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生界王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成为至尊?
    黑夜即将来临,昏黄地平线上,夕阳终于落了下去,忽而黑云骤起,冷意弥漫,细雨密密麻麻的飘了下来,雨丝如刀,刀刀刻在他的心上。

    他情不自禁的抬起头,舒缓着眼睛迎接那秋天的细雨,冰冷滴下,缓缓流过他的额头与脸颊,待滑到嘴角之处,舌头一舒,喃喃道:“你那里冷吗?”

    你喜欢暖和的东西,那里有吗?

    你喜欢吃的火龙果,那里有吗?

    你喜欢看的夕阳?那里会有吗?

    嘴角缓缓凝固,自嘲浮现,剑尘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哗哗哗。”

    雨声越来越大,哗哗落下,溅起一片片泥泞,飞舞在黑夜之中,整个天地都似狼狈不已,在冻着秋风,瑟瑟发抖。

    那一袭白衣也不例外,枯坐在那早就淋成了落汤鸡,青丝散乱,眉目骤起,以往那一尘不染的白衣也变得皱皱巴巴起来,全是泥浆和杂草。

    如果被洗剑门的弟子看到他们那天骄般的大师兄成了这样,恐怕早已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了。

    在他们的印象里,剑尘大师兄一直都是惊艳绝世的,一直都是冷如冰山的,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

    特别是那一袭白衣,从来都是一尘不染,洁白如雪的。

    而现在?

    他就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彷徨无依,什么天骄,什么剑道,什么神轮。

    这一切的一切,他都早已不在乎。

    他所在乎的,这世上没有一人所能知道。

    良久,身子还是没动,他彷如一个雕像一样坐在那里,早已忘了自己的存在,思绪不知道跟他打了几十个照面,可也抵挡不住那渐渐消逝的心。

    “师兄!”

    终于,惊呼响起,梵清儿撑着一把油纸伞俏生生站在那梧桐树下,脸上满是心疼。

    由远及近,那脚步声越来越急,等来到近前,那柔弱身影终于忍受不住,狠狠抱住那一袭白衣,道:“师兄,他他已经走了,你不要再如此了!”

    暖意传来,剑尘苍白无神的脸终于有了点反应,沉默了一会儿,平静道:“他会回来的。”

    “他不会回来了,他已经死了,就算再回来他也不是他了。”梵清儿把纸伞往剑尘的肩头靠了靠,大雨落下,却是打湿了她的长发。

    她所说的不再是他,乃是这起源大陆的一道天道法则,在起源大陆中,人死之后他的灵识就会化成万千碎片,回归于天地之间,待到生机圆满再造轮回之时,那些灵识碎片又会聚集在一起,再度重生到这个世上,但此时再度临世的人却是大千世界众多灵识碎片拼叠在一起的,已经是一个全新的人,而那些前世记忆也早就消弭于天地之间,他,自然不再是他了。

    “他不是他?那我还是我吗?”剑尘忽而呆住,自嘲的问到自己。

    梵清儿看着目如死灰,神色呆滞的剑尘,心中越加痛惜,闻言道:“你自然是你了,你还是我的师兄,还是那洗剑门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骄,还是那个一剑斩神轮的剑师兄啊,你你不该是现在的你。”

    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弱,但抱着他的手却更加紧了。

    一剑斩神轮?

    剑尘自嘲一笑,脑中闪过那少年笑脸,道:“如果没有他,我就不是现在的我,天才?那只是他不愿罢了。”

    梵清儿神色一呆,不解剑尘的话语,但还是道:“既然他已经给你,那师兄就该好好珍惜啊,我想,墨墨非师弟也不愿看到你这样吧。”

    墨非?

    剑尘胸口一紧,旋即狠狠推开梵清儿,对着天空怒吼道:“墨非!你回来!墨非,你给我回来啊!”

    梵清儿毫无防备的被剑尘推开,大力传来,一屁股坐在那泥泞地上,看着那状若疯狂的剑尘,又是连忙跑起身来狠狠抱住他,喃喃道:“师兄,你你还有我啊,墨师弟已经走了,他已经走了。”

    走了?

