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小教堂(上)
    事实证明,卡兰还是严重低估了维姆帕尔学院的反抗欲望。

    面对十余名流浪巫师和精锐佣兵的强攻,他们竟然还能依托着城墙和塔楼节节抵抗。虽然一开始因为遭遇突袭显得有些慌乱,但很快便恢复了过来,甚至是连续几次将已经冲入城堡的佣兵们打了回来。

    站在城墙上的巫师学徒们,不断的用十字弓,引火剂和各种低阶咒语阻碍佣兵们的,飞驰的箭矢和划过空气的湛蓝色“流星”一次次掠过,在城墙的石壁上掀起阵阵烟尘。

    凌空落下的引火剂卷起炫目的火光,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却也让那些佣兵们慌不择路的撤退。

    毕竟他们只是来挣钱的,没有必要真的和这些巫师们拼命——如果真的强攻自然是可以拿下来,但肯定会出现伤亡,所以这些佣兵们也只是出工不出力。

    而那些聚集在城门后面的巫师们同样不甘示弱,面对不入流的“同行们”全力迎战着。

    这些人可不是没经验的学徒,尤其还是在这种偏僻地区的巫师,多少都有一手剑术。和他们正面厮杀的流浪巫师们根本没多少优势可言。

    很快,卡兰的部下们当中就开始出现了伤亡,一个大呼小叫的流浪巫师挥舞着尖头锤,将挡在城门最边缘的学院巫师踹翻在地,还没来得及一锤子敲开对方的天灵盖,就被从天而降的引火剂瓶子命中了脑袋,头发瞬间就被点燃,顶着冒火的脑袋撕心裂肺的跪地惨叫。

    卡兰立刻将麾下的流浪巫师们撤了下来,双方就在城门附近僵持着,只是偶尔用法术和弓箭相互骚扰,外加不断召集起来的食尸鬼送死冲击,和节节抵抗的学院巫师们相互纠缠。

    冰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远处村镇的火光依然没有停歇的意思,甚至变得更加混乱了。但这一切都仅仅是前兆而已,法内西斯随时都会赶来,到时候自己就没有机会了!

    “再这样下去,我们永远也攻不下维姆帕尔城堡!”一个身上挂着伤的流浪巫师跑到卡兰面前,神情无比的激动:“请您快想想办法吧!”

    看着周围同样在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卡兰突然感到心底一阵颤抖——这些人今晚都会死,而且是因为相信自己而死。

    但那又怎么样?谁让他们这么蠢,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活该他们倒霉,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我有一个计划。”卡兰开口了,还带着些许颤音,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不过我需要你们替我掩护,继续进攻城门——我会从别处进入城堡,只要抓住那些学徒,他们就会不战而降!”

    “那就请您快去吧!”流浪巫师的脸上露出了大义凛然的表情,挥舞着手中的魔杖和钉头锤:“我们将会坚持到您回来的,为了自由,为了复仇!”

    “为了复仇——!!!!!”刚刚还垂头丧气的流浪巫师们高声呐喊着,饿狼般咆哮着朝着城门的方向冲了上去,让一旁的佣兵们目瞪口呆,也不得不跟在后面一起发起了冲锋。

    突如其来的进攻让城门的学院巫师们有些猝不及防,哪怕是城墙上的学徒们拼命射箭,抛射引火剂都不能阻止这些疯狗似的敌人,城堡的防御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有一位瘦高的男人突然消失不见,而陷入厮杀之中的呐喊声也遮蔽了一切动静与声响。

    悄悄溜进了城堡的卡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再三确认没有人跟踪他之后,立刻朝着城堡的小教堂狂奔而去。

    至于之前答应那些流浪巫师们的话,则全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耽误了,法内西斯随时都会赶到——他可不确定在对方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什么作用之后,还能按照答应好的条件还给自己!

    当走到小教堂门前的时候,卡兰明确感觉到了虚空力量的痕迹,似乎就连面前的门都变得有些奇怪。但还是义无反顾的推开了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教堂正厅内一片静谧,摆在正前方的圣十字雕塑冰冷而又肃穆,令人忍不住心生膜拜之意。

    但实际上,这个圣十字雕塑却出自某位巫师之手,卡兰的嘴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举起自己的魔杖不紧不慢的走到雕塑面前,灰蓝色的光芒聚集在魔杖顶端,轻轻的碰了一下。

    然后……

    什么也没发生。

    “怎么会这样?!”怒不可遏的卡兰几乎是脱口而出,自己明明已经将钥匙交给那个小乞丐了,他应该不敢违抗自己的命令才对!

    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难道说是自己制作的钥匙无效,还是说被伯多禄发现了,结果换掉了解锁的符咒?亦或者是……

    “如果我是您的话,现在就不会那么惊讶。”

    当惊恐的卡兰回过头,看到的是一个坐在教堂座椅上,手捧经文朝自己微笑的黑发年轻人。

    “洛伦·都灵?!”根本不用怀疑或是确认,咬牙切齿的卡兰就知道这个人是谁,右手的魔杖直接顶在了洛伦的额头上:“是你?!”

    “说对了一半,卡兰先生。”顶着对方魔杖的洛伦,脸上依旧是毫无惧色的微笑,目光中满是信心:“另外一半还得多谢您的帮忙。”

    “谢谢我?”

    “如果不是您特地派帽子——哦,就是那个被您喂了迷幻剂的小乞丐,我根本找不到这里。”洛伦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恐怕也永远不可能知道,为什么您会杀了安东尼神父。”

    “我倒是大概能猜到为什么您会把钥匙交给帽子。毕竟这种机关启动会消耗大量的精力,哪怕对于一位真正的巫师而言也太多了。所以您找了一个替死鬼,哪怕他的脑袋会因此炸掉。”

    “那个小东西是你的人?”卡兰立刻反映了过来,表情更加愤怒了:“我就知道,不该相信这些低贱的贱民!”

    “哦,是吗?”洛伦笑反问道:“因为亲爱的帽子可是原封不动的执行了您的命令,否则我又怎么找得到这座教堂呢?”

    “让我继续猜猜看。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恐怕您和法内西斯也是一伙的——否则他没必要替您打掩护,把古木镇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到格林·莱尔的身上。这简直太不合情理了,一个巫师怎么可能和一个教会的人合作呢?”

    “除非从一开始,您就是他的手下或者别的什么。恐怕之前古木镇的骚动也和那位法内西斯大人有关,就连今晚也是您和那位法内西斯大人设好的圈套,让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兵,然后将整个维姆帕尔学院化为灰烬!”

    “啪啪啪……”

    收起魔杖的卡兰鼓起掌来,不怒反笑:“聪明,你可真是太聪明了——但洛伦·都灵你知不知道,聪明的人往往都死于话多,因为你们太喜欢显摆自己了!”

    “你以为在知道了真么多之后,我还不会杀了你?!”

    “恰恰相反,正因为您心甘情愿的听我说了这么多废话,反而真的失去了杀死我的机会。”

    合上手中的经文,慢慢站起身的洛伦叹了口气:“如果您刚才动手的话,还真有可能要了我的命,不过现在看来圣十字还是站在我这边的。”

    “你在说什么?!”突然察觉到某些动静的卡兰,惊恐的后退了半步。

    “您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个机关没有反应吗?很简单啊。”洛伦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因为我早就把它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