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躲在暗处的人(四)
    “虽然原本是储物间,但还算干净,只能请你稍微将就一下了。”

    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小个子巫师朝着这个比她还要矮一些的男孩儿歉意的说道。

    “没、没关系的,只要能有个住的地方就可以了。”慌慌张张的帽子赶紧摆了摆手,实在是不清楚为什么这个长得清秀的巫师老爷,会对自己这么热情:“这已经非常好了,我在谷仓的时候还曾经睡过街上呢!”

    “睡过街上?”艾茵楞了一下,眼睛里立刻泛起了泪花,蹲下来抚摸着帽子那乱糟糟的头发:“明明这么小的年纪,居然……”

    为啥这巫师老爷哭了,这很惨吗?帽子实在是不明白。能睡街上已经很好了,那些倒霉的家伙还会被巡逻的卫兵踹进阴沟里呢。

    “总之,不论需要什么就直接来找我就可以,或者也可以去找洛伦。”艾茵那泛着水光的眸子一闪一闪的,让帽子躲都躲不开:“千万记得不要一个人离开塔楼,会很危险的。”

    “谢谢您,巫师老爷。”帽子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您真是个好人,圣十字会保佑您的。”

    圣十字……想到自己女巫身份的艾茵,嘴角却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无论如何,圣十字也是不会保佑自己的。

    就在帽子松了口气,以为这位要离开的时候。小个子巫师却转过身停下了脚步:“你和洛伦是在古木镇认识的吧?”

    “……是的。”警惕的男孩儿立刻反应过来,杏仁儿似的眼珠转了两圈才看向艾茵:“您有什么事吗?”

    “没别的,就是有点儿好奇。”故作镇定的艾茵望了望门外,然后才小声说道:“能和我讲讲,他在古木镇都遇到了哪些事情吗?”

    “古木镇?”帽子的表情更警惕了,但是对这位好心的巫师老爷,他实在是不愿意当面拒绝:“好吧,如果您真的想知道……”

    站在门外的洛伦低垂着头,双眼紧闭像是睡着了一样,只是嘴角有些无奈的弧度证明他还醒着,一字不差的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

    过了十多分钟门才被打开,表情有些沉重的小个子巫师从房间里走出来,一语不发。

    “怎么过了这么久?”

    小个子巫师没有回答他,只是头也不抬的朝着楼梯迈开脚步,洛伦也只好跟在她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道尔顿·坎德的房门外。

    “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做的是那么危险的事情。”快要到门边的时候,艾茵背对着洛伦停了下来:“为什么你从来都不……”

    “不管你从帽子嘴里听到了什么,那都是被夸大了的。”还没等她说完,洛伦就直接开口道:“没有那么危险,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相信我。”

    “所以你果然是躲在门外偷听了!”面色羞红的艾茵立刻转过身,激动的表情像是抓住了露出尾巴的耗子:“明明告诉过你不准偷听的!”

    原来是在这儿等我呢……恍然大悟的洛伦恨不得一巴掌拍在脸上。

    自己真的是蠢到家了!

    “你现在肯定特别得意对吧?是啊,你每次离开的时候,我都像个傻子似的替你提心吊胆来着!”紧紧攥着拳头的艾茵死死盯着洛伦,恨得她牙痒痒:“你肯定背地里偷偷笑话我了,对吧?!”

    洛伦彻底傻了,我干了什么?我在哪?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要不……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是……”

    “你是什么都没用了,大骗子——!”愤怒的小个子巫师狠狠撞开了洛伦,风一样冲下了楼梯,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艾茵!”下意识反应的洛伦立刻追了上去,不过还没有下楼梯他就听到了另一个的惨叫声。

    “艾因·兰德,道尔顿导师明明说过不准在塔楼内大声喧哗。还有……你为什么撞我?”

    “为什么?因为我蠢啊,我们的天才巫师阁下!”

    “你居然承认了,我真替你高兴——你终于不再骗自己了!”

    “是吗?那我就让你更高兴一点儿怎么样?”

    “更高兴……啊——!!!!”

    凄厉的惨叫让洛伦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拍拍胸口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走到道尔顿门前。

    艾萨克,好样的!洛伦在心底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他们在吵什么?”

    书房内的道尔顿皱着眉头,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盯着走进门的洛伦。

    “没什么,一切照常。”洛伦反手将门关上,故作镇定的露出了一个微笑:“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道尔顿都懒得回答他,只是目光愈发的冰冷了。

    “没什么直接的证据,可以说明帽子是混进来打探我们的间谍。”摇了摇头,洛伦的嘴角微微勾起:“但我并不是说他没有嫌疑。”

    “我记得你还愿意为他担保。”

    “那并不能说明我相信他,而是我确信他逃不掉。”道尔顿对于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洛伦只好换了种方式:“帽子只是个小乞丐,哪怕他真的是逃出来的,也不可能知道多少东西。”

    “但如果他是对方的探子?”

    “那他就更不会愿意告诉我们了。”上前走了几步,背着双手的洛伦微微叹了口气:“对于这种混迹街道的滑头,单纯的恐吓是没用的,得让他彻底怕了才行。”

    “那就让他害怕。”黑袍巫师回答的理所当然:“这个世界上,折磨人的手段很多。”

    “既是他真的怕了,也不能完全保证说的都是实话——为了活下去他们什么谎都撒得出来,您根本猜不到那一句才是真的!”

    哪怕是巫师,也不可能拥有能够让人绝对说实话的手段,至少道尔顿是办不到的。犹豫了片刻,才挑起双眼看向洛伦:“你的办法是什么?”

    “给他机会,让他自己露出马脚来。”洛伦的脸上多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如果他真的是被那位卡兰先生派来,那肯定也给了他任务。只要一有机会他自己就会暴露,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逼问了。”

    “你确定?”

    洛伦清楚道尔顿在担心什么,一旦真的被发现了学院里的吸血鬼,哪怕只是一个小乞丐都有可能让学院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私藏这种能够瞬间屠戮整个村庄的怪物,公爵大人再相信他们,也不可能继续为学院担保了。

    “我有足够的信心,而且我也确信对方也不可能有十足的把握——否则他们为什么只是让一个小乞丐,而不是直接上门呢?”

    反问的洛伦语气十分笃定,一点一点靠近道尔顿的书桌:“只有一点——我需要得到您和伯多禄院长的绝对信任,以及在整个维姆帕尔城堡内,不受监视的自由。”

    “道尔顿导师,我知道自己很可能触碰到了学院的某些了不得的秘密,也清楚您完全没有理由相信我这个才来了几个月的外人——但请您至少对我的能力保持信任,之前虽然多少出现了些意外,但我都完成的十分完美。”

    道尔顿还是同意了。

    这就是有实打实功绩的好处,可以在自己需要的时候作为强有力的佐证,让对方相信自己。

    如果自己过去几个月没有一次一次的卖命,解决对方交给自己的所有任务,那么现在道尔顿也不可能仅凭几句话就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让洛伦在整个维姆帕尔学院拥有自由行动的特权。

    至于道尔顿是否真的那么相信自己?洛伦在心底苦笑了一声。

    反正等到这件事结束之后,他不杀了自己就足够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