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巫师自远方来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铲除(上)
    空荡荡的城堡大厅,死寂的气氛犹如实质般凝结在空气当中,数十人像是深有默契一般,静默到没有一丝声音,仿佛就连风声都在此刻停止。

    太过寂静的大厅,以至于似乎能听见所有人心跳的声音。

    恐惧、惊愕、挣扎、难以置信……每一个站在大厅当中的贵族们抖低垂着头,丝毫不敢去看向坐在那张椅子上的身影,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鲁文·弗利德还活着?他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每一个贵族都在心底拼命的咆哮着,回想着整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明明每一步都进行的无比完美,为什么结果却和他们所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而现在这个最关键的敌人却活得好好的,谁也不知道这位年轻气盛的伯爵老爷,究竟会如何发泄他的愤怒。

    在漫长的等待中胆战心惊的贵族们,一个个两股战战。如果不是巴里·塞纳老人还在,他们早就已经逃回自己的领地了。

    站在最前面的老人,脸上却没有半点惊慌之色,反而无比的平静。

    从知道鲁文·弗利德还活着那一刻,这场赌博就已经输了——他压上了自己全部的赌注,但依然没能夺走这位年轻伯爵的生命,反而让他活了下来。

    加上威尔·塞纳恐怕也已经死了,失去了重要的继承人,又在威信和财力上都遭受重创的塞纳家族,暂时不得不蛰伏在弗利德家族的羽翼之下。

    但即便鲁文赢了,也不代表他能把自己怎么样。毕竟是他从难民手中救下了这位伯爵大人的小命,于情于理鲁文都没有权力惩罚他;至于擅自离开城堡返回领地,在救命之恩面前就不是什么严重的过错了。

    更何况现在控制着城堡的是自己的军队。就算伯爵打算来硬的,他也得考虑一下后果——奋战了一夜的卫队骑士们,在全副武装的军队面前能坚持多长时间?

    上了年纪的另外一个好事,就是对成败看淡了。一次的失败并不能决定什么,只要自己还活着,就能继续领导塞纳家族暗中反抗下去,让弗利德家族在深林堡的统治永远不能安稳。

    老人缓缓抬起头,坐在领主位置上的鲁文·弗利德同样在看着他。两个人的目光仅仅对视了一眼,巴里·塞纳便谦卑的低下头,像是一位忠心耿耿的臣子。

    此刻年轻的伯爵脸上根本看不出他的心情,冷漠的目光就像是等待狩猎的狮子,寻找自己猎物的弱点,等待着它松懈的瞬间。

    鲁文从自己的椅子上起身,目光巡视着那些依然战战兢兢的贵族们:“诸位的及时赶到,令我们打败了反叛的暴徒,并且取得了一场难能可贵的胜利!”

    原本还紧张万分的贵族们终于松了口气,僵硬的脸上露出了虚假的谄笑,迎合着这位年轻的伯爵。

    “但是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结束这场暴动,并且将背后的真凶绳之以法。”伯爵的话锋一转:“否则将会对不起那些白白牺牲的战士们,绝对不能让那些叛徒们,在我们还在为逝者哭泣的时候逍遥法外!”

    “为此,我想让你们见一个人,一个你们都认识的。”面无表情的鲁文回首,朝身后的巫师顾问点了点头:“把他带来吧,让诸位大人们都见一见。”

    洛伦稍稍行礼,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走到了大厅一侧的房间。一双双眼睛了盯着那扇门,就连巴里·塞纳也忍不住张望着。

    当黑发巫师牵着的那个人从门后面走出来的时候,原本还能保持镇定的老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威尔·塞纳?!

    犹如活死人般的侍从一步一步走进大厅,双瞳呆滞而且面色蜡黄,微微张开的嘴唇颤抖着无法合拢,踉踉跄跄的脚步,仿佛随时都会跌倒在地。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的老人目光不停的在威尔和鲁文两个人的脸上来回扫视着,希望能够找到什么隐藏的线索。

    哪怕是威尔死了,都不会令巴里震惊成这副模样!

    “威尔·塞纳,我的侍从。”咬着牙的鲁文,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告诉诸位大人们,究竟是谁策划了这场叛乱?”

    神色呆滞的威尔十分迟缓的举起右手,颤抖的食指慢慢伸直,指向了站在他面前无比震惊的老人,巴里·塞纳。

    “伯爵大人,我是冤……”

    “闭嘴!”愤怒的鲁文咆哮着打断了巴里·塞纳的话,几乎能喷火的目光死死盯着老人的脸,咬牙切齿着开口道:“闭嘴!给我跪下,巴里·塞纳外!公!”

    浑身颤抖的巴里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屈膝——既然已经输了,那么也没有什么尊严可言,哪怕要忍受屈辱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还有你们,诸位深林堡的大人们,该不会觉得自己很干净,我也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吧?”

    鲁文的话还没说完,躲在后面的贵族们就已瘫倒了一地。

    “我想了很长时间,究竟该惩治背叛我的人。”年轻的伯爵露出了令贵族们毛骨悚然的笑容:“而我的巫师顾问告诉我,尊敬的巴里·塞纳大人提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建议。”

    老人呆住了。

    “一定要严厉的惩处,剥夺他们的头衔和土地,让这些叛徒得到应有的下场……我对他的意见非常的赞同,这确实是一个很合适的办法!”

    “等等,等等伯爵大人!”跪在地上的巴里·塞纳赶紧喊道,紧张的甚至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我们都是被冤枉的,和这起叛乱没有半点关系!”

    “全都是他,是威尔·塞纳,他对您怀恨在心!是您抢走了他继承伯爵头衔的机会,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至于不论他说了什么,肯定都是这个卑鄙小人为乐活下去而说的谎言,一切都和塞纳家族没什么关系!”

    “没错,我们都是您忠心耿耿的臣子,怎么可能会背叛您呢?!”

    “都是他,是他蛊惑了那些暴徒们的叛乱!”

    “您一定要相信我们,这些和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口不择言的贵族们也赶紧为自己辩解,把所有的罪责推到了威尔·塞纳的身上,拼命的为自己洗脱。

    唯一可惜的,是鲁文·弗利德根本就不信。

    “我会按照巴里·塞纳大人的建议,来惩处各位的罪责。”鲁文的表情说不出的痛快:“让各位得到自己应有的下场!”

    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的巴里·塞纳,缓缓的站直了身体,脸上也再没有刚刚惊恐的表情。

    “现在就这么说,未免太早了些吧,鲁文·弗利德大人。”

    “您似乎忘了,深林堡的防御就在我们的手里。只要大厅里出现一丁点儿动静,外面的士兵们就会冲进来。”老人平静的和伯爵对视着:“到时候,您的卫队骑士们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不如大家都保持镇定和理智,而我们也愿意向您投降并且付出一些代价,这样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您说呢?”

    “不错的提议,但我想要的不是让您付出一些代价。”鲁文冷笑一声:“我想要的是成为深林堡真正的伯爵,所以我不会和任何叛徒妥协!”

    站在伯爵身后的洛伦轻轻挥动了一下魔杖,打开了紧闭的大门。披着深色大氅的亚伦爵士,在一双双绝望的目光中,带着几十名洛泰尔公国骑士们直接冲进了大厅。

    “伯爵大人,请恕我们来迟了——!”