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生界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你不记得我了吗?
    一处幽暗山谷内,冷冷月光倾洒下来,映在一片清澈圆湖上,小湖河面水光凌凌,宛如一个偌大的玉盘扣在大地之上,美丽无比。

    “咚!”

    一道涟漪突然荡漾开来,平静的湖面顿时皱褶。

    “这夜老头今天怎么还没来?唉,把小爷一个人丢在这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这鬼地方也不知道是哪儿,兜兜转转几十圈都出不去,真是无聊死了,连酒也没得喝!唉。“小湖旁边,一位青衣少年苦着小脸,叹了口气,又捡了个石头向那湖面狠狠射了过去。

    这少年正是那失踪多日的李明秀,他那日被那古怪老头抓走之后,本以为即将面临的是惨无人道的折磨,甚至死亡。却没想到那老头直接把他丢入这山谷之中,除了每日定时送来的三餐之外,却是不闻不问。好似根本不是四大家族派来抓他的一样。

    李明秀虽然疑惑,但也安慰自己道:“呆在这总比呆在那四大家族好,只是师兄师姐他们唉。”

    但他是一个乐天派,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就索性抛弃烦恼,每天游荡在这美丽的山谷之中,倒是惬意无比。

    可时间一久,他却是有点厌倦了,这山谷虽然风景秀丽,景色夷人,但却毫无生气,连一只蛐蛐都找不到,呆了不到几天就闷得他要死,试着想要逃出去,可这谷中却好似布了什么迷阵一样,怎么都走不出去,时间久了,这李明秀自然烦躁得要死,每天不是呼呼大睡就是拿这些高山流水出气。

    幸好那夜老头每天傍晚都会来看望他一番,虽然话不多,只有寥寥几句,但至少有人能陪着他聊聊天了,不像自己一个人在这天地,好似一只孤魂野鬼一样,静得发冷,时间一久,却是对那老头每天的到来都有一番期待。

    “咦,这老头终于来了,怎怎么还有一个人?”惊喜声响起,接着又是疑惑,李明秀站起身来跑到夜老头面前,看着那昏迷过去的黑衣少年道:“夜老头,这小子是谁?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说完,一脸古怪的看着那夜老头,心中悱恻道,这老头看着黑不溜秋的,没想到还有个这么白净的私生子,也不知道是哪家女人瞎了眼睛才愿跟他同床大被,生得此子。

    刚落下地就听得那李明秀的声音,夜老头眉毛一阵扯动,道:“你小子能不能别胡说八道,他如果是我儿子,那你就是我孙子了。“

    “那他是谁?”听得夜老头的否定,李明秀又是连忙问道。

    “勾陈云飞,勾陈家的少主!”

    李明秀吃了一惊,失声道:“宿帝城的勾陈家族?”

    旋即,似想起什么,颤声道:“那我师兄他们呢?”

    夜老头一愣,脑海中又浮现起那一片血红之地,缓缓道:“他们?不得不说,你这小子有个好师兄啊,那小子居然”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惊讶万分,那剑法的诡异和嗜血,却是连他都心悸不已。

    见那夜老头说道一半就突兀停住,李明秀皱了皱眉头,不解道:“老头你打什么哑谜?说清楚点,他们到底如何了?”

    “四大家族被他屠了一个干净,诺,这小子是唯一的独苗。”说着,指了指地上的勾陈云飞。

    李明秀大吃一惊,道:“你你在说笑吧?师兄把他们全宰了?那那你怎么不去,你不是四大家族的人吗?”

    夜老头晒然一笑,道:“谁告诉你我是四大家族的人了?”

    李明秀一呆,确实没人说过,但除了四大家族的人,谁会来抓他,如果不是这老头,他早就到了洗剑门,将四大家族欲要背叛的事情给告知长老了,哪还有这么多变故。

    “我只是欠他们一个人情罢了,如今这个人情已经还了,他们的生死又与我何干?”夜老头眼睛瞄了一眼勾陈云飞,神色淡漠道。

    李明秀听得几位师兄都安全无恙,也终于放宽了心,随后又看着那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的勾尘云飞,眼睛微微一亮,道:“老头,刚刚可是你说的跟那四大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了,对吧?”

