底是什么地方。

    “你你们”刚出房门,墨非就愣住了,看着那门外几道苍老身影,心中震惊。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这几人墨非自然认识,那夜在阁楼之中,这几人在夜中会面的事情可是被他看的一清二楚,虽然不曾见过他们的面目,但从动作身影来看,这几人正是那晚的几道身影。

    突兀的,墨非又缓缓退了一步,却是刚好退到那房间之内。

    “你你”

    “臭小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小子怎么在”

    惊天呼声传来,李东来等人都是神色震惊的看着那墨非,心中万分震动,这这小子什么时候进的这传承之地?还…还在那神秘闺房内?

    墨非突然坐下,仰躺在门口,看着几人狼狈的身影,轻笑道:“我怎么在这?小爷一直在这睡觉,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app,无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亮度调整更好的体验,请关注微信) 下载免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