    剑尘一颤,旋即身体狠狠挣扎,口中连道:“不!他没走!我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我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他他从来都没有走。”

    黑夜之中,那声音越来越急,似癫狂一样,不断怒吼着。

    “够了,他已经死了,死的彻彻底底了,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永远!”梵清儿突然松开剑尘身体,身体颤抖着,任那滂沱大雨淋在身上也不管不顾。

    “你想找他吗?那你去啊,这是你的剑,你杀了自己就能见到他了,你去啊,你怎么不去?”

    梵清儿越说越怒,整个身子都在冰冷空气中微微颤抖着,看着那突然沉默下来的剑尘,脸上闪过一丝不忍,又柔声道:“你你真想再见到他,就应该好好修炼,待待哪天你修到至尊境界的时候,以至尊之力破碎轮回,你你自然就能见到他了。”

    至尊?

    破碎轮回?

    细雨渐渐停息,空气似乎凝聚了一般,好久都没有声音,沉默中,只有两人的呼吸在激荡交融着。

    “走吧!”

    终于,那一袭白衣似恢复平静,对着那呆站在原地一动都不动的梵清儿道。

    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淡,而站在原地的梵清儿却是嘴角终于露出笑容,连忙跟着那身影而去。

    天璇山上,天宫之内,几位半百老人神情严肃的盯着闺房处,眼中都有一丝困惑。

    “怎么没动静了?”

    “那小子死了吗?”

    “至尊幼兽在里面干嘛?”

    三个疑问,每一个都交织在白常河等人心里,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们疑惑,不解,甚至怀疑。

    怀疑什么?自不用多说,那小子诡异得很,什么事在他那里都可能有变数发生,这龙骧神兽进去快两天了,除了那难听之极的琴声之外,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根本不正常!

    几人虽然疑惑怀疑,但也不敢进去探查,只能静静等着外面,想着来一个守株待兔。

    在他们心里,不管里面发生何事,那小子的性命与至尊幼兽他们都自在必得。

    他们当然有这个自信,那龙骧虽然乃至尊神兽,但毕竟只是一头幼兽而已,实力顶多与神轮道人相仿,而他们这里却有着两位神海大能,和四位神轮道人,如此阵容,对付一头至尊幼兽和一个炼灵小子那是绰绰有余了。

    而闺房内,墨非望着那躺在床边睡的香甜之极的神秘古兽,眼中一阵惊奇。

    这凶兽到底是什么品种?

    长的如此凶狠怪异,偏偏性情又古怪之极,居然爱听那难听的小曲。

    时间悄然流逝,又来到了夜晚,昏暗闺房内,一人一兽在月光之下静静对持着。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出去?不行不行,那几个老小子还在外面守着我呢,现在出去不是羊入虎口,跑去送死吗?”墨非连连摇头,暗道这古兽真是疯了。

    “吼”

    低沉之音传来,那神秘古兽眼中一阵灵动,龙头大小的脑袋对着墨非一阵摇摆,似得意无比。

    墨非愣住,不解它的意思,仔细看了一会儿它的举动,只好猜测道:“你能干掉那几个老小子?”

    龙骧神兽一愣,旋即连忙摇晃着大脑袋。

    墨非顿时乐了,那你得意个什么劲,笑道:“我可不出去,你想出去被人炖了吃了,我也不拦着你。”

    说完,示意它先出去探探路。

    “吼”

    惊怒传来,听得那墨非说有人要炖它,那古兽顿时摇头怒吼道,似非常不满。

    它乃至尊神兽,这天下之大,除了至尊,谁能降服于它?还想要炖它?

    墨非这样说它,它自是不满。

    但墨非又如何知道这神兽的来历,在他眼里,这古兽就是一个变态无比的受虐狂,除了出场有点拉风之外,却是根本没有丝毫用处。

    歪着大头呆想一会儿,龙骧神兽看了一眼墨非,突然又来到其身边,摇晃了两下,用其脑袋轻轻磨砂着墨非的裤子,示意墨非骑上去。

    这怪物又想干嘛?作者为您推荐一款免费手机客户端,大量好看的下载离线,大量免费任您看,切换字体,夜间模式功能齐全!下载方式请关注微信)安装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