    夜老头缓缓点头,道:“不错,怎么?你想干嘛?我劝你小子还是老实点比较好,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阶下之囚。”说完,狠狠瞪了一眼李明秀。

    “别这么严肃嘛,对了,今日的饭菜呢,酒!今天居然还有酒,我说老头,你这是想干嘛?不会是要送我上路,为我践行来了吧。”李明秀双手紧紧抱着那坛子美酒,然后对着夜老头打趣道。

    闻听此话,夜老头顿时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这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那酒是为你准备的吗?那是老夫刚刚路过宿帝城之时顺道买的。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你小子别太自恋。”说着,双手一挥,在李明秀还没得及反应的时候,就将那酒坛狠狠抢了过来。

    手里一空,李明秀脸色顿时苦了下来,道:“别啊,我只是开开玩笑啦,这酒你可被想一个人独占。”说着,又身影掠出,向那酒坛猛扑了过去。

    “你小子心思鬼的很,别想来这招,哈哈。”夜老头身形一个飘忽,瞬间消失在原地,看着那一脸不甘的李明秀,暗道,这小子还真是一点阶下之囚的觉悟都没有,连老夫的东西都敢来抢。

    旋即,又指着那昏迷过去的勾陈云飞道:“你先把他照顾好,如果你表现够好的话,这酒就有你一半,如果没有,哈,这酒可是宿帝城的极品玉花酒哦,嗨,真是香啊!”说着,提着那酒坛在鼻尖狠狠闻了两口,然后化作一道长虹而去。

    “这老头真是小气,要我照顾他?没门!”说完,大摇大摆的正欲离去,忽而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回过头来打量了两眼那勾陈云飞,摇摇头将他背了起来,然后长叹一声,消失在了黑夜之里。

    天宫之内,几道古老身影盘坐在地,都闭着双眼,空气压抑无比,除了几人的吐纳呼吸之声外,还夹杂着一丝丝打呼的声音传来,却是清晰之极,几人眉毛一阵抽动,双眼突兀睁开,打量了一眼那闺房,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才重重闭上眼睛。

    而闺房之内的墨非躺在床上却是满头大汗,双手紧抓着被角,身体一阵抽抽搐,似做了什么噩梦一样,口中无意识的喃喃道:“谁你是谁?”

    意识之海。

    “墨非,你你来了,你来看我了吗?”朦胧中,一道清冷女声若有若无的似天边飘来。

    “谁?是谁?”墨非茫然无比,立身在这片混沌之处,四处望去,却根本没有任何人影。

    “你你不记得我了吗?”幽幽传来,那声音似伤心无比。

    “我在哪里?你是谁?快出来啊!“墨非听着那幽幽传来的声音,心中莫名传来一阵刺痛,抬起头来大声吼道。

    “你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了,那我还留着何用?还留着何用啊。“凄厉至极的声音传来,却好似在哭泣一般,整片混沌都是一阵颤抖。

    “我,我该记得你吗?”听着那伤心无比的声音传来,墨非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的问道。

    “哈哈,他不记得我了,不记得我了,就这样吧,就这样吧。”那女声似变得神经质一样,忽而又哈哈大笑起来。

    “墨非,如果你不曾去那魔坟那又该多好,如果我不曾认识你那又该多好,现现在也该无悔了,也该无怨了,再再相见时,她一定会笑的很甜吧,再再相见时,她她还是她吗?”最后的声音传来,低喃中,似决绝无比一样,渐渐消逝在了黑夜之中。

    断续声音传来,墨非胸口压抑无比,踉跄一步半跪在地上,声音颤道:“你你是谁?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好痛,啊!好痛!”

    “轰!”

    木床上,墨非一个激灵终于醒来,全身大汗淋漓,神色呆滞的坐在床上,心中只有一个声音,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你你是谁?

    忽而,心脏一阵剧痛传来,墨非连忙捂着胸口,狠狠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我该记得你吗?”手机客户端正式上线了!百万免费的神器!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让您随时随地不浪费流量看!客户端下载